吉林省女子监狱“教育”监区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吉林省女子监狱(黑嘴子)下设的所谓“教育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场所,占据监舍北楼四楼整个一层以及三楼西半边在人多时也会利用五楼或四楼的房间,用于迫害是见不得人的,所以门上均挡上白布,让人无法知道里面的情况,难以发现其罪恶。

监狱四楼主要用于长期强化洗脑,三楼则是针对一部份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单独的、见不得人的更残酷的迫害,整个的教育监区是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集中、最邪恶的地方。极大部份学员根本就没有从自己所住的屋子到走廊的机会,想要下楼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能下楼的都是邪恶比较信任的犹大和刑事犯。总之整个防范是比较严的,这就是外界见到的消息缓慢、不完整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四楼强行洗脑

监狱通常把新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四楼进行迫害。迫害手段是用已转化人员以伪善面孔进行所谓的“讲道理”洗脑,因为这些人看过大法书籍,篡改师父的话,加上自己邪说,有很大的欺骗性。主要参照王志刚几本关于污蔑法轮功的恶书,还有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王进东、薛红军、刘云芳所写的《愚昧、死亡、新生》以及李昌、姚杰访谈,还有陈斌、石华讲座和《世界邪教》等污蔑材料。从央视中编造的谎言,还有从各处道听途说的一些诸如谁的家人出现什么样的不好事、坏事、丑陋的事、见不得人的事,歪曲事实的统统的归结为是因为修了法轮功引起的,一派胡言。这其间也会夹杂一些威胁恐吓,还说是为她好。时间大约一个月左右,如果不符合邪恶的要求,就会被送到三楼进一步迫害。

监狱基本上认定已经被转化人员,被集中在四楼进一步巩固学习,每天灌输佛、道教的东西,包括《阿含解脱道次第》、《楞严经》、《心经》、《金刚经》、《坛经》、《道德经》等,以《阿含解脱道次第》为主,邪恶的犹大牵强附会的搞他们称之的所谓正邪对比,随意的歪曲大法。其间,还夹杂着一些所谓科学探索方面的片子,目的还是巩固邪党的无神论,摧毁人对神佛的正信。以这种方式企图诱导法理不清的人乱法,在这种党文化的灌输下还真有一部份人去学佛教了。根据所谓的学习内容要求每周写一份思想汇报,主要内容是污蔑师父、污蔑大法为主,写的不够他们所说的深刻,就会被强迫重写,就会被认为“态度不好”,思想转化不彻底从而抓住不放,加大力度迫害。

(二)三楼酷刑转化

三楼进行强行转化,其手段主要有用比较邪恶的刑事犯包夹、打骂、甚至会以保护生命为借口施行各种酷刑。被悬空吊起或者四肢分开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更有甚者四肢分开悬空绑在床的四个角上进行迫害。由于这种酷刑摧残,至今仍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受到严重的伤害,出现手麻、脚麻、疼痛以及不好使的现象。手脖、脚脖当时被绳子勒坏的伤疤仍清晰可见,日常生活受到影响。

由于迫害严重,精神压力过大,而又无法炼功学法,长期的非法关押,致使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身体状况极差。一些没炼功以前身体很不好的法轮功学员,一切疾病全部消失。而且觉得自己在道德方面的确有很大的提高,这是这一部份不愿放弃大法的原因,在被迫放弃大法以后这些人的身体都出现了很多病态,出现很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等症状,炼功以后多年不见的疾病全部从新出现,有些人现在自己已下不来楼,有些已经长期卧床不起。有些在个人生活上不能自理,很迷茫,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

(三)多种形式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末,在这个教育监区的两个小队,因法轮功学员传看经文,被发现,恶人十分恐慌,采用多种形式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主要有:

1. 对传递者直接送到三楼进行迫害。李海红(通化酒厂工人)和王琳(黄松甸林场工人)她们几乎都被邪恶的刑事犯进行毒打过。李海红被用绳子绑在床上长达二个月之久,王琳也被绑了一个月左右。同时被单独迫害的还有张玉芬(长春光机学院讲师)、赵健(长春个体)、何凤波(工人)。这三个人同样被绑在床上,其中张玉芬在被绑之前还被罚过站,进行肉体折磨的同时还要逼着她们所谓的认识问题,反省自己的行为,然后是几个已转化的围着不断的轮番围攻,逼迫使其妥协转化。直到被认为已经稳定了才又重新分到各个监舍,仍然看的很紧。

2. 一小队是以犹大赵桂凤为首的强制全队面壁罚站。以进行所谓的思想反思,从而制造一种很紧张的气氛,让人感到人人自危、难以自保,你不主动去说别人,别人也得把你说出来。保护自我的执著导致一些不够清醒的人互相咬,只有这样才认为你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反思的好。使迫害的手段又有所变化,表面上体罚少了一些,其实迫害更严重了。

二小队则是以恶人认为挑头的、问题比较严重的在四楼被罚站。刘桂霞(吉林市个体经营)因不肯屈服被罚站长达四十九天,腿肿的穿裤子都很困难,平时穿35号鞋当时却需要穿38号鞋。同时被罚站的还有曹桂华(舒兰市个体经营,曾经因工伤肝脏破裂,被罚站三十多天)、孙丽艳(蛟河市松江农民被罚站二十多天)、张亚珍(吉林市家庭妇女五十六岁被罚站一个月以上)、汪丽君(家庭妇女六十多岁被罚站二十多天)、曲金芳(蛟河市农民被罚站二十多天)、付德秀(农安县农民被罚站二十天左右)、吴玉珍(吉林市农民被罚站二十多天)等。

3. 其余被认为不重的大部份强制坐板“反省” ,当邪恶认为比较稳定以后,继而一小队开展的是要把自己的一切都说出来(包括炼法轮功以前的事、甚至于包括和几个男人有过比较亲密的交往)甚至于包括自己从不对任何人讲的一些隐私,不允许有丝毫的隐瞒,把一些年纪比较小的(还没结婚的)弄的直哭。二小队开展的是以所谓的剖析自己、找自己的人性弱点,还必须和法轮功进行对比为名的邪恶活动。

总之吉林省女子监狱所谓的教育监区整个环境紧张至极,人人过关,人人自危,这段时间每天被强迫坐在小塑料凳上十五个小时以上,很多学员身体不同程度的都出现了很多的疾病状态。每天从早上五点三十分到晚上十点的洗脑学习,让人的思想不能有丝毫的空闲,以便于进行思想控制。因为这次事件,有十多人年末在减刑卷已上报后又撤回没给减刑,这也是邪党对强行“转化”失败的一种变相的承认,只有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来挽回丢失的面子。导致这些人在度日如年的监狱中平均得多呆三个月到八、九个月以上的时间,还要逼着这些人亲口承认这是为她们好;不能流露出丝毫的不满情绪,不然的话就会遭到更严重的迫害。

吉林省女子监狱监狱长:贾秉新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监狱长:武泽云

所谓的教育监区情况:

1. 教育监区监区长:曹洪
教育监区副监区长:赵冬霞
教育监区一小队管教:邓永辉
教育监区二小队管教:倪笑虹
还有杨晞、刘×华、吕干事、张婷婷、董管教
教育监区电话:0431—85375089

2. 以下是甘心被利用的已转化人员:
赵桂凤(长春)、闫华伟(长春)、马也驰(长春)、陈艳梅(长春)、王丽(临江)、董桂玲(吉林)、张玉凤(长春)、刘喆(长春)、刘静利(齐齐哈尔)、项晓敏(长春)、贾云侠(德惠)、冯海鹰(长春)、杨君(德惠)、刘亚谦(长春)、朱宏(德惠)、李雪薇(长春)、李晓美(大连)、汪玉玲(长春)、金玉善(桦甸)、张小燕(德惠)、张丽萍(长春)、王桂华、王艳兰

3. 以下是甘心被利用的刑事犯罪人员:
王丽新(吉林)、李洪萍(吉林)、杨惠(长春)、商万芬(长春)、商粤萍(长春)、王艳梅(长春)、张文洁(吉林)、史玉玲(长春)、郭瑞芳(长春)、刘春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