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束缚 救度更多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二日】在一段时间里,我无论如何学法也感觉不到自己的提高,思想境界没有升华。我想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我怎么还是这个状态,和常人好象也差不多少,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在学法中我悟到除了法对我们的要求高了之外,肯定是我的根本执著还没有找到。在学法中我不断的找出自己的执著,未修去的执著心还很多。那么对我来说,这个根本执著究竟是什么呢?从名利情中我找到了根本的执著还是“情”。因为情能派生出许多的执著。

我家添了个小孙女,一时间搅得我彻夜不安,情油然而生,欢喜心也起来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心淡化了。很长时间不出去讲真相了,同修说我不对劲,我还不高兴,甚至还很反感,不知悟的自圆其说:修炼人也得符合常人状态呀!其实我已经迷在情中了,整天忙家务,很少想自己的使命了,我现在体验到了真的是一丝情是一把钢锁,何况这么重的情呢,牢牢的锁着我不能自拔。

师父说:“修炼中我苦口婆心的劝善、带你们,是因为我知道历史上的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为了今天得到他付出了很多,我不这样教你也对不起你自己呀。”(《美国第一次讲法》)读了这段法我的心震动了,我来在世上就是为了得到这万古不遇的大法,也是兑现助师正法的誓约。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后天观念所左右着,师父已为我们承受了太多太多,怎么还让师父再为我操心呢,正法这么紧迫,救人这么急切,我还泡在情中,这怎么能完成使命啊,这还是大法弟子吗?

回顾修炼的过程,知道留下的遗憾太多了,再不能留下遗憾了,必须老老实实的向内找,突破自我束缚。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美国首都讲法》)师父的这句话对我又是猛击一掌。我必须从情海中快速的跳出来,因为情可以产生许多的执著,可以使人忘了自己,可为假理付出一切,可以使人魔性大发,可以削减修炼的意志。在情的困扰中我感受颇多,欢喜心,显示心,怕心,不让人说的心都能表现出来,那个怕碰的心总是紧缩着,有时表现的都是魔性,修炼人的宽容大度会荡然无存,修炼人的忍更无从有了。不让人说的心很重,一说就炸为什么,因为触及到我后天形成的观念了,触及心肺了,触及到了总是不想改变自己为我为私的根深蒂固的根了。当我悟到这层法理的时候,身上不好的物质唰唰往下掉。那天晚上睡觉时我進入了另外空间,无法形容的美好,紧缩的心舒展开了。我悟到只有同化新宇宙的法理才能進入新的宇宙中去。

在情泡着的那段时间,邪恶不断干扰,警察经常找我麻烦,我不是用正念对待,总是用孩子当借口,不去揭露邪恶,把情当成保护伞,被常人的心带着走,身体经常出现不适。向内找我知道自己还是没走正师父安排的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去证实法还是大法弟子吗?

在那段时间里由于“情”,我的怕心表现很重,怕抓,怕孩子没人看,怕吃苦等等。在学法中我悟到对我来说“怕”也是从“情”中派生出来的,“怕”本身就是最大的私心。要跳不出这个情,还真的修不了。在学法中在做三件事中,也是在不断突破自我束缚的过程,当我破除束缚的根本原因时,找到真正自我时,静心学法,法理一层一层展现给我了。

我错了,没有完全坚信师父和大法,没有完全把自己交给师父,正法到最后了,一思一念都应该在法上了,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救人。一切人心一切执著都是修炼人的障碍,我清醒了,我对师父说:“师尊啊,弟子着急了,我想租一间房子摆脱繁重的家务,去救度众生,请师父帮我吧”。师父看到了我的心,我很顺利的就租到了房子,邻居就是同修,还是个很好的同修。我感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

从此我改变了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方式,我告诉同修只要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我都参加。白天带着小孙女去公园,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但做的不好,我在努力。晚上或业余时间我和同修们集体去证实法救度众生。从中我悟到如果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在法中,一思一念都不承认邪恶,思想中行为上都是否定它的时候,邪恶就会自行解体消亡。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除了你们个人在走向最后圆满的路上所要经历的、所要开创的,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说,你们的修炼早就结束了。”师父还说:“我讲的众生其实不只是人类。一切物体,无论现代科学认为的是有机的、无机的,其实都是有生命的。一切都是生命。我们讲的‘众生’其实是指所有的生命。”我明白了,大法弟子一定要慈悲的对待一切生命,真的做到对众生负责。所以在发放真相时,无论是往墙上,树上,电线杆上,不管是什么地方,或者往每一家每一户发资料,粘贴时,挂条幅时我都发出一念:我是来救度你们来了,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我和一些年轻同修经常去很远的地方发资料做真相,这对我的触动是非常大的,我看到他们无私无我的精神,看到他们一丝不苟的认真做真相,对我影响都是很大的。经常去往返几十里的地方解体邪恶黑窝。我的人心也不断往出冒,在法理中我认识到那不是我,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我不断抑制它,否定它,面对它不让它起作用。每次做真相除加强了正念外,发强大正念,我也时刻想着我是大法弟子做最正的事谁也动不了。就这样在证实法中修正自己,放下了很多人的观念,正念越来越强,胆子越来越大,身体不好的物质不断的解体。我是老年同修,和年轻同修一样骑着自行车,他们都很关心我,但我从不把自己当成老年人,去劳教所、看守所讲真相时,我只是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但我只有一念,只要我能走出来证实法,不让任何人的观念起作用。我就是来救度众生来了,营救同修来了,解体邪恶来了。就这一念我们配合的很好。一次同修给我一个大条幅,第一次没挂上,第二次挂时,我喊一声:“请师父帮我。”一下子就挂上了,虽然不很高,但展开的很好,我抑制自己的欢喜心,但还是美滋滋的。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过程中我不断的增加正念,我得到了升华,知道修自己了,以前我问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吗?我不敢回答,现在我真的敢回答了:“我是师尊的弟子,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把自己溶在法中,溶在整体中,我体验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