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中共对我全家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我叫谭健民,出生于1990年11月,我爸爸原来有白血病、前列腺炎等多种疾病。我看见爸爸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我就觉得法轮大法好,于是1997年我和妈妈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全家沐浴在修炼法轮大法的幸福之中。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镇压法轮功。我们全家就处于被迫害的痛苦之中。

1999年我快九岁时,10月26日我和妈妈、法轮功学员吴秀花坐火车去北京告诉当时的政府“法轮大法好”。1999年10月28日中午,我和我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当晚,警察用车把我们绑架到北京市丰台体育场。当时,北京丰台体育场至少有一万被警察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到半夜时,我们被警察绑架到广东省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2天,这2天我们广东省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几十平方米的没有阳光的室内,受到非人的迫害。1999年10月29日,我爸也被警察绑架到广东省驻京办事处。1999年10月30日广州市公安局警察去北京将我们一家人三人和几十名广州市法轮功学员一起绑架回广州,而且每人还要强制交500元车票钱。实际车票钱不到500元,警察也不退还余款。1999年10月31日早上,我们一家人三人被非法抓捕到广州市海珠区海幢街派出所,当天下午广州市海珠区610的温春兰和海幢街派出所的岑铭刚等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我家中的法轮功书籍,两台录音机和一些录音带等物品。爸爸妈妈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市海珠区拘留所15天。在这15天内,我失去了爸爸妈妈的照顾,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严重的伤害。

自从1999年中共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后,恶党就向全国人民灌输它们污蔑法轮功的谎言、谣言,连小学生也不放过。受到中共污蔑法轮功的谎言、谣言毒害的小学生把我当作敌人对待,不明法轮功真相的学生还对我恐吓、欺侮、拳打脚踢。好多次我被打得不敢上学了。告诉老师后,老师也没有有力的制止他们的恶行。这都是中共害的。

自从1999年至今,我家多次被警察非法抄家。恶警还多次到学校对我恐吓,威胁,不准我修炼法轮大法。在我不满10岁时(即2000年7月份)我和我爸爸、妈妈一起被非法关押15天(在广州市海珠区南华东路辰星酒店七楼)。2000年9月25日下午,我还在广州市海珠区宝贤大街小学上课时,被海幢街派出所等多名恶警非法抓捕到广州市海珠区南华东路辰星酒店七楼,同时我妈也被恶警非法抓捕到了那里。和我们非法抓捕到此的还有一名法轮功女学员和她才6个多月的婴儿。共产党就是这么邪恶,连这么小的婴儿都不放过。

这些年来对我们家长期监视、电话监控、连我上学、放学也监视,使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严重的伤害。

2000年12月,妈妈在单位工作时,被警察非法抓捕到邪恶的洗脑班,受到非人的迫害。长达190多天。2001年1月,我爸又在他单位工作时,被警察非法抓捕到邪恶的洗脑班,受到非人的迫害。长达140天。当时,我接连受到失去爸爸、妈妈的痛苦,真是非常痛苦,小小心灵所受到的伤害,至今还未得到平复。

2005年6月,爸又被警察非法抓捕到拘留所15天,到邪恶的洗脑班近50天,受到非人的迫害。2005年8月。妈又被警察非法抓捕到洗脑班30天,受到非人的迫害。由于我爸爸、妈妈长期、多次受到中共的非法迫害,我也被广州市海珠区610、海幢街派出所、海幢街综治办、宝贤社区委的不法人员迫害的很厉害,我上学放学都被他们监视,我精神受到很大的压力,致使学习跟不上,无法和正常人一样的读书。

中共对爸爸妈妈和我的非法迫害一直没有停止,爸爸妈妈担心长期这样下去,我会成一个废人。2006年11月,我们一家三人冒着危险来到了海外。我在这里向全世界控诉中共对我全家和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庭的非法迫害。希望全世界的正义人士都来终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