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的罪恶“转化手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97年从山西省虞乡县迁至太原新店,99年7.20开始充当中共在山西省疯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迫害8年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近千人次。这个劳教所“积累”了种种酷刑、伪善欺骗、长期残忍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转化”手段。

劳教所三大队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劳教所的护卫队就是中共豢养的打手、恶棍;劳教所一大队(半开放式管理)、二大队(封闭式管理)专门配合三大队关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同时“培养”那些愿意为中共效力的吸毒犯等为三大队输送打手;劳教所的管理科、教育科制订各种迫害“制度”“活动”;劳教所的生产车间是奴役劳教犯屈从中共充当打手、榨取劳教人员血汗、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器;劳教所的所长、政委、副所长为中共摇旗呐喊、在邪恶黑窝内指挥、操纵恶警们残酷迫害法轮功,带领恶警犯罪。

劳教所三大队2001至2003年迫害高峰时分四个中队,每个中队关押约80位法轮功,一大队、二大队分别关押约20位法轮功学员。后由于法轮功学员决不承认这种邪恶迫害,中共抓不住那么多法轮功学员,现在的三大队关押约50位法轮功学员,一大队、二大队分别关押约数位法轮功学员。几年来三大队大队长李立中、孟颢、刘忠梅,指导员刘忠梅、雷红珍、石坚,她们的罪恶已多次被曝光。

一、劳教所的邪恶“转化手段”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到劳教所,如果人数少,直接关入三大队,由当班恶警审讯、一群邪悟之徒伪善欺骗、威逼利诱,逼法轮功学员穿所服、戴胸卡,逼你承认“犯法、有罪”。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恶警、邪悟之徒凶象毕露,大骂大法及师父,叫来吸毒犯看管,不让睡觉,不让喝水,罚站,不让上厕所,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灌食,恶徒大打出手。如果人数多,有些就被分别关到一大队、二大队迫害,三大队恶徒腾出空来再把她们弄到三大队做邪恶的“转化”迫害。

中共邪党在劳教所黑窝的所谓“转化”:就是用酷刑、长期24小时连轴转不让睡觉、伪善欺骗,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不准炼法轮功,写出“认罪认错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当众念“揭批书”,骂师父、骂大法。学会了骂人、打人才是彻底转化。把一个真正的好人变成了坏人就达到了中共邪党的转化目的。

三大队的“阅览室”有司法部出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书、光盘,恶警专用迫害手段的书,“分类教材”、录音带、歌颂邪党魔头邪教的书、“佛教”的书等,逼法轮功学员看,中共这个人类最大的邪教诬蔑、攻击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用最卑鄙的手段构陷法轮功。

在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让去吃饭、不让洗漱、罚站的同时,逼法轮功学员“转化”写“四书”,背叛师父和大法。对坚定的、决不配合邪恶的法轮功学员关单间,用邪悟之徒及吸毒犯、“邪教”犯动手打,用马扎乱砸、性侮辱、每天给一个凉馒头,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见面,完全隔离,抗拒者用戒具电警棍、手铐,关劳教所护卫队的禁闭室,扒光衣服侮辱,延教、加期等。

对于实在承受不住折磨、违心的写了“四书”的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漫长的邪恶洗脑过程,每天在“教室”逼迫看邪恶的诬蔑、攻击大法的光盘,学“分类教材”,一个一个的站起来“发言”,写“认识”,被逼迫骂师父骂大法。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无颜面对给予自己全新生命的师尊与大法,因为她们最清楚自己在做着一个生命最无耻的事,放不下的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但是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她们在魔窟中尽力做好,少给大法抹黑。

而那些出卖良心的犹大,完全背叛了大法,被邪党恶警利诱,反过来变本加厉残酷折磨、打骂、迫害昔日同修。

恶警刘忠梅经常把太原市邪恶之徒曹雅琴叫到劳教所三大队,为其迫害法轮功学员出谋划策,加重迫害。曹雅琴、邓钰等为劳教所每年买去很多邪党的书、“佛教”禅宗的书、和打着“佛教”禅宗旗号为中共卖命的一个台湾人炮制的光盘,迷惑、欺骗法轮功学员,以达到“转化”洗脑的罪恶目地。

恶警经常以“安检”为名,翻查法轮功学员的个人物品,查抄经文,发现经文就被延教,甚至连恶警们利用的邪悟之徒也翻。严管组、教室安装了劳教所护卫队的监控,恶警利用吸毒犯、被恶党抓进去的某些宗教犯监视这些法轮功学员,偷偷翻学员的个人物品,向恶警汇报。定时、分组上厕所,被强迫奴役出工的,也要分组被看管,恶警惧怕法轮功学员说话。

一大队、二大队专门配合三大队关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配劳教犯、吸毒犯24小时包夹、折磨法轮功学员,同样罪恶累累。

中共邪党惧怕《九评》,邪党给恶警们看的《九评》、大法经文都是被篡改过的。利用他们、欺骗她们,煽动他们对法轮功的仇恨,扭曲他们的心灵,为其卖命,最后成为其殉葬品。

二、恶警流氓行径

2007年恶警刘忠梅把法轮功学员刘涛江关入楼上的会议室,脱光刘涛江的衣服,用断了头的墩布棍乱捅她的阴部,淫恶的问“舒不舒服”。这一幕深深的刻画出她的流氓、淫荡、丑恶嘴脸。这就是代表中共的恶党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春风化雨般的“转化”的真实写照。

2007年6月恶警刘忠梅把法轮功学员刘涛江关入护卫队禁闭室,不让穿衣服,光着下身,双手铐在高处的铁栅栏上,禁闭室的门正对着楼梯口,当天是一大队的亲情接见活动,来接见的家属男女老幼路过禁闭室时,恶警商秀娟高喊“快过来看”,家属和一大队的劳教人员气愤的骂这些恶警都是大流氓、无耻,比劳教犯更坏。流氓嘴脸正是流氓中共的形象表现。

三、法轮功学员的正念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残酷折磨,但她们决不配合邪恶,不听邪恶洗脑,不被奴役出工,揭露迫害。恶警经常遭恶报,每种迫害常以失败告终。邪党最无奈的是,恶毒的手段管不住法轮功学员的正念。

无论是一大队、二大队,还是三大队,只要有法轮功学员在,即使被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在救度着那些有着各种恶习的人,她们中很多都同情法轮功,暗中帮助法轮功,痛恨邪恶中共,很多得到了善报。

三大队的各种奴役出工(做打火机、做服装、做汾酒盒子等)在法轮功学员正念威力下陆续解体、遭报。2007年春节前三大队车间着火。各队劳教人员拍手称快。各队生产所用的剧毒化学品毒害着所有的人员及队长,谁都不愿意去车间,带工的恶警及各队队长戴着口罩,躲得远远的,只要队长们一怀孕,就请假不上班了,怕毒死腹中胎儿。许多队长盼着与劳教所合作的厂家尽快倒闭,她们好免遭毒害。

对于警察来说劳教所的门只能进不能出,调不出去;进入三大队更是永无出头之日,自己做恶,家人遭殃。警察们在中共的绑架下,走入深渊。

四、报应

劳教所各队的队长多数都在三大队干过,在法轮功学员不断讲真相后,有些明智的队长想办法离开了邪恶的三大队。现在还在三大队干的恶警都是邪恶中共选中的最恶的、完全没有了人性的,而恶警孟颢(上任三大队大队长)是在法轮功学员不断向其家人、邻居揭露、曝光其罪恶的压力下、在中共认为没有利用价值的情况下离开三大队的。

三大队的恶警所干的一切已经报应到她们自己身上:

1、三大队大队长刘忠梅和其他几个恶警不和,她们都不听她的,经常在恶警办公室吵架、摔东西,刘忠梅的男人离开了她,自己带着三个孩子,每天脏兮兮的,恶毒迫害完法轮功学员回家后,不知被谁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嘴也歪了,就是这样还口口声声不怕报应;

2、指导员雷红珍的男人住医院每年花几十万元;

3、副指导员石坚与丈夫(护卫队打手)乔玉亮闹离婚,乔不管家,在外鬼混;

4、闫晓丽教“心理学”骂大法而心理阴暗,找不到对象;

5、孔建英、程东慧嫁给了山西省太原新店男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共同犯罪;

6、商秀娟精神有些问题,休息了很长时间不能上班;能上班就耍流氓;

7、梁俊霞、赵文联整天病病歪歪的…

她们都不想上班。上班要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她们妒嫉法轮功学员的无私无我的高尚品格、道德修养、智慧、年轻正气的容貌,而她们自私、狭隘、残忍、无知、衰老;她们知道法轮功学员没有病,而她们不是自己病就是家人病。她们什么真相都听过,可就是不相信报应,就是要作恶。

在此奉劝山西省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的还有一点人性良知的警察们认清中共,不要再被中共恶党利诱,与中共决裂,加入到解体中共的大潮中来,退党退团退队。奉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们,立即停止迫害,放下屠刀,将功赎罪,不要再贻害自己及家人,找回人性良知,善待大法,免入地狱的无生之门,为自己及家人选择未来。

恶人榜:所长:陈廷刚(男)
政委:路平
副所长:王敏(专管迫害法轮功)
副所长:梁建新(专管奴役生产)(男)

管理科科长:尚雪芝
教育科科长:亢文君
管理科生活卫生科科长:孟颢
管理科护卫科科长:范俊峰(男)
护卫队队长:薛文强(男)
护卫队打手:乔玉亮(男)

一大队大队长:王俊茹
一大队指导员:安俊美

二大队大队长:陈慧茹
二大队指导员:陈春香

三大队大队长:刘忠梅
三大队指导员:雷红珍
三大队副指导员:石坚
三大队恶警名单:王达丽、梁俊霞、商秀娟、闫晓丽、孔建英、程东慧、赵文联(07年6月离开三大队调到机关)

邪悟之徒名单: 曹雅琴、邓钰、任小佳、吴藏凤(已遭报死亡)、王小英(刘忠
梅最得力的迫害助手)、史平孩(出卖同修被判刑7年造成妻离子散)、张瑞玲、周俊芳、秦增棉、王素珍、彭锦绣、孙秀琴 等

注:未注明性别者均为女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