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沈阳监狱城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六日】正常社会当是任人唯贤,居官者当是德才兼备之士,而在当今的中国是任人为恶为奸,尤其是在监狱这样的地方。而辽宁省沈阳监狱城是一座真正的人间地狱

残酷奴役牟取暴利

沈阳监狱城一监狱,关押约二千五、六百人(不算省监狱管理局直属监区的三百人),监区承包生产任务,每人人头费四百五十元每月,有项目的监区每人六百元,即外面人员入狱办厂,监狱出人为监狱赚钱。监区长两年一聘,聘期内完成上交利润可续聘,否则换人,若在聘期内完成利润会有高额奖金,为此,监狱逼迫受刑人每天超负荷劳役,甚至通宵不眠的干活。按照刑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监狱的受刑人应按劳动被给予一定报酬,但是实际上,受刑人如果不能完成所谓生产任务,还会受到惩罚。

按照监狱关押二千五百人,每人月人头费四百五十元计算,监狱每年从奴役受刑人中牟利112.5万元。

恶警草菅人命

有一个期满出狱的人说,他在那非常怕得病,如果病了把被子弄脏了,恶警大冬天也会用凉水往被子上冲,也往人的身上冲,很容易死人。恶警拿人是不当回事的。

有一个服刑人员病了,另外的一个服刑人员把他背到监狱的医院,可不久这个病人就死了,去背他的那个人觉的很奇怪:只是感冒这样的小病怎么会死人呢?当他把那人的身体翻过去才发现,后背伤痕累累──是打死的。

有些警察厌烦病人的呻吟,会告诉看护犯人,那么这病人就会被打死。

二零零七年,受刑人员邢五成因为有病得不到医治死亡,死的时候,身上都在掉蛆。

沈阳一监自二零零三年合并至今,至少有四十多人非正常死亡,有活活饿死的,有被开水烫死的,有忍受不了折磨自杀的,更多的是有病得不到治疗,小病变大病,大病变绝症。然而监狱却说,所有这些人的死因全部都是因病正常死亡,很多时候家人连尸体都看不到。

在监狱老残监区有个晾衣场,其实就是停尸房。一到晚上没人敢去那里,因为那里有太多的冤魂泣血哭嚎!另外现在仍有很多人在病榻上苦苦挣扎无人问津,因为缺医少药面临死亡的边缘。在老残队的窗外经常有猫头鹰夜啼,这时人们就会说:又要死人了,不知道又是谁要去了,人们都因为司空见惯而麻木了。

以前在监狱有一种习俗,每当有人死了之后,要找几个犯人抬尸体,抬完之后会给这几个犯人一瓶酒、一点猪头肉吃。而这些抬尸体的犯人慢慢的尝到了甜头,没有那么多死人怎么办?他们于是就在病人身上动开了心思,开始动手害人,开始是找那些卧床不起的下手:饿饭、浇凉水、或者毒打,后来觉的麻烦,直接喂药。基本上没人能在他们手里挺过三天。最后重病人死完了,他们又在其他病人身上作开了文章,先是在人的饭里下泻药,等到人拉到严重的时候他们就会去“护理”,继续喂泻药,等到病人完全不能动,拉到身上、床铺都是,他们就要给病人洗澡,四个人抬着被害人的双手双脚,到了水房往地上一丢,人往往会滑出几米远,用凉水管猛冲,然后把行李撤掉,睡光板床。冬天时会把窗户打开吹冷风。只给吃泻药,不给吃饭喝水,碰上体质强的就先浇凉水后浇开水,如此冷热交替,在他们的“精心护理”下,一个活蹦乱跳的人最多五天就会一命呜呼。这时这些恶人就会通知那些警察死人了,警察一看人已经死彻底了,就告诉把氧气打上,吊针挂上,然后向上报告,接着就是通知家属:某某人因为某某病,经过全力抢救无效死亡,属于正常死亡,让家人来收尸,而很多时候监狱就自行处理了。那些杀人的凶手就会得到酒肉。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痛苦的死去,仅仅满足了几个人的一时的口腹之欲。这就是共产邪党统治下的所谓“人性化”的监狱一条人命的代价,只值一瓶廉价的白酒外加半斤猪头肉。

以前老残监区有四大杀手(犯人),他们中最少的也有四、五条人命。这几个杀手没事就挨个房溜达,看谁不顺眼就会告诉他:我这几天要喝你!意思就是要害死这个人换酒喝。这等于被判了死刑。用不了几天,这人就会变成杀手口中的酒肉。而那些警察对此完全听之任之,默许,他们乐得看那些杀手害人,把这当成一种消遣和刺激。

尤其医院监区老残队,因为不能为监狱利用赚钱,被视为监狱的累赘,所以有意纵容犯人彼此间的相互残害,手段残忍,每年都会非正常死人。

严管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所

监狱严管队是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场所。严管队分为两部份:一边是集训;一边是禁闭。

所谓集训就是逼人从早到晚坐在凳子上,背诵所谓的行为规范。现在坐的是那种长条凳子,以前就是两只宽的小木条,目的就是折磨人。

禁闭是把人关进小黑屋,与外界彻底隔绝。禁闭室共有十一间,分为九个小间,每间关押一到两人,两个大间,关押四人以上。禁闭室阴冷潮湿,暗无天日,只有一个二十公分的小窗口在吃饭时才会打开。这里夏天热的象蒸笼,冬天则滴水成冰,穿着棉袄棉裤还冻的瑟瑟发抖。

严管队折磨人的最主要方法就是饿饭,每顿只给二两左右的玉米糊,有时还掺上凉水,如果有什么异议或者稍有反抗,那么马上就会被戴上手铐脚镣,再严重点就会被抻起来:两只手分别铐在两边拉成一字型,一天下来,人的两只手臂会肿的老粗,丧失活动能力,可是这里一抻就是四五天,直到你告饶为止。

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严管队关过,有的多达十次以上,时间短的是十五天,长的三个月,有时被押了两、三个月,刚刚放出去,随后又被关进来。

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手段更为残忍,四、五个人按住手脚,进行鼻饲插管就是把很粗很长的胶皮管从鼻孔插进,一直插到胃部,食道与胃都会被插伤出血,这种情况很容易发生食物误入气管造成窒息死亡,所以恶警往往先打好死亡报告,如果发生意外,在报告上一签字就成了正常死亡。

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恶警的指使下肆无忌惮的发生着。法轮功学员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关进最黑暗的地方,所遭受的不止是不公,而是最为残酷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韩德权,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因向人们讲清真相被绑架,并被判刑六年,在狱中多次遭受非人的迫害,被恶警指使犯人王维海(人称大海)、刘铁锋、孙雷毒打,王维海甚至在老人家的肚子上来回的跳,还使劲掐韩德权的睾丸,痛的韩德权死去活来。事后韩德权向监区长赵鹏反映情况,要追究打人者的责任,赵鹏以惯有的流氓方式回答:你能拿出证人吗,全中国的犯人都得给政府作证。

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因在狱中炼功被打三次,有一次被打的不能翻身。

法轮功学员曾庆涛,丹东人,毕业于北京财经大学,三十四、五岁,曾经连续四天不让睡觉,并被吊、被打、被饿、被浇冷水、被挠脚心。曾庆涛一度被迫害的神智不清。

法轮功学员李怀良,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关在沈阳一监,恶警为逼迫李怀良写“三书”,指使恶犯王乾刚用大钢针刺扎李怀良的手指。

法轮功学员王树胜,二零零六年被加重迫害后,双耳听力严重下降,左手骨折。

法轮功学员孙永恒,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在沈阳监狱城一监狱被关入小号,恶警“大象”用脚踩着孙永恒的头部,指使犯人用手铐铐住孙永恒,让他仅穿内衣,躺在冰冷的地砖上躺了长达数小时之久,当时气温零下十几度,导致孙永恒突发急性阑尾炎至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抢救。事后狱方造谣说孙永恒以前就有病,是自己没有讲,还打电话给家属要其有所表示,真是无耻至极。

法轮功学员宋育红,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人,在狱中得法,二零零六年二月因法轮功学员王树胜被加重迫害,宋育红向监狱反映情况抗议此事,被非法关禁闭,在阴暗潮湿、两平方米的囚禁室禁闭长达三十余日,并被强行脱光衣服,受尽侮辱,后因监狱害怕此事败露而将宋育宏转至凌源监狱。

法轮功学员张德,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末从瓦房店转到沈阳监狱城一监狱六监区,一次点名,一“管事犯人”认为张德没有坐端正,疯狂殴打他,张德软肋被踢伤,睾丸被踢肿。

七十多岁的兰姓大法学员,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左右被非法关押在原沈阳市第三监狱老残队,恶警指使外号叫大哑巴的犯人,对兰用冷水浇头,兰当时倒地,后致拉肚子,该监区恶警怕被曝光,把兰送第三监狱内医院,兰后被迫害致死。恶警对外谎称用了一万多元进行抢救。

原第三监狱老残队犯人王乾刚,现在沈阳监狱十二监区做杂役,曾参加过迫害兰的罪恶行径。

监狱恶警罪行

狱长牟家立,男,四十八岁,此人原是第三监狱的监狱长,合并后继续担任一监狱狱长,据说拥有硕士学历,有人说他是搞经济的高手,能力非凡。在零三年监狱合并之前,牟家立提前申请企业破产,把所有价值千万的设备变卖一空,如此一来,所有的债务、亏损全部由国家承担,而他本人一下子就从中捞取了几百万的好处。现在第三监狱二十多个监区,能够完成所谓经济指标的不超过三分之一,而且还经常通宵加班,同时还采用暴力使被奴役者产生恐惧,才能完成每人每月五百元的经济指标。而另外那些就更不行了,花几百万元建成的所谓现代化厂房,上千平米的大车间,要么闲置不用,要么一两百人在那里做手工艺,把大车间变成了小作坊。牟家立也曾搞过大一点的项目,这些项目没超过一年,全部夭折,牟家立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外表下包藏着的却是一颗贪婪的心。每年年底基层干部竞聘的时候,他都会大发其财,各种官职待价而沽,价高者得。

副狱长陈光,原是一监狱一监区长,此人性情残暴,零二年七月,在外役现场凶狠殴打一服刑犯人,打到服刑犯人躺倒在地仍不肯罢手,引起围观群众愤怒,继而义打陈光,陈光仓皇而逃。此后很久不敢到外役现场,群众之愤怒亦很久不去,还在打听此恶人之去向,欲再惩暴恶之徒。零六年下半年,陈光因庇护牢头狱霸被人举报至省监狱管理局,被查属实后反被升任至副监狱长之职,上任后,残暴对待服刑人员,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更是肆无忌惮的迫害。

第三监狱刑罚处处长曲光,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十月份,他指使对所有被关押在小号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并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暴力灌盐水、豆粉,曾导致大法学员死亡。因当时恶警严密封锁消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姓名、住址不详。二零零二年七月,恶警曲光和恶警“大象”指使犯人王维海、伍维君用硬塑料和水管抽法轮功学员。

公开的陷害

恶犯刘铁锋曾对他施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法轮功讲善,善有什么用?共产党说你不好你就得不好。你们才有几张嘴?共产党的电视、报纸、广播,铺天盖地的,老百姓就信,假的也说成是真的了。二零零零年,三监一个犯人从五楼跳楼死了,政府说他炼法轮功走火入魔、炼法轮功精神失常了,犯人都得给政府出证。其实他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的,是因为奖分给的少,心里不平衡。他家里人知道是咋回事?他得恨法轮功!”

在这里,一切都被扭曲着,最为惨痛的是人们的心灵,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好人变成坏人,把坏人变成恶魔,这是他们最为歹毒的,而驱使他们所为的动力那就是利益,恶警可以因迫害法轮功而得到奖金,犯人可以为此减刑。共产恶党利用着人性中为私的一面把他们推向了地狱之门。

这里所了解到的不过是沈阳监狱城这座冰山之一角,在当今被中共恶党统治下的中国监狱里,还远不止于此,被这个邪党统治着的中国的人们,几乎每一位都是在一个大的邪恶的社会的监狱里,财产没有保障,生活没有保障、生命也没有保障。那些所谓为人民办事说话的各个政府职能部门不止是形同虚设,并且是作恶者的得力帮凶,人们没有说话的权利,抗议会被说成是闹事,上访会被投入监狱。清醒吧,国人,做真正的中华子孙,而不是中共恶党的囚徒与奴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