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白山市泉阳林业公安局恶警对我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二零零一年是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四个年头,虽然年近七十岁,看到政府任意以谎言的手段诽谤大法,我再次进京上访。我来到北京天安门前从怀里掏出横幅刚要喊“法轮大法好”就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便衣警察拉住胳膊拳打脚踢拖进一辆面包车里,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十一月份,泉阳林业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王守亮从北京前门派出所把我带回,直接送进泉阳林业公安局拘留所,强行刑拘我一个月,并扬言要劳教我。

在看守所,姓于的恶警罚我站、罚蹲,长时间的让我背门。恶警王玉林脱光我衣服,逼迫我趴在地上,用三角带狠抽我一顿,边打边骂。上次指九九年我曾上访,在辽宁省沈阳被遣送进泉阳拘留所关押一个月。新年里我整个月在冰冷潮湿的拘留所里度过,一个月后释放。

王守亮提审我时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叫我光着脚站着,疯狂的威胁我不写保证就劳教你,从你进来上访那天起停发你的退休金,就这样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我被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

朝阳沟劳教所警察看我苍白的头发,年纪大身体不好,拒收。当时泉阳拘留所的所长卢立发送我去的,告诉劳教所我的身体很好没有什么病,强行把我塞进劳教迫害

进了劳教所的新生队,姓邹的恶警管教指使刑事犯拳打脚踢、打嘴巴子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我的脸上当时就什么也听不见了,随后强行叫我坐板凳,每天就这样坐着,一坐就是十五六个小时,坐不正就拳打脚踢。时间长了,加上睡的床又潮湿,全身染上了疥疮,浑身又疼又痒,挠破了就流脓水粘在衣服上一动就钻心的疼,那个滋味真的是让人痛不欲生。

伏天又分到四队下地干活,每天背土、铲地,热的汗如雨下,一干就是七八个小时,又渴又累,直直腰刑事犯就踢肋骨。我已是年龄近七十岁的人了,干的时间久了体力不支吃不进饭,身体枯瘦如柴。同室的功友怕我受不住,用凉水给我泡方便面,可我难以下咽。我开始不停的咳嗽、手脚发麻,再也难以维持下去。

此时劳教所为了转化大法弟子,强行派两个刑事犯包夹一个大法弟子,恶警管教强行脱下包夹的裤子,强迫包夹趴在床上,用塑料管子打他们的屁股,打的包夹跪在地上向恶警求饶,恶警说: “别求我,求他(指大法弟子)转化了我就不打你们。”我这个将近七十岁的老人承受不住这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在含着泪写下保证后我病倒了。

看到这奄奄一息的老人,劳教所怕担责任保外就医提前一个月释放了我。泉阳林业局退休办依然强行拖延开退休金,给我整个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也使妻子儿女经受了身心的折磨。两年的退休金一万多元对于普通家庭是天文数字。为了说句公道话我和我的家人承受了这强加给我的痛苦。

吉林省白山市泉阳林业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王守亮电:0439-6511738 手机:1333159966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