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胶州市法轮功学员宋桂香遭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叫宋桂香,今年六十二岁,是山东省胶州市胶西镇的一名小学教师。本人十八岁就从事教育工作,在当地教育界是教学能手,从教期间,年年都被镇政府评为优秀教师,一九八五年还被青岛市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

走投无路 幸遇大法

我年轻时思想单纯,当时一心要把工作干好,做出优异成绩,把孩子们培养成国家的优秀人才,为国家为民族多做贡献。那时,我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苦苦拼搏,长年累月的沉重工作,使我的身体过早的衰老,四十多岁的年纪就患上了十多种疾病:类风湿关节炎、心脏病、糖尿病、乳腺癌等等。因病魔缠身,各种各样的药吃了不少,大医院小医院住了不少。后来有病乱求医,练了好几种气功也不管用,犯了病的时候人、钱一起送到医院,全家人的工资不够付医疗费,还得亲朋好友借,病情却越来越重,我的脾气也越来越烦躁,火气越来越大,钱花了好几万,药费单子一大摞,单位也报销不了(没钱)。我整天卧床不起,只能怨老天对自己不公,那时我曾想一了百了,一度产生轻生的念头。

正在我走投无路、万念俱灰之时,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日,朋友到我家看我,介绍我学法轮功。她说:“法轮功真好,你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太神奇了,通过炼功,能祛病健身,强身健体,身体好了,就不需再吃药。”从此以后,我就开始学法炼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通过学法炼功师父讲的高深道理把我折服了,我也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师父指给我一条光明大道──一条修炼的路,从此,我找到了人生前进的道路。

于是我坚持学法炼功,到年底我有幸参加了胶州市举办的法轮大法交流会。那几天,我亲身经历了很多神奇的事,我的肥胖病也好了,身体从一百八十三斤降到一百六十二斤,关节也不痛了,也能蹲下了,烦躁失眠也好了,走路一身轻,一切症状也随之消失了。

就这样,我每天学法炼功,二十多天内,我原有的多种疾病都消失了,我自己觉着变成了一个新人,家里人也说我变了一个人,全家人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无法感谢伟大的师尊,亲朋好友和原来给我看病的医生见到我都很惊讶于我的变化:脸色白里透红,精神生机勃勃。他们问我:“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我说:“我炼了法轮功了!”他们说:“法轮功真神了!”真是不炼不知道,一炼真奇妙。这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此以后,我们全家四代十三口人都在大法中修炼。从八十多岁的老人到一岁多的孩子都受益。

在修炼过程中,师父都给我们净化了身体,我们也真正的体验到身体没有病的滋味。全家人都无法感谢我们的恩师,我们感到最敬佩最尊敬的人,就是教诲我们时时事事处处按照真、善、忍行事的李洪志师父。

邪魔作恶 迫害大法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当年年底向江泽民掌控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江泽民害怕法轮功,怕的要死,从这时起江丑就利用手中的权力蓄意镇压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罗集团悍然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它们开动了全部国家机器,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采取蹲坑、跟踪、监控手机和固定电话、上门骚扰、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关精神病院、活体摘取修炼人器官等残暴手段,进行灭绝性迫害,同时利用国家的全部宣传工具进行栽赃陷害,毒害世人。江氏邪恶集团执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政策,和各种酷刑。如:戴背铐、长时间高压电击、野蛮灌食、抻床(又称死人床,即把人身体固定床上抻开)、性虐待、毒打、烈日曝晒、扒光衣服在雪地上走、扒光衣服铐在树上冻、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连续几个星期不让睡觉、往嘴里灌粪便、奴工生产、活体摘取器官等等。这些酷刑被广泛用于了法轮功修炼者身上。就连年近古稀的老人、孩子、花季少女、哺乳期的年轻母亲、孕妇都不能幸免。

老母亲含冤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的母亲听说江氏把法轮功诬陷成×教,心里难受的吃不进去饭,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师父救了我,我们得到北京去说句公道话。我们就到北京请愿。七月二十二日,我们到了北京,先上信访办,警察不让去。十二月十六日我们又来到天安门广场,我母亲刚坐下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一个警察狠狠踢了两脚。我赶紧说:“这是个老人。”这个警察说:“这是您师父最大的弟子了。”这时我母亲就站不起来了,腿被打骨折。我们被警察绑架了。回来后,我被关在单位,老伴被关在收容所,儿子被关在精神病院,两个女儿被关在阜安派出所,我母亲被送回家后不能下炕,又无人照料,每天以泪洗面。

我一直被单位非法拘禁一年半后才放回家。我与母亲和家人相聚还不到两个月,因我不放弃修炼大法,又被警察绑架,并被抄走了彩电、冰箱、自行车等家具。这一天是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日,十几个警察私自闯入我家,我正怀抱两岁的外甥,他们从我怀里夺过孩子,就把我拖上了警车。孩子和我母亲哭喊成了一团,我母亲大声喊:“你们不能抓我女儿!”

我母亲受此惊吓后,精神一天不如一天,眼睛哭瞎了,整天喊着:“女儿来家吧,娘想你啦!你没做坏事,我女儿是个好人,是个孝顺孩子啊!”在邪恶的迫害下,母亲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含冤去世。

我和老伴的工资被扣,至今未发,致使我家生活困难,现已近年关,我强烈要求上级部门和有良知的人们给予关注,全额发还我一家人的工资和退休费。

胶州市“六一零”还在行恶

胶州市“六一零”抄了我们的家,扣了我们全家人的工资和退休费,我家生活非常困难。我们吃的是馒头咸菜,有时候到市场上拣点儿老白菜叶子吃,水果买点儿烂的来家削削吃,生活都危机了,怎么办?我的女儿李雪以前在复印店上过班,就想办个复印店养家户口,亲朋好友给租了一个房子,办起了一个复印店,刚能够维持生活。但以江罗为首的邪恶集团,对法轮功恨之入骨,失去理智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早晨六点左右,人们正在沉睡,胶州市“六一零”、公安局派了十几名警察,三辆警车(准备抓我们三人)、还有面包车(抢劫家具物品用)闯入我们家。女儿李雪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我们不给开门,邪恶象疯狗一样砸门,后来又不知什么钥匙打开门,非法强行闯入房间,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手续的情况下,翻箱倒柜,象电影电视上演出的日本鬼子、汉奸、特务一样,真是邪恶至极。恶人们强行抄走了复印机、打印机、刻录机各一台、计算机两台、电脑两台、手机两部、现金四千多元,还有美元等其它物品,总共价值十几万元。抢劫后,没有留下任何查抄、扣押手续。连一分钱、一片纸也没留下。接着把李雪和她爸爸拖上了警车,劫持到胶州市北关三中队非法迫害。第三天,又绑架了我大女儿李梅,并抄了家,同时又绑架了我儿子李军并抄家,李梅和她爸爸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李军被送单位看管。

李雪被拘留十四天后,被江罗邪恶集团私设和操控的胶州市“六一零”邪恶组织、胶州市公安局、胶州市检察院非法逮捕,被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后被胶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当时的办案法官是刑事庭副庭长赵玉涛。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胶州市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女儿李雪要父母参加,结果李雪的父亲却在开庭时被法警拉出去不让参加。开庭的地点是法院一楼的一间小黑屋,屋里只有法官、法警、李雪,没有其他人。法官宣读了一下抄家的记录,问李雪有什么要求,李雪说:“你们要无条件释放我,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做的都是好事,我没有作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我没有犯罪。”法官接着说:“今天就到这里。”中午吃饭,法警让我们拿出十元钱,说给李雪买饭用,就让我们回家了,并让我们下午三点再到法院。结果,我们下午三点到法院时,李雪上午已被送走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我们家人到青岛大山看守所看李雪,看守所不让看,说找胶州法院,找胶州法院,法院就说找看守所,就这样来回推磨,至少十多次,一直到四月二十日,青岛看守所还是不让看,我们回来又找法院办案人员,赵玉涛才说李雪被判了七年刑。我问:“为什么青岛看守所不让看?”赵玉涛说:“程序在路上。”我不懂得程序在不在路上,我问:“法律依据是什么?”赵玉涛说:“一百个光盘判三年,五百个光盘判七年。”我问:“哪条法律拿出来看看?”法官拿不出来,说:“不让你们看。”我说:“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吗?”赵法官无言以对,说:“这回法院不管了,你找公安局吧。”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因为李雪不放弃修炼,被送济南女子监狱,至今仍在受非法迫害。

在邪恶的非法迫害中,未达其邪恶目的,我和老伴的退休费及儿子的工资全部被非法扣压,每月共计五千多元,至今连生活费都不给。在这样的和谐社会里,我们正受着非人的待遇。在中共八年多的迫害中,象我这样正在受迫害的家庭何止千千万万,这社会能和谐的了吗?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与宋桂兰到三里河公园游玩,遇到了几个小学生,宋桂兰就给他们四张护身符,被警察的家属举报了,结果我们两人都被绑架到派出所,因为我们不放弃修炼,被非法拘留十四天。因为我们没有犯罪,我们不放弃修炼,也不配合它们的要求,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我们自由和人权。胶州市“六一零”伙同胶州市公安局对我们非法劳教。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宋桂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我在劳教所不到十天,因被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病态,被释放回家。宋桂兰至今还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被迫害,她的老母亲,今年八十多岁,没有儿子,唯有靠宋桂兰扶养生活,自宋桂兰被绑架至今,其老母亲整天泪流满面,见人就问:“桂兰呢?怎么还不来家?”现在,老人已经神智不清。这与当今倡导的法制、文明、和谐社会是多么的不协调,简直是伤天害理!

其实,我已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了,还能求什么呢?炼法轮功的人许多是老弱病残者,这些人又能求什么呢?只是要做个好人,只是求的身体健康。做好人你要镇压,我们觉的不公,就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说句真心话,何罪之有?犯法的不是法轮功,而是恶党及其指挥下的“六一零”公、检、法。我希望通过我的亲身遭遇,唤醒世人的正义良知,不要再漠视对善良的修炼者及其家人的迫害了,善恶总是有报的,真正的危险已经向这迫害的发动者和那些帮凶们走来了,对那些犯下滔天罪恶的迫害者来说,改过的机会越来越少了,现在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真心希望你们能理智、冷静的想一想,慎重的选择自己的未来吧。弃恶从善,将功补过,也能将你们不远处那可怕的命运改变。保护一个法轮功学员功德无量,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罪恶滔天,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吧。

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或组织站起来维护正义和信仰的尊严。我们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我们的迫害,解体“六一零”这个邪恶的恐怖组织,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法轮功学员的自由和人权。将以江泽民为首的所有参与迫害的刽子手,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