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教师丁国营被河南省郑州监狱迫害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河南省荥阳市小学教师丁国营,二零零七年十月从郑州监狱回家后,一直生活不能自理,睡在地上,天冷也不知往身上盖东西,家人端去饭有时也不知道吃,叫几声也不理。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早上,他母亲想让儿子吃油饼,换换口味。因每天端去的洗脸水都未见动,这次她就强着给儿子擦了擦脸和手,然后就去厨房给孩子端饭和油饼,谁知,回来一开门,大吃一惊,只见儿子把尿桶里的尿往头上倒……

丁国营回家两个多月了,一字未吐,表情呆滞,生活不能自理。看到儿子这样,母亲的心都碎了,忍不住泪水直流。中共邪党把一个文弱腼腆、公认的好教师迫害成这样,几年来还谎言欺骗家属说,丁国营一切正常!

丁国营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份给学生上课讲“真、善、忍”好,遭恶人举报,被荥阳邪党“610”非法组织和高村乡派出所恶警以“莫须有”的罪名绑架。绑架五个月后,十一月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秘密非法判刑7年,并被劫持到郑州监狱(七里岗水泥厂)继续迫害。

丁国营在监狱受尽非人折磨,一个健康的好人被迫害成精神分裂症,精神失常。二零零二年冬季,有一次他的母亲去看他,当时正是腊月,三九寒冬,只见丁国营身穿单衣,精神失常,不说一句话,见家人视如陌生人,也不抬头看母亲一眼。妈妈见孩子这样,心如刀绞,泪如雨下,心里明白,这都是恶人迫害的。他母亲正告监方:“我孩子来这时好好的,你们把他迫害成这样!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以后丁国营母亲多次去看他,都没见好转,家属一再要求带丁国营去看病,但都遭郑州监狱恶警拒绝,而且他们还妄想用欺骗的手段推卸责任。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郑州监狱的刘、裴两个队长突然来丁国营的家进行家访,并到村委、学校和乡文教组了解丁国营的情况,每到一处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国营是个好人,好教师。”丁国营的妈妈当时就向刘、裴二人说:为什么把好人关在监狱里?他们无言以对,借口说:“经医院检查诊断,丁国营患有精神分裂症,现精神失常。我们回去研究研究,给他办个保外就医,最快一个月,最慢两个月,你们要配合。”

原来,家访、办保外就医是个阴谋,目的是想让家人给出个假证明:就说家里祖传有精神病,想推卸丁国营被迫害精神失常的责任。丁国营的母亲说:“我是个炼功人,要说真话,做个好人,按事实出证明,祖传没有精神病,国营没被迫害之前也没精神病,再说,国营要有病也考不上大学。”监方队长却狡猾的说,证明出的越快,人就出来的越快,妄想利用母盼儿早归的心,以家访为名,设下圈套,从而想方设法掩盖迫害事实,推脱责任。

母盼儿归,泪湿襟。二零零七年丁国营母亲多次去看儿子都没见成,心里着急,不知儿子啥样了。秋收前,母亲又去,还是没让见,她就正告监方:“我是来看儿子的,这次非见不可,要是见不到,我就不回去了。”被逼无奈,迫害丁国营的队长才出来说:“丁国营在里边一切正常,很快就回去了,不要再操心了,留个联系方式,回去等通知吧!”

丁国营的母亲在极度忧虑和愁苦中度日如年,盼儿回家。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丁国营家人得通知把丁国营接回家,丁国营回家半个月不吃不喝,精神痴呆,家人着急借钱送医院输液维持生命,带的钱用完了,才又回家。

丁国营现在生活不能自理,有一次,他妈妈端去一碗大米稀饭,连叫几遍也不理,又催他吃,他突然从地上站起来,端起稀饭一下倒到自己头上。他母亲又急又气,急忙抓起毛巾把头上的大米稀饭擦掉。十二月四日早上,他母亲看见儿子把尿桶里的尿往头上倒,又急又气,大声说:“那是啥水?你往头上倒,脏不脏…”丁国营不理。

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一个人们公认的好教师,一个正常健康的好人,被邪党迫害成这样,怎不叫人痛心。这就是中共邪党标榜的“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这就是中共的“和谐社会”。

善良的人们,擦亮眼睛,明辨是非,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在天灭中共的今天,赶快退出中共邪党邪教,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做一个有未来的明白人。善恶必报是天理,举报丁国营的恶人张武松已于二零零七年元月遭报身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