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桓仁县常显录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七日】1999年7月,邪党江泽民、罗干政治流氓集团不容好人存在,发动了最残暴的对修心向善的广大法轮功学员群体的迫害,迫害手段凶残,种类繁多,范围广大,每个法轮功学员不同成度的遭受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在邪党打手们的盯梢、监听电话、恐吓等手段下生活。一有“风吹草动”,邪党恶警便不择手段、行凶作恶。下面是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法轮功学员常显录所遭受的惨无人道迫害。

常显录,男,桓仁县桓仁镇人。1999年初喜得大法,通过学法懂得了人生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身心不断净化,成为对社会对家庭有益的人。2000年农历正月十六,常显录进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和各省控访人员堵截(不让反映实际情况),桓仁县恶警用手铐铐了他一宿,第二天把他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劫持回桓仁,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看守所恶警杨忠强制这六、七个法轮功学员双手举过头顶体罚一个上午,下午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用“抻刑”(俗称“死人床”,一种对刑事犯罪分子都不允许用的酷刑——手脚各自用铁链抻开,身体略悬空,极度伤人,使人生不如死)。恶警杨忠还用脚在每个学员背上踩,以加重迫害,直到次日下午才松开。

邪党县政法委与公安局举行所谓的“录像庆功会”,对写保证书的学员,当场放人,不写的严厉打击。其实,写的人也是在酷刑与其它的威胁下违心的,恶党一贯用“假、恶、斗”的伎俩粉饰成绩。常显录没有配合流氓邪党人员的行径,恶警杨忠扬言:“我认得警服不穿了(意思要行凶了,可他自己都知道违法犯罪、伤天害理要遭报的。但还是不择手段。)”,强迫常显录戴上脚镣,手拿警棒狠毒的打他的后背,使得常显录在痛苦中戴脚镣跑,这就是酷刑“跑镣”。

当时常显录的后背被打成铁锅色,同号里的犯人都觉得吃惊!“跑镣”造成的疤痕至今仍然可见。恶警还用所谓“把门神”的方法,将其双手从牢房门的几根铁条的缝隙中伸出,由门外铐住双手腕进行折磨,迫害了半天。

半个月后,常显录由家属接回。苍天有眼,不久,恶警杨忠遭报,脱下警服,离岗回家。

桓仁县桓仁镇恶警多次对其家进行骚扰和恐吓。2000年8月的一天,桓仁镇派出所恶警王立国给常家打电话谎说“你家住宅登记不清,到派出所核实……”,当常显录去派出所时,王立国带领警察闯入他家非法搜查,将国家广电局出版的《转法轮》等书籍和孩子看的歌碟抢走,并将常显录非法拘留了一个月。

2002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中午,常显录和妻子下楼办事,在自家楼下被突如其来的一伙人(后来知道是桓仁县恶警和长春市恶警,当时没出示任何证件)绑架到车里,二人的头均被用衣服蒙着,动就挨打,手背后铐着,不知拉到哪个宾馆。下车一阵拳打脚踢,后带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其妻被带到别处。

恶警对常显录实施刑讯逼供:双手背铐着“劈胯”,头着地,恶警不时用脚踹其腿根,加重迫害;一恶警用鞋狠毒的打他的头部、脸部、耳部,导致耳膜穿孔。从恶警逼供知道,邪党人员在监控电话号码,侵犯老百姓的基本说话的权利。常显录一个从事人参生意的人,难免电话号码要多,再次,通讯自由。恶警用刑逼供,一直迫害到晚十几点钟,将常显录非法押进桓仁县看守所。另一方,桓仁县恶警于湘江带领六、七个恶警,胁迫常妻,闯入常家非法抄家,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才放了常妻。

在桓仁县看守所里,常显录向驻看守所检察室反映耳部被打伤后,由恶警王娟和张某领去桓仁县医院检查,王对一女医生耳语了几句,该人说检查不出来。接着用机器测试后,显示有问题,又找一男医生看了说是穿孔,并写出病历,交给王娟。恶警王娟将常轰出门口,不让问。后来当常要病历时,王娟说没有了(显然是销毁证据,这是邪党恶人常用的害人手段,一方面为迫害制造“证据”,另一方面,为逃避责任又销毁证据。)。

2002年4月4日,长春市公安恶警李姓处长带队,将常显录用绳子五花大绑绑架到长春市(途中,经过长时间的捆绑,绳子都勒进肉里面,恶警怕血不通死人,一边走一边击打手部等处。),在净月潭宾馆一个房间里用刑:将人固定在“老虎椅”上(座面是两根铁条,人坐在上面后,扶手间用铁板锁住,两脚固定在下面铁腿处,后背双手用绳子向下与双脚连绑一起,使人动弹不了。),恶警用二根大号电棍对常显录用电刑,全身都电遍了,逼他承认“证据”。原本就没有什么证据,恶警也没找到证据。又开始用双层塑料袋套头,把人憋休克了,放开再憋到休克、再放开,反复迫害;还用铁桶扣头上,恶警用棒子敲,使人精神崩溃;同时不让他睡觉,一低头便用电刑,把人折磨的死去活来。在长达三天三宿的残酷迫害无果后,将其非法关押到长春铁北看守所。

过了五、六天,又一伙恶警,将常带到同一个房间(这里是当时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固定窝点之一),仍然用“老虎椅”:此次,恶警除了用电棍电击(小便处被电伤)外,一恶警用筷子夹他的手,当血流出的时候,怕留下外伤(恶者也怕留下害人的罪证)便改用钳子夹脚趾头,边夹边说,上下捏扁了,再左右捏圆了,造成十趾青黑。其中一胖恶警还说“给你法轮功弄死白死,江泽民给死亡指标”;另一恶警丧心病狂的用手狠掐他的乳头,当鲜血从衬衣流下的时候,也没有唤醒邪党恶警的一点儿人性。尽管一恶警发现,并不自觉的说了一句“他的眼睛怎么红了,可还是没有罢手……次日,当恶警把迫害的神智不清、没有人样的常显录送还看守所时,看守所已不敢接收了,在这群恶魔的“说情”、“恐吓”下才“同意”接回看守所。

在非法关押几个月后,6月7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长春市邪党恶警非法将常显录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动教养院继续迫害。

好好的一个健康的人,一个按照“真、善、忍”高德大法修炼的人,被邪党迫害的体无完肤,现在常显录的双眼已看不清二米以外的物体了。常显录是中国千百万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弟子中的一个。希望有缘的您看完后,会认清共产党的邪教本质,远离恶党,并去了解更多的真相。神一定销毁中共这个恶魔!这就是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抓、被打、被酷刑迫害甚至于失去生命救度世人的慈悲!当有缘的您看完后,我们相信您一定会退出中共邪党,保命自救;慈悲的告诉世人: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退出中共一切组织,抹去兽印,才能保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