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邱玉霞揭露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长虹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邱玉霞家中抢劫,并非法抓捕了邱玉霞进行非法审讯。恶警还把邱玉霞的女儿马多从单位骗到派出所。下午三点多,邱玉霞和女儿被劫持到看守所,直到十二月三十一日恶警在勒索邱玉霞家人一千元钱才放人。以下是邱玉霞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早六点多,女儿马多刚要上班,我帮她开门,一打开门冲进了三个在外面蹲坑的警察(是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长虹派出所副所长滕岩为首的三名警察)。不由我说话,就开始抄家。把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VCD机、三万多元的存单、现金两千多元、工资卡、身份证、电子书、MP3、两部手机等个人物品抄走,甚至连孩子新买的头花(饰品)都被他们抢走。我告诉他们,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没有做坏事,做的都是好事,在救世人,你们不抓坏人,就抓好人。约上午七点他们把我绑架到佳木斯市郊区分局长虹派出所。

在长虹派出所,恶警辛辉拿来了手铐要铐我,我说我不是犯人,他就把手铐放下了。在做笔录时,无论他们问什么,我都告诉他们我没什么说的,我只是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没做错什么。他们只好自己边写笔录边回答。当他们问我会电脑吗,我说电脑谁不会呀,一按键就打印,我自己做自己发,这都是救人的真相资料。后来派出所指导员王金宝对我说,你按照笔录答你就能把你女儿马多换出来,你应该承认所有的事都是你干的,与你女儿无关,你得为孩子的未来着想啊,这样我们就不找你女儿了。然后他们写了孩子与我没有关系,还编造了许多罪名,让我签字。我对他说,你说的话全都是骗人的话,因为这时我已经听到我女儿马多的声音,她从工作单位被骗到派出所来了,是副所长滕岩(恶警)直接参与的,滕岩把孩子的钥匙拿走第二次进行抄家。在第一次抄家时,副所长滕岩看见我把二千多元现金放在床下了,所以第二次抄家就是为了把钱抢走。

对于这次被抄走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空碟等,我从来没有认为这些东西是罪证,在我的心目中,这些东西都是用来救人的。

大约到了上午九点多钟,恶人陈万友和另一恶警来到长虹派出所,我见陈万友也来了,我就说你怎么阵阵落不下呢,哪都少不了你。陈万友说,你们说我是恶警,把带我照片的小报贴的哪都是,我撕了半宿。一个长虹派出所的年轻警察也在旁说:“我和陈××撕了半宿,累的够呛。”

下午三点多钟,派出所把我和女儿马多送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给我量血压,因为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恶警滕岩对看守所说,先收下人。并且把我和女儿分开关押。女儿所在的号每天做牙签,我们吃的是白菜汤,窝窝头是鸡饲料做的,都是红颜色的,不敢嚼,里面尽是沙子。就这样每天还收十五元饭钱。在看守所里,我一直血压很高,头昏的坐不住,我就躺下。犯人头就不让我躺下,这样越迫害我的血压越高。因为在家时我的血压是不高的,都是他们迫害的。在看守所里我一直坚持炼功。

在看守所里一直待到十二月二十九日,看守所大夫把我高血压的事告诉了长虹派出所,派出所的人第二天就和我到口腔医院去看病,我那时候头已经昏的不行了,恶警们还是把我送回看守所,这时看守所大夫不收,让派出所警察们把我送回家去。恶警滕岩坚持不放人。到了三十日,看守所的干警说,下午开会研究我的事了,今天不放明天就放人。第二天长虹派出所,从中午开始给我家挂电话,说马上放人,快拿钱领人,家人说没有钱。一会儿又来电话说如果拿二万元钱就下午二点放人,如果拿一万元就下午三点放人,反正就是要钱。一直交涉到晚上也没放人,第二天中午勒索了家人一千元钱才放人。因为嫌钱太少,还骂我的家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