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大连市金州区公安局610主任高明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中共非法镇压法轮功已是八年多了,大法弟子历尽千难万险,顶着邪恶的打压,一次次的向世人、向参与迫害的警察讲真相,劝善。很多有良知、有正义的都明白了中共镇压的无理,有的调离了岗位、有的暗地里帮助大法弟子。

但是,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公安局“610”(现改为维稳办)的主任高明玺,却变本加厉,一直充当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先锋。八年来,他置国家宪法而不顾,执法犯法,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出卖自己的良心,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他自己非法批捕、拘留、劳教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罚款、强行送洗脑班等。甚至他亲自指挥,带领恶警私设公堂,赤膊上阵,用令人发指、非人的手段殴打大法弟子,刑讯逼供。

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公安局610主任高明玺:
办公地址:大连市金州区民主街125号
办公电话:0411-87837071 住宅电话:0411-87811069
家庭住址:大连市金州区宁海小区7号楼3单元402
邮编:116100

详细案例如下:

案例Ⅰ 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徐兰珍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四日下午,金州区公安局两名警察将大法弟子徐兰珍骗到公安局。高明玺先是带着六个警察去徐兰珍家非法抄家。后又将徐兰珍绑架至金州区三里看守所。二月十五日中午十二点,高明玺和刘影(女)、佟某某将徐劫持到金州区光明派出所二楼,私设公堂,刑讯逼供。把徐的两手靠在铁窗护栏上,脚尖着地,并在椅子靠背处拴上电线套在徐的脖子上,把衣服领子掀开,使电线直接勒在脖子上。高明玺和佟某某对坐在两张桌子上,用四只脚踩着椅子使徐兰珍抬不起头。高明玺和佟某某手里一根电棍,一边电徐的脸、脖子、腋下手等敏感部位;一边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徐兰珍坚定的回答:“炼真、善、忍没有错,你们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是有罪的!”高明玺和佟某某根本不听,高明玺狂妄的说:“对待法轮功(学员),用什么办法都不为过,你们打不起官司,告不起状。”高明玺一边疯狂的拳打脚踢,一边问大法真相是从哪儿来的?并高声喊:一百八十斤的汉子我都收拾的老老实实,我就收拾不了你,这两根电棍是一万伏。怎么样,说不说?然后又继续电击徐兰珍,使徐兰珍的头被电出糊焦味,出现大小水泡,痛的她死去活来禁不住叫喊,因光明派出所楼下是金州大厦,人来人往。恶警刘影怕徐兰珍痛苦的声音被人听到,就拿套袖包上香皂堵住徐的嘴。

由于疼痛难忍,徐兰珍把整块香皂咬成碎渣。高明玺和佟某某将徐兰珍整整折磨了五个小时,徐兰珍已被折磨的脱像了,脸都变形了,心跳加快,已经虚脱,手铐已深深的勒在肉中,手被电的高度水肿,呈青紫色并带有大小不同的水泡,象个馒头似的已失去了知觉,左肩被打的脱臼,手臂抬不起来,腋下不能合拢,有大片的淤血和大量的水泡。脖子后面肿的很粗,前面破溃腐烂惨不忍睹。后来又将徐兰珍非法关押在金州区看守所近两个月才放回家。这次迫害给徐兰珍留下很大的创伤,视力明显下降,左手留下了伤疤和残疾,脖子上的伤痕一年以后才逐渐恢复。

高明玺、刘影(女)及佟某某他们私设公堂已触犯了《刑法》234条故意伤害罪,247条刑讯逼供罪,397条滥用职权罪。

案例Ⅱ 迫害大法弟子秦玉兰母女

为了抓捕大法弟子,高明玺还采取了卑鄙恶劣的特务手段。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九点多钟,高明玺带着金州区站前派出所所长付财成(现已调离)和六、七名警察去大法弟子秦玉兰家敲门,秦玉兰没给开门,高明玺便指挥一群恶警,动用两辆轿车在秦玉兰家的楼前楼后监控,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因秦玉兰家住在三楼,高明玺便调来一台大吊车,将武警用吊车吊起来到秦玉兰家的三楼上,破窗闯入家中,将门打开。高明玺带着六、七名警察闯入家中,高明玺上前一步就恶狠狠的打了侯春黎(秦玉兰的女儿,也是大法弟子)一个大耳光,将她打晕倒在地上,四个警察把昏迷的侯春黎抬上警车。同时,把刚从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后回家几天,身体还没有恢复的秦玉兰又一次绑架。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秦玉兰家准备过年的生活费两千五百元钱。然后将秦玉兰母女劫持到金州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侯春黎绝食抗议无理迫害,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不能行走。在这种情况下,高明玺又将侯春黎非法教养两年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秦玉兰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后释放。

案例Ⅲ 迫害大法弟子许志斌、曲滨、姜波、刘述春、金峰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由高明玺、金州区龙王派出所教导员王小波等阴谋策划,采取蹲坑监视大法弟子,利用特务手段绑架了大法弟子许志斌、曲滨、姜波、刘述春、金峰。在金州区龙王派出所私设公堂,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施以非人的酷刑折磨,魔鬼般的逼供,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他们为了达到既能折磨大法弟子,表面又看不到伤的目的,采用较隐蔽的手段,给大法弟子戴上摩托车头套,然后用木棍猛烈敲击头部。戴上拳击手套打脸部。把大法弟子金峰吊起来,脚尖着地,用绳子、拳头击打脸部,一会儿金峰的脸就肿起来了。金峰在二零零一年做过脊椎大手术,后背有钢板,不能长时间站立,他们就将金峰拉起来,使两脚离地,然后急速的松手,使金峰摔下来,就这样一拉一摔使金峰后背的钢板严重松动,痛苦不堪。

最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将许志斌、曲滨、姜波、刘述春施以“挂水桶”的酷刑。就是将人的两个胳膊平吊起来,使两脚尖刚能着地,将两个装满水各约五十斤重的水桶挂在两个胳膊上,一会儿疼的人就昏过去了,待大法弟子醒来后,再继续上刑。大法弟子曲滨因不堪忍受这种非人的羞辱,愤然挣脱,一头撞在墙上昏死过去。他们验伤后,发觉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没有人性的又继续施刑,并不许曲滨闭眼,一闭眼就往脸上泼凉水,此酷刑从下午四点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二点。

高明玺对许志斌施行的时间最长,在酷刑折磨期间,高明玺还恶狠狠的对许志斌叫喊:“给你的腿打断,扔到西海里,就说你是自杀!”此次酷刑折磨后,又将这几名大法弟子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许志斌、曲滨、金峰绝食抗议数月后,闯出看守所。刘述春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在沈阳监狱,姜波被非法判刑。

案例Ⅳ 迫害大法弟子苗俊杰

二零零三年七月大法弟子苗俊杰被绑架,高明玺亲自指挥警察将苗俊杰带到金州区边防派出所,严刑拷问,酷刑折磨。高明玺故意将手铐铐紧,使手铐陷进苗俊杰手脖的肉里。并指使雇用黑社会打手,将苗俊杰吊起,又将两个大水桶装上水,用大粗绳子拴住水桶,使两个水桶一前一后挂在苗俊杰的肩膀上,前后使劲的拉动。这种非人的酷刑一会就使苗俊杰失去知觉。高明玺还疯狂的叫嚣:“对你们(指大法弟子)怎么做都行,有能事你去告我。”根本无视国家法律。后来,高明玺又伙同金州区法院将苗俊杰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在大连市瓦房店监狱。当年苗俊杰的女儿才三岁,给苗俊杰的妻子、女儿、父母及亲朋好友带来极大的伤害和痛苦。

八年来,高明玺在公安局610主任这个位置上,执行江某某的邪恶政策,充当中共的打手。使大连市金州区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非法镇压法轮功至今,扣发退休养老金,非法罚款达百万元之多;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二十六人;伤残大法弟子二人;非法判刑六人;非法劳教九十一人;非法拘留一百四十五人;强行送洗脑班七十人;非法抄家近一百五十二人。现被非法关押十四人。从去年八月至今,绑架大法弟子三十人次,送抚顺洗脑班五人,近期将大法弟子赵桂琴、韩继玲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最近,又指使街道社区登记大法弟子住址,监视骚扰大法弟子。

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世界最大的人权恶棍江某某已被告上世界人权法庭,追究他的“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待他的是全世界正义的公审。而“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已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成立,要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一切相关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正义。”大法弟子再一次善意劝告高明玺: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无罪的,赶快弃恶从善,将功补过,接受全国十六个公安局长及610主任因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恶报的教训,别把自己推向历史的审判台,别当中共的殉葬品,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