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岁老妪两次保护大法书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

  • 八十五岁老妪护法

  • 师父给了我一只新脚

  • 八十五岁老妪两次保护大法书

    大庆大法弟子

    同修上午对我说:昨晚梦见丈夫拉着爬犁,上面坐着她和乡下的婆婆,并见到我也跳了上来,四人在雪地里跑……。

    听后心一惊,缘份!这老人是得法来了,我得去看看她。

    同修的婆婆八十五岁,穿戴很破旧,说话大声,带粗字。看来脾气很暴。我到后她拉着我的手不放,象久别亲人一样。

    婆婆乡下家里十个孩子,都穷,自己住在草棚里,也无力种地,亲邻就让她去别人地里捡水萝卜缨子沾酱吃,一直吃到出杆子了还在吃,没法子。婆婆想哭,但满是皱纹的老眼上很难挤出一滴泪,只有用破旧袖头擦两下。因有缘我说啥她听啥,儿媳说话都不听。儿子怕她出去啥都说,又怕她走丢了。白天上班就把她锁在屋里。我看她可怜,决心救度她。

    去了几次,给她念明慧网上登的文章,还给她念过一段《转法轮》。她高兴的表示再不回乡下了。婆婆说:“你知道吗?他们一走我就闭着眼睛打坐(我还没教她动功),对着师父照片说,我也姓李,你是我师父啊,我造了业,养了帮畜生,没人管我,师父你得看着我呀!”

    她变了,粗话越来越少。再要骂人我就说:师父看着你呢,八十几岁老人象小孩把脸捂上,就怕师父不要她,并表示要修行,说婆修婆得,公修公得。

    之前在迫害很猖狂的时候,老人曾经前后两次保护大法书。片警敲门来搜书,婆婆不怕,问:“你是谁呀?”门外说:“派出所。”婆婆说:“派出所不开。”门外又喊: “我找人。”她说:“这屋没人。”“你不是人吗?”“现在坏人多,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你走吧,我儿子不让开门,也不知门闩往哪拧。”警察无奈走了,婆婆保护了大法书。

    又赶上一次大搜捕找资料,同修心里不稳,不知书放哪好,这时婆婆很镇静,严肃的说:我躺下,把书和资料放在我身边用被盖上。我不怕死,谁敢动我,我跟他们拼了。由于婆婆的正念,邪恶拐到别处去了,婆婆再次保护了大法书。

    回到乡下,晚上她指着天上,说她以后上天。后来听她二女儿说,老人去世那会儿,有人真看到她穿一身白衣徐徐上天了。

    她那么渴望炼功我却没教她,我要是多给她念点书多好,离僻静乡下虽有几十里,不算远,但心性不到位做不到。一个月的缘份,使我内疚,使人难忘。穷山僻岭的善良老人大有人在,仰望大法的多的是。我决心用行动去弥补,也望同修别学我没尽到责任,不要留下遗憾和内疚,广泛救人的今天不要落下一个人,因为众生都在盼哪。

    (2007年11月2日)


    师父给了我一只新脚

    大庆大法弟子

    “七•二零”打压开始后,邪恶的造谣、诬陷和诽谤铺天盖地,因为当地很多人都认识我,自己产生了怕心,于是去了胶东半岛一个僻静小镇,到亲属家当了家庭保姆。

    一次送孩子上学,正走在平坦的路上右脚竟象被人绊了一跤。听到喀嚓一声,脚扭的换了方向,痛得我坐下来抱着脚真想冲天大叫。这时来了一位好心的教师,要扶我站起,当时我说:“我能走,谢谢你。”自己一狠心,把脚又掰回原位,一拐一拐的也不知怎么上的六楼。

    亲属是“六一零”头。晚上回来说:“你可别赖上我们,你的脚啥时能好?我的孩子要上学谁送?”听了这话,心里真是很苦,泪只有往肚子里咽。

    晚上学完了法,心性上来了,想:我不是常人,谁也不能对我这样,邪恶休想迫害我。我一定用我的行动证实法,维护法。我是超常人,我能走路。早上脚整个变黑了,站不起来了,我又犯了愁。刚巧,晚上俩口子说要买礼物去看一个老主任。这主任脚扭了半年了,还没下地,骨头还积了水。我暗想:我和他可不一样,我要给师父争气,不给大法抹黑,我要站起来。正念一出,神奇大显:晚上睡觉看见一匹马仰着躺着四肢朝天,一条马腿上光光的没有蹄子。这时突然从天上飞来一只马蹄子,正好落在那只马腿上,这匹马四蹄全齐了。我一下惊醒:师父给了我一只神脚。太神奇了!早上我对他们俩口子平静的说:“我能走了,孩子我送。”亲属惊奇的看我迈出稳健的步子,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专事迫害大法弟子的“六一零”头目从此对抓大法弟子再也没劲了,后来也退了党。

    (2007年12月25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