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女大学生八年遭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包斯琴高娃,女,三十岁,出生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保康镇。她是父母的独生女儿,掌上明珠。由于修炼法轮功,她被黑龙江大学无理开除,又遭当地恶警跟踪、迫害。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高娃被保康公安局与吉林恶警联手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图牧吉劳教所继续迫害。

高娃曾就读于黑龙江大学物理系,在上大学第二年,高娃在学校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来她的父母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中来。法轮大法给这三口之家带来幸福平安。老俩口的病不治而愈,高娃也从体弱多病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非常健康的品学兼优的大学生。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高娃也象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去北京证实大法。到天安门打横幅。可她无意中与同修走散了,被一个恶警挡住去路问道:你修炼法轮功的吗?高娃回答, “是”。恶警们将高娃的身份证拿走,给她所在的学校黑龙江大学发了布告,高娃就被开除了。当时高娃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所以没有取得毕业证书。

回到保康,恶警扣押高娃的身份证,不让她外出找工作,把她安排在旗团委任打字员,每月只给一百五十元的低保费。而实际上就是变相软禁她。在旗团委的一年多时间里,高娃凭她的才华,能力及高尚的品德纯洁的心灵,得到了部份同事的认同,高娃同时也将大法的美好及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了一些同事。

有一次,高娃上明慧网时,被公安局知道了,就把高娃撵回家中,同时把低保费也取消了。从此以后,公安局的恶警宋守安、白玉华、肖钟、于庆林、何巴根那经常去她家搜大法书。有一次他们搜到了一个写有“请《转法轮》”的小牌,也拿走了。高娃手里拿着写有师父经文的小纸条。宋守安用尽全力将高娃的手掰开,抢走了纸条。这与强盗没什么区别。他们还给高娃的父母施加压力,致使她的父母对独生女儿大打出手,和文革时父子相残真是一模一样。高娃的腿被她的父亲差点打折了,几个月伤口都不愈合,并且黑紫的一大片。即使在这样严重迫害的情况下,高娃还是义无反顾的坚修大法,救度众生。公安局的人还造谣说,炼法轮功的大学生书都不念了,工作也不干了,靠父母养活。根本不提他们泯灭人性的对高娃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的正月十六,保康公安的恶警们就迫不及待的想绑架高娃。白玉华、宋守安、肖钟、于庆林等人都参与了此事。他们和高娃的父母说,他们与高娃有事要谈,让高娃去一下。高娃被骗去后半个月,没经任何法律手续,也没有任何犯罪事实,只在判决书上写了法轮功三个字,就判高娃劳教一年,并且在她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的将人送到图牧吉劳教所。

在图牧吉劳教所里,高娃坚决不“转化”,并坚持学法炼功,恶警们就灭绝人性的毒打她,打的她脖子不会动,生活不能自理,靠其他大法弟子帮助穿鞋系鞋带,并且被强制蹲小号五十天,终日不见阳光,还不许高娃睡觉。罚站,高娃的脚都站肿了。父母去看女儿,他们以为共产党多好呢。一看才知道女儿已被折磨成这般模样。因为高娃年轻,恶人还决定把高娃送到秘密集中营,后来又不知何故把高娃又送回到原大队。当时劳教所的恶警们都知道高娃去的地方肯定不会活着回来,他们都很害怕,当时高娃只听到那些恶警说,到那是非常危险的。这事一个月后,高娃被放回家中。

第三天后,参与迫害她的恶警于庆林在单位里突然口出鲜血死亡。之前于庆林没有任何病的症状,年仅四十三岁。“六一零”的人员亲眼所见同事遭恶报倒下了,可他们还是不遗余力的迫害高娃。

这时高娃已没有工作五年了,她也想挣点钱养活自己,也让父母的心情好一些。她就去了架马吐一大法弟子瞿丽玲家,帮助两位老人春耕,种果树。高娃来到架马吐,保康公安局的车就跟到架马吐。不几天高××伙同架马吐派出所所长张喜文、李桂才,赶到瞿丽玲家,在院子里还有人的情况下,跳大门进院,直奔高娃住的屋子。人民公安身着警服却象强盗一样私闯民宅。

高娃义正词严,他们也没找到什么所谓的理由,就又跳大门走了。几天后,又勾结了保康镇东大菊花的一个大个子人,四十多岁,到瞿丽玲家后就说,你们发法轮功资料,我是卖摩托车的。高娃及大法弟子就向他讲真相,他没什么说的了,借口上厕所,就到外面打手机。然后向一上灰色面包车走去。不一会又走回来,说他妻子看了法轮功资料就和他不过了,随后说,这资料是不是你发的,高娃还是义正词严的对他,他恼羞成怒的端起瞿丽玲洗衣服的一大盆水泼到坑上,坑上有一箱科技书和古书,都是现在无法买到的,一盆水全倒进了书箱里,然后把地上的一个暖水瓶踢碎,又把一个新塑料盒踢漏,随后扬长而去。

高娃收拾好房间,准备做饭,那大个子又来了。高娃不让他进屋,他就拿起铁锹,砸碎了十多块玻璃,手里拿着一个大木棒,歇斯底里的叫喊, “把我老婆找回来”。这时瞿丽玲的老伴回来了,以为家里来了土匪,就打电话报警,包玉柱半个多小时才到,非常心虚的东瞅瞅西望望,不象是抓恶人,而是在找东西,说了一大堆流氓话就走了,这是他们早就布置好了的方案。那个大个子又口口声声的说是派出所多次找他,让他来打高娃的,不打的话,就不让他交差。他已经是不打自招了,把公安的老底也揭出来了。

当时,高娃去了架马吐派出所,找所长张喜文,他还在指挥车上,只有副所长李桂才在办公室,还有一个年轻的人。瞿丽玲就问他你们派出所怎么派人去打人呢?李桂才马上心虚的说,我哪让人去了,我不是在这坐着吗?那意思我没参加指挥。然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过一会,张喜文回来了,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把高娃引到派出所来,送回保康去。所以官匪勾结,演出这么一幕丑剧。高娃走后不几天,张喜文就找人去砸瞿丽玲的家,正巧被买了瞿丽玲家房子的人听到了,就说“别砸呀,老王家的房子我买了”,这才幸免一劫。

高娃回到保康后,白玉华开始了又一轮对她的跟踪迫害。白利用各种关系,打听高娃的行踪。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五日,高娃去同修李桂芝家,被白玉华跟踪,当她俩刚把几份资料放在床上时,白玉华突然进屋,然后打电话叫人来,她们给白玉华讲真相,她根本不听,情急之下李桂芝拉住白玉华,让高娃走脱了。从此以后,高娃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高娃由于想念父母,就用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因为她家电话长期被监控,所以保康公安局根据她的手机号给她定位了,然后与吉林恶警联手把高娃再次绑架。非法劳教二年,他们把高娃送到图牧吉劳教所继续迫害。

这就是一女大学生的遭遇,保康公安局对她迫害八年之久。这八年,给高娃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十多万元。而以高娃的聪明才智,为社会能创造多少价值呀,也是无法估量的。同时恶警们也造下了天大罪恶。为什么让你们三退,中共这么邪恶,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受害者,特别是直接参与迫害大法的警察们,是最直接的受害人。在此,希望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清醒吧,三退保命,上网声明所做的一切作废,神给你们的机会不多了。真心希望你们走入新的未来,做出你们明智的选择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