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尊在长春讲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回想起您传法的日日夜夜,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每当我聆听《师恩颂》这首歌时,泪水就不由自主的流淌。历经九年的魔难,每当在魔难中,只要想到伟大的师尊,心中的阴云顿时被大法的慈悲驱散。我深深的感到,得了大法的生命是多么幸福!尤其是作为大法弟子,作为师尊亲自救度的生命是何等的自豪!大法的光辉永远照耀在苍宇间!

下面我把自己参加师尊讲法的一些回忆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同时也见证大法的辉煌和师父的伟大!

一、参加长春第六期法轮功学习班

一九九三年七月我参加了师尊在长春举办的第六期法轮功学习班,地点在吉林大学鸣放宫。

第一堂课至今难忘,当时我坐在大约第十二排的中间靠过道的座位。看师父很清楚:师父当时给人的印象就是二十多岁,非常年轻,身材高大,穿着雪白的衬衣,非常简朴。师父的声音是那样清亮、透彻。其实很难用准确的、恰当的词来形容。我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谁的声音能与师父的声音相比。现在知道是师父的法深深的打到了我的心中,所以才有这种感觉。

现在我还对师父当时讲的一句话记忆犹新:“修炼的人就是一个完全为别人活着的人。”当时我听了师父的这句后很吃惊,不明白什么意思。想当初自己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所以才会觉的师父的这句话很难理解。我座位附近的人都把两手放在腿上,掌心向上,说是要接信息,让我也接。我试了一下,觉的不太好,不知怎的就想双手合十,心中充满了庄重、虔诚,于是就用这个姿势听完了第一天的课。我听的很专注。因为师父讲的道理太新奇了,从来没有听到过。

第二天讲开天目,我就觉的两眉之间的地方好象被什么东西揪住往里钻。说到这要说一件事:因为我单位离办班地点较近,所以我每天下班后五点就能到。有一天我有幸与师尊相遇,大约二十多米远,我当时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师父。当时自己完全是一个常人,心中甚是奇怪:这么年轻的气功师怎么讲出的道理条条是道,知识怎么这么渊博?我从小到大所有的老师也没有一个能和这位气功师相比,我心中充满了敬佩,师父的气质、神态就是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描绘。

现在有许多学员羡慕见过师父的人,但当时见师父真的是很容易。因为师父每天来的都很早,六点开课,师父五点准到,有时师父与学员交谈,但是开会的时候多。师父没有架子,总是平易近人,所以见到师父的人太多了。记得在学第五套功法时,教功的学员在台上做示范,师父不辞辛苦,不嫌麻烦在下面亲自给学员纠正动作。在打手印时,有个动作我做不好,师父路过看见了给我纠正过来,至今难以忘怀。

在修炼之前,由于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被污染,泡在名、利、情中,我满身业力,多种疾病缠身,苦不堪言。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药,开中药一开就是六付。其中最严重的是肾小球肾炎,这个病属于自身免疫性疾病,很难治。后来发展到慢性肾功能不全,到医院一看就是一个月假,医生要求绝对卧床休息,什么也不能干,一干点活腰疼的要命,病情就加重。我看着别人干这干那,我就象被判了死刑一样,心中痛苦极了。后来到了酸中毒的程度,一天要呕吐几次,不得不服用大量的碳酸氢钠纠正。酸中毒就意味着朝尿毒症发展。濒临死亡。是师父在一开始办班就给我把病根拿掉了,净化了身体,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学习班快结束时,师父要求每个学员都要写一篇心得体会,当时我用常人心在想:这么多的人(两千多人)一人写几页,那得多厚一摞子啊,师父传法那么忙,每个班的人都写,师父看的过来吗?就没想写。但是师父又重申了一次,我就写了九页,当时的认识很肤浅,谈不上是什么心得体会。记的我当时是交给了教动作的学员,他很认真的放在皮夹里。我还问他:师父真的看吗?他说:“那当然了,你应该写,师父每篇都看。”后来听师父身边的人讲,师父在百忙的传法办班中,在旅店里,在列车上那微弱的灯光下,别人都在睡觉时,我们的师父顾不上休息,在一篇篇的看学员的心得体会。现在想起来心中还是非常感动。在传法中师父付出的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二、参加长春第七期法轮大法学习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到五月八日,我参加了师父在长春举办的第七期大法学习班。看到师父在讲课前多次清理空间场,打出去很多的功。现在才知道邪恶对师父传法干扰很大。

在第二天讲课时,讲到另外空间时,师父为了使我们能更好的理解法,利用讲台上的杯子,师父一只手拿着杯子,另一只手对着杯子往旁边拉。在拉的过程中,我看到每一层都有杯子,直到最后固定下来,我真实的看见了另一个杯子,比原来的略微小了一点。我自己后天观念很重,受实证科学的影响,思想很僵化,看不见的东西就很难理解和相信,师父这样一开示,一下就明白了。后来在一九九四年某一天晚上,我没有开灯,一个人在家炼神通加持法,刚开始打大莲花手印时,我忽然睁开眼睛,看到从我两手心之间光芒四射,非常好看。我想这一定是师父让我看到的另外空间的景象吧,这让我更加相信大法,也是师父对我修炼的一种鼓励吧!

第七期、第八期是因为参加的人太多,时间又紧,为节约时间,白天一个班,晚上一个班。这样一来却苦了师父。师父有的时候吃不上饭,休息不了,很辛苦。师父总是为学员着想,总是为别人好,那年师父传法的日程安排的满满的。一大张纸,一点空闲时间都没有。师父为传大法太不容易了,不但要清理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破坏,还要奔波各地,吃着最简单的方便面,承受着资金不足等各种艰难。师父办班收费是最低的。第一个班是五十元,以后再参加减半:二十五元,师父为救度众生,承受的真是太多太多了。这是我们永远都无法回报的。

师父讲法不用讲稿,我特别注意过,当时还不理解。师父每天讲课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放在讲台上。师父讲法深入浅出、风趣、生动、有劲,也就是讲的透,很复杂的问题,师父一句话就能点到实质。师父有时看一下那张纸,有时根本不看,而且时间掌握的很准。我当时就好奇的想:那张纸上写的是什么呀?好象没有多少字呀,怎么师父讲起来滔滔不绝呢?现在才明白:师父讲的是宇宙大法,博大精深,用什么稿呀?而且每堂课还要被学员的掌声打断多次。甚至有时掌声还要持续挺长时间。由此可见师父的讲法多么受欢迎,真是深入人心啊!这也体现了师父传法不做广告、不发通知,完全靠的是大法的威德,而不是用人的办法传。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邪恶在诽谤大法时,造谣说师父的《转法轮》是别人给编的。简直太可笑了,不值得一驳。凡是听过师父亲自传法的人或者是后来看过师父讲法录像的人都会明白:这部大法就是师父亲口讲出来的,后来出书是根据师父各地讲法的录音,师父亲自整理的。任何一个人谁能讲的出来呀!

这次班上,师父又一次给学员净化身体。当时我是参加完班后再回家吃饭。每天听完课都是晚上8点钟了,赶上车就坐,赶不上就走回去。我家离办班地点很远。奇怪的是既不感觉饿,走回去也不觉得累,浑身轻飘飘的,不一会就到家了。当时意识不到,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给做的啊!

学习班结束时,师父应学员的邀请,打了一套大手印。师父的手印姿态优美,动作刚柔并济。我虽然看不懂,但是心里觉得很好,知道可能是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吧。很多人送锦旗,给师父献花。最后师父站在讲台上用力挥动双臂转动大法轮,全体学员起立,用雷鸣般的掌声答谢师父,依依不舍。为了满足学员的要求,师父与几千学员合影,你想几千人(两个班)得照多少像啊?我现在还记得照相时是中午,天气挺热,师父不怕麻烦,不辞劳累。师父真是为我们树立了无私无我的榜样啊!

三、参加大连报告会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参加了师父在国内最后一次传法──大连报告会。地点在大连体育场,去的人很多,大约有六千多人,还有一些人想去,但是没有票去不了。师父是刚刚结束了在广州第五期学习班,风尘仆仆赶到大连的。那天天气很冷,小雨夹着雪。

由于到的比较早,我们哪里也不想去,就在体育场的外面等着师父的到来,有交流的,有炼功的。等了很长时间,大半天的时间,终于等到了入场的时间。当时那么多的人,但是入场却是很有序。偌大的体育场坐满了学员,当伟大的师父進入会场时,全场学员齐唰唰的一下子全部起立,用雷鸣般的掌声(六千人的掌声)欢迎着远道而来的师父。师父双手示意学员坐下,这时全场学员的目光一下全部聚焦在师父身上,我看见师父穿的很单薄,脚上穿的是夹皮鞋。而我们则是全副冬装。看着师父的辛苦,穿的那么少。众弟子心疼师父啊!不知是谁小声说了出来。我当时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心疼师父,一方面又觉的自己修的不够好,对不起师父的苦度。所以心里很酸,我想哭。我旁边有些人也哭了,能听到,甚至看到有的男学员也哭了。大家谁也不敢放声哭,尽量压制着,怕干扰影响师父讲法。我带去的纸巾全用光了。尽管在哭,但是耳朵还在听着师父的讲法。中间师父又给大家清理身体。我想自己已经早就没病了,就没起来,师父说:没有病的,可以想一想你的亲人。于是我就想我丈夫的腰曾经因端一大盆洗衣水用力过度,腰椎有问题。师父都给清除了。

最后结束时,师父又为学员打了大手印。师父知道弟子心中所想,所以不顾旅途劳累,师父高举双臂绕场一周向学员致意,目地是让很多没有见过师父的学员能见见师父。其实见过师父的学员也非常想见师父啊!那时多大的场啊!我当时泪眼模糊。全体学员起立用热烈的掌声表达着弟子对伟大师尊的敬意。当师父来到我们这一面,我赶紧用手擦去眼中饱含的泪水,目地是好好的清清楚楚的再看一看我们无比热爱、无限敬仰的师父。看见了!我看见了师父的眼睛,师父也在看着我。我的座位是在上面,其实离师父挺远的,但是却感到离师父很近,看的非常清楚。而且和师父目光相对时,感到是停留了一定的时间。现在想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场面真是太让人感动了,全场学员一直在使劲鼓掌,久久不愿离去。我双手合十目送着师父离开会场。出场时看见很多人眼睛都是红红的。后来在火车上很多人都高兴的说自己看到师父了,师父也在看着自己,和我的感觉一样。六千多人啊,师父一走一过,每个人都觉的自己和师父的目光相对而是停留了一定的时间,这怎么可能呢?现在才明白那是师父佛法无边的体现啊!师父的佛法神通无所不能啊!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大魔头妒嫉师父和大法,它看见大法洪传,学的人这么多,而且这些人又是那样尊敬师父,它受不了,所以执意要镇压,造成这场历史上最残酷、最流氓、最邪恶的迫害。这小丑它怎么能知道和理解大法弟子对师父的感恩心情呢?它又怎么会知道大法弟子对师父无限敬仰的原因呢?

通过多年的修炼,经过师父为我们讲出高层次的天体大穹的法理以及为什么要正法,我们知道了是法轮大法造就了无量大穹所有的生命和物质。我们的师尊是万王之王。是师尊的正法救度了这一切。在长达九年的邪恶迫害中,我们真实的感受到了这一切。迫害的当初是师尊承受了所有天体旧势力邪恶压下三界的业力,否则三界早就被毁了。伟大师尊为所有生命付出和承受的无法计量。师尊的威德洪贯苍宇。有多少生命师尊就要承受多少,就要操多少心,因此所有被救度的生命永远不会忘记师尊洪大的慈悲,永远不会忘记师尊救度之浩荡洪恩!没有这洪大的佛法,没有伟大的师尊就没有一切!

从大连回来后,当天晚上在家里我看见了法轮。当时心情无比激动。几天后在梦里又看见了七色光环很多、很大,持续了挺长时间,还看见师父的法像─金黄色的,由一张一下子变成了无数张。还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色。那对我真是巨大的鼓舞。在以后的岁月里,每当我不争气、悲观、消沉时,师父没有放弃我,用各种方式点化自己、鼓励自己。

四、参加一九九八年长春辅导员法会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长春香格里拉大饭店里气氛庄严、隆重。我们伟大的师尊亲临会场为到会的学员和辅导员讲法解法。

师父讲了一会儿,就请工作人员把他的座位垫高。由于没有准备,临时弄了一个象小凳子的东西套在师父的椅子上。师父坐在那上面,脚是悬空的,没地方放,胳膊离桌面也远,这种姿势可想而知是非常不舒服的。师父的目地是为了让学员看师父清楚些,当时的座椅有些低。师父为了弟子就是这样讲了五个小时,坐了五个小时。师父又一次为我们展现了他处处为了别人,从不为自己着想的无私无我的高尚境界。更让我们难受的是从始至终,师父没有时间喝上一口水!

这次法会师父为弟子们讲了许多高深的法理,还讲了修好的那部份断开的问题,师父在破除着弟子们的各种各样的观念,还讲了掩盖加掩盖,不让我们掩盖自己的观念和执著。还讲了怎样学法、师父提出要通读大法。还有怎样更好的学法等问题。师父是在往更高更广大的层次上推我们。当时大家正在深入学习师尊的《挖根》、《为谁而存在》等一系列经文,师尊为我们解答了许多疑难问题。当时全场静极了,师父的讲法对我们思想上产生了很大的震动,每个人都好象屏住呼吸一样,生怕落下师父讲的每一个字。这次讲法使每个人思想、身体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中间休息时,许多学员迫不及待的拥向师尊。为了想让师尊休息一会儿,也有许多学员没有动。其实师父怎么能休息的了呢?由于座椅排的很紧密,所以为了照顾没有见过师父的学员,我也只得出来,否则我右侧的人谁也出不来。就这样我也被拥到了前面。我在提问题时,师父一下就转过身来,目光看着我,回答了我的问题。我看见师父脸部皮肤非常非常的细腻、光滑,好象看不见汗毛孔。后来在师父的经文中才知道师父的来源和我们不同,师父有自己的体系。师父什么也不要弟子的,师父只是给我们,为我们承受和付出。当时有学员请师父喝口水,但是师父为了解答学员的问题,一直没有喝,师父是站着回答学员的问题,也没有休息。后来这件事让很多学员过不去,一想到就难受。

师父讲法解法时,每讲完一个问题,弟子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掌声表达了历经数年的修炼,在理论与实践的升华中,弟子对师对法有了更深的认识后从心底发出的对师尊的无限感激、无限的敬仰。这也是弟子们对大法和师尊发自内心的赞叹和折服!在那种场合这是唯一的表达方式。

最后师尊提示我们说时间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但是我们由于听的十分专注,似乎忘记了时间。当时有些问题提的不太理想,就包括我提的问题也是一样,好象不该提的问题。尽管如此,伟大的师尊还是有办法破除我们的观念和障碍,拓宽我们的思维,把大家应该提高的问题讲出来,师父讲出了宇宙天体不同层次的法理,讲的很高、很广,体现了师尊对家乡的慈悲与厚爱。后来又出了书,对全世界大法弟子都是往高层次上拔,使大家在整体上提高。五个小时,谁也没感到时间长,好象很快就过去了。再讲五个小时,大家也愿意听。鼓掌鼓的手都有点疼了,还是舍不得和师父分开。

现在每当想起师尊,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地点,不管是在家里、走在路上还是坐在车上,每当想到师尊,总是抑不住自己的泪水。真是千言万语,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弟子对伟大师尊慈悲救度的感激。我们的师尊为了众生真的是耗尽了一切。我们的师父真的是太伟大了。我个人的经历只是一小点。师父的功德充满了宇宙,充满了大穹!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