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期间,田金萍等被非法关押洗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北京奥运的背后有多少心酸、多少泪,有多少大法弟子遭受了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又有多少大法弟子遭到妻离子散,母女不能相见。

就田金萍她们村来说,离奥运还有一个多月的七月一日,村干部就雇人监视她们。七月十日早上,村书记到她家让她到村委会,还说让拆天线接收器(小锅)。下午四点左右,田金萍刚从车站接儿子到家,镇派出所恶警郝保平带领二人闯入她家,说要拆她家的天线接收器,她说我们自己拆。当她和儿子拆下以后,他们就象恶狼一般疯狂扑上来和她们抢,她万万没想到警察竟做出这样下流无耻的举动。她和儿子正念正行的抵制,恶警郝保平见状,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抢走了她们的小锅。

下午八点左右,村干部把田金萍叫到村委会,镇恶党书记、镇长、副书记、人大主任等多个乡镇干部几乎是倾巢出动,他们个个都诽谤大法,镇书记冯俊还口口声声说她们是重点人物,是村书记保下来的,要不就送到张家口洗脑班。当田金萍问到为什么说我们是重点时,他恶狠狠的说:“就凭你们的小锅,就可以把你们送到张家口洗脑班。”就连老百姓的知情、看电视的权利都被邪党剥夺了,还要算是迫害的重点人物。就这样晚上没让田金萍回家,就睡在村委会,开始强制洗脑、非法关押迫害。由镇派四人(陈、王、李、高)、村委会雇四人,其中有村会计徐彦福、委员许光春和陈、袁两个村民(每天40元),轮流看管。

七月十八日早,说市里来检查,让她们只回家吃饭,二十四日晚,她还没有收拾完家务,村书记徐彦俊带领镇书记冯俊、市下乡干部等人到田金萍家,让她赶快到村委会,进行强迫洗脑。

七月二十五日上午,镇书记又带一伙乡镇干部到村委会,大吵大叫辱骂大法师尊,诽谤大法,累的满头大汗,下午县政法委郭瑞卿等人到村委会检查。

无论天下多大雨,房子漏雨,湿了被褥,许光春、徐彦福还是到田金萍家大嚷,逼她强迫田金萍去潮湿的村委会睡。

八月二十九日奥运已经过去几天了,天下着大雨,许光春、徐彦福还是不放过田金萍她们,已是深夜十点多了,到田金萍家大吵大叫,田金萍说:“下大雨我不去。”许光春就给书记徐彦俊打电话,强行让去,惊动的左邻右舍不得安宁,有的爬在窗户上看,有的给拉着街里的灯,不论白天还是晚上她们稍去的迟一点,看管人员都到家里大吵大骂说:“不给他们面子,当你们有多光彩。”就这样田金萍她们在村委会整整睡了五十多天。

九月一日凌晨五点半,许光春就到田金萍家骚扰,五日六点左右又到她家说镇里人要来,让她七点半到村委会。

田金萍因被关押四、五十天,丈夫脚疼不能去地里干活,她去地里一看,草比庄稼还高,庄稼也熟了,她伤心的一边拔豆子,一边拔草。到十一点多,田金萍回家才知道因她没去村委会,村书记到处找,因没找到她,大发雷霆。让许光春媳妇等着她,她一到家便把她叫到村委会,镇副书记张洪杰、孙全东、村书记大发牢骚,就连吃饭都不让回家,把田金萍等锁在村委会。

恶党为了迫害大法弟子,就连年老体弱的老人都不放过,邪恶党徒陈全福、李秀娥到田金萍的娘家找,年老多病的老母亲恳求说:“我们是同村人,你也了解,都是好人,不做坏事,哪里也不去,地里干活了,别找啦。”他却说,反对共产党,就得找。可怜的老母亲在惊气之下,病倒了,多病的父亲要去找陈全福。田金萍得知后,向村书记说明情况,他让田金萍白天去看老人,晚上回村委会。当田金萍带老母亲看医生时,医生说:“药量小了不管事,多了怕头晕。”于是她五次找村书记,他才勉强的让她去照顾老母亲。

现在陈全福已遭恶报死亡。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