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母亲过关的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从修炼以来,我和同修之间过关,很少有过不去的,同修因此总说我心性好。可是我和母亲(也是修炼人)的关,我很少过的去。就象澳洲的学员发生的矛盾,我和母亲之间长时间如此。主要是我对母亲的执著已经形成一种观念了。

母亲和哥嫂之间的关几年都没过去,虽然她也在克制自己,一点一点变好,但没有真正达到修炼人无怨无恨标准。和常人一唠嗑,无论家里、外人首先要说一说自己的儿子、儿媳妇如何如何不好。我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是在证实法吗?说来说去都是讲自己放不下的执著。你不去和常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反而谈那些肮脏的东西,将来怎么和人讲真相呢?旧势力也有话说啊!我越执著于她的执著,她就越在我面前表现。越不爱听,没有常人说了,来找我说。天天忙着家务,没有必要的,也忙得津津乐道,天天捅咕那一堆破烂,根本用不着的,就是舍不得扔掉,白白浪费那时间,还觉得自己在法上,师父梦中点化多次,还是放不下。好不容易有点时间,该学法了吧?她又去看新闻,执著形势的变化,又开什么会啦,形势紧不紧哪?一学法就困,一放下法就精神,而且对共党邪灵认识不清。我一讲真相她就打搅。我说你主意识不清,你背背师父的主意识要强的那段法吧。她不背,说自己的主意识强着呢。我说你共党邪灵还没认清,你看看破除党文化的碟。叫她过来看,她说没时间,有时间学学法多好……。

我和同修之间从来没这样过心性关过的这么差劲过。我知道自己不对劲,可一看到、听到母亲的常人表现,我还是控制不住的生气。几个月以来,我只要一听到母亲说话,说的那些常人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得我什么都干不進去,比如原本正在学法呢,心很静,只要母亲一张嘴说话,在那津津乐道自己的执著,我就知道自己完了,这一天法又看不了了。有的时候嘴上没说什么,但已经气得坐不住了,脑中已经指责她几个小时了。压制不住时,厉声指责她不象个修炼人。表面好象自己义正词严,其实是魔性大发。长时间如此。弄得家里的常人说我,你没修炼前还挺好的,怎么越修越这么暴躁呢?你看看妈妈,修的多好,以前脾气那样不好,现在你咋说她都不说什么。或者有时我和母亲各执一词,争执起来。常人就会说,还自称修炼人呢,我看你俩修的还不如我这个常人呢。我知道自己不对劲,而且还障碍了常人。但一听到母亲的表现,还是控制不住的发火,自己严重被干扰,和母亲的间隔也越来越大,发展到,母亲一听我说话抬腿就走。

矛盾越来越尖锐,关过不去时,真是很痛苦。一直到看了师尊的《对澳洲学员讲法》。我看了十几遍、二十几遍的时候,我觉得那种物质被师尊清理掉了,我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时反过来静心向内找还真是找出自己的许多不足,首先自己和母亲在用家庭的观念在行事,在强加于人,而没有真正的把母亲当作同修,严重的执著自我。我在忙于自己要做的事情,而没有和母亲形成整体,一起学法,还把许多家务,推给她,让她忙不过来。一出现问题,我就象旧势力的表现,迫不及待的打击她,我不站在邪恶一面来迫害她了吗?当她真的关过不去时,我先从法理上认清这个问题,先让自己有个理智的心态,之后祥和而真诚的给她指出来,也不去执著于她过后的表现——是否改正。她当时没说什么,甚至还笑着辩解,我都忘记此事了,过后她会和我说,你说的对,我向内找了。自己归正后,再去和她说,她的变化很大,变的我都出乎意料,同时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劳教所的时候,有个同修各方面的关把握得都很好,可是,她和另外一个同修的关就是过不去,她俩还是老乡,感情本来很好的。我当时还不太理解,现在我明白了。其实同修之间的关不好过,不好过就不好过在这个“情”上。爱、恨都在情中。这个情因为有都是“同修”这个神圣的身份的掩盖,特别是平时经常接触的同修,用常人的观念觉得自己不是外人,容易被情绪带动去说话做事,因为“没里没外”,强加于人,不符合法也不自知,脑中的观念被情支配下自己是意识不到的。

我和同修之间的关过的好是因为,和同修在一起,我的一个内在的意识是很紧的:我们都是修炼人。修炼人就应该按照修炼人的规矩做事。和同修在一起,我很少掺進去情的观念,所以能够按照修炼人的身份及时给自己定位,从而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及时要求自己。可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不自觉的按照家庭的观念行事。第一念,首先是要求她,你是大法弟子,你应该如何如何。潜意识中,你是我母亲(或你是我同修,或你是大法弟子),我是为你好,你得修好达到标准啊!就象常人望子成龙的心态是一样的,达不到自己的要求、自己的观念,爱达不到满足的时候就开始恨了,这个时候两个人就开始斗鸡了,表面原因是谁的对谁的错,谁为谁好,其实是在魔这个情。这个情谁也不放,磨难中都感觉很受伤。法理清晰一些,理智一些,把执著同修的执著这个心、这个情放下,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情与情之间没有制约作用,反而都是该舍弃的。用慈悲的心态去对待同修,是不一样的,而且因为这时心不执著于对方的执著,也不有求她是否改正、是否接受结果,心态纯净,她反而改变了。

这篇文章写到这的时候,我没再继续写,因为我隐隐感觉自己这关还有什么没认清,或者法理,或者自己的执著还没挖到根。在这之后的一个月期间,又和母亲过了几次关。有的时候守到最后,眼看要过去了,最后还是恶狠狠的来一句。我有的时候很是纳闷,我为什么看到母亲的执著心这么生气,这个气从何而来呢?这颗妒忌心从何而来呢?不止是情吧。而且有的时候,母亲就象故意一样,当然她不是有意的,但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有时她会在我面前乐呵呵的做我认为很执著的事——就象两军交战,她已经开始叫阵了。我如果不执著于此,也就视而不见了。就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学武之人争斗心不去,魔会来找他比武争斗,魔他这个心。其实,我想哪颗心都如此啊。一天我在抱轮,母亲就针对我的心来了一句,把炼功音乐放小点声别让人听见。本来很静的脑中一下子开始不平了:谁听到那是对他有好处的,你既然怕心那么重,还修炼干什么?!翻江倒海的在想母亲的不是。想了半天,才知道不对劲,这不是干扰吗?排斥这些念头,还是不静,很是沮丧。后来,我把心一横,还有什么都来吧!不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吗?我今天一定要咽下。修炼不就是吃苦吗?我一定要明明白白的偿还业,我一定要从母亲身上修出大慈悲心来。我也一下子明白师尊《苦其心志》中的“吃苦当成乐”在我这一层的含义。心一横之后,也就静下来了。

我和母亲的关过了快半年了,也只在那天我想明白了:为什么看到母亲的执著我生那么大气,魔性那么大呢?如果我真的看到母亲执著,而我没有,也就是高层的觉者看下一层的神,有的只是慈悲,怎么有魔性呢?只有同等层次的相同物质才是相克的。我生气是因为,母亲有的执著我都有,母亲就是我的一面镜子。我看母亲怕心重,我不也是放师尊讲法录像时,声音放低些怕人听到吗?我看母亲和嫂子关过不去,其实我一听到嫂子对家人不好,不也愤愤不平了么!我看到母亲执著于家务,被旧势力牵着鼻子走,我不也忙得每天几乎没有学法的时间吗?仔细向内找的话,从母亲身上和自己对号入座,自己都有。明白这个道理后,应该谢谢同修(母亲)才是,怎么能气得够呛呢?!

在这几次过关中,我在个人层次中悟到:过关时,怎样才是达到标准呢?无论过关的对方是多么恶劣的常人、无论对方同修表现如何不象大法弟子,如果不能最终达到向内找,升华之后自内而外的谢谢对方。如果不能达到这一状态,这个关都没达到标准。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谢谢人家的道理,师尊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那是修炼境界的标准哪!

当我悟到真正向内找自己的时候,时间又过了一个月,这时已一点怨气都没有了,感觉构成我生命的物质已经根本上变了。我甚至找不到自己以前佛性和魔性相抗衡的状态。在这当口,我的嘴角烂了,张不开嘴说话,没办法指责母亲。当我彻底悟到并做到时嘴角又神奇的好了。当我真正向内找并纠正自身的变异时,母亲也在根本的改变。我给母亲买了MP4可以干活时不耽误学法。一天母亲走了近30分钟的路特意赶来告诉我:“我刚刚在听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我忽然才明白我和你嫂子的事,我错了。我以前一直以为我没有错,可师父在这个讲法中说只要你是个修炼的人就一定有错误(可能不是原话),现在想来是我错了……”。当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多月后,加大学法后的母亲,正念很足,天天在琢磨着怎样讲真相了,面对面讲心性不到位,她就改发资料了。因为她观念少,做了很多我做不来的事情。

当我真正向内找先改变自己后,经过学法后的母亲,变得越来越理智和清醒了,这在以前我是不敢想的。为此,我也明白,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些事情,和自身的修炼同化是同步的,我们同化过去多少,外部才能做進来多大。

个人层次所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