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余燊、李微夫妇几年来被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六日】2008年5月11日,河北省秦皇岛开发区珠江道派出所以查户口或暂住证为由敲开了余燊、李微夫妇的家门,进屋后就四处查看,并以发现法轮功真相光盘和资料为由,绑架了李微,余燊带儿子走脱。

与此同时,开发区国保大队队长朱卫国带人非法抄家,掠走四万元左右的存折、两千元左右的现金及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至今未归,甚至连抄走物品的清单都没有。

5月12日晚10点左右,余燊在外边看到家中灯火通明,就连厨房的灯都是亮的,以为妻子已经回家,他哪里知道这是警察偷走李微的钥匙在他家设的陷阱,余燊刚到家附近,就窜出一辆警车,在他家里及在他家附近蹲坑的多名恶警联合将他绑架。在珠江道派出所,恶警用恐吓、诱骗等手段对余燊非法审讯。

5月11日、12日那两天,一直在下雨,余燊被绑架后,他五岁的幼子被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收留。珠江道派出所和国保大队一点人性也没有,多次骚扰帮助收留孩子的法轮功学员们,难道让孩子流落街头,在雨中漂泊?

后来孩子被余燊的父母接走,余燊的母亲刚做完癌症手术,身体虚弱,还在做后期治疗,生活的重担都落在了余燊父亲一人身上,又要照顾孩子、老伴,又要工作。可怜这个几岁的孩子,刚出生就得不到父爱,好容易一家团圆,谁想好景不长,又沦为不是孤儿的孤儿。李微母亲,因为担心女儿,最近精神失常。

余燊夫妇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第一看守所,至今已经5个月了。8月8日,夫妇二人被秦皇岛开发区邪党法院秘密非法开庭,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开发区邪党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是李玉君)。目前李微已提出上诉,近日,李微被非法审判的卷宗将被送到秦皇岛邪党中级法院(位于秦皇岛北大营南)。

余燊、李微以前被迫害的经历:

李微,女,35岁,她和丈夫余燊都是大学毕业,是北京机床研究所的正式职工。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精神愉快,生活过的平静而幸福。

李微在1999年“4.25”事件后七八天,曾离开单位在北京待了六七天,回来后,单位派出所所长郭亚锽以李微是法轮功学员,北京刚发生“4.25”事件为由,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否则不让上班。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余燊和李微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强迫洗脑迫害。从洗脑班出来后,为了不再被无休止的迫害,余燊和李微回到秦皇岛老家。

一年多后,郭亚锽带人将余燊夫妇绑架回密云。不久,二人被非法劳教二年。余燊被送往北京大兴监狱非法关押。李微因查出怀孕,被“所外执行”,后随她父亲回到黑龙江拜泉娘家待产。

李微人还未到拜泉,密云机床研究所就已经打电话告知当地派出所,让他们监视李微。拜泉派出所为了“政绩”,曾将她绑架到拜泉收容所12天。李微被非法关押期间,拜泉派出所曾给郭亚锽打过多次电话,让他将自己职工接回北京,郭亚锽均以各种借口拒接。而当时正是中共邪党前总书记江泽民在电视上公开宣称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

儿子一岁多时,余燊从劳教所回来,单位党委书记许敏悦以他的妻子还炼法轮功为由,不让二人回单位工作,每月只给400元左右生活费,没多久连这也不给了。失去经济来源后,余燊、李微只好带着孩子回到秦皇岛。余燊在秦皇岛燕山大学打工养家生活,李微因孩子小,在家抚养孩子。

因为受中共邪党谎言宣传毒害,又目睹余燊、李微被迫害以及610、派出所的施压,余燊的父母对儿子、儿媳的行为不能理解,因此限制他们与外界接触。

余燊夫妇回秦后,单位派出所又几次打电话并派人来李、余秦皇岛住处骚扰,并伙同秦皇岛开发区珠江道派出所指使居民小区物业监视他们的行踪。因为二人不放弃信仰,单位多次要把档案让他们自己保存,或给开低保,即不再接收他们回单位上班,也就是说单位图谋变相开除他们,但都遭到二人的拒绝。

在秦皇岛,夫妇没有充足的经济来源,有一阶段租房住,为了省钱,房子连暖气都没有。现在生活刚有好转,有了自己的房子,可是悲剧再一次降到他们头上,夫妇均被绑架。

呼吁善良的人士,帮助营救余燊夫妇,让他们的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