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秀的亲人仍在遭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华尔街日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潍坊大法学员陈子秀被中共地方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广泛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报道而获得该年度新闻普利策奖。

九年来,陈子秀的家人及亲属人一直遭受邪党的迫害。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三年;陈子秀的妹妹与妹夫在这几年里经历了多次被非法抄家与绑架、劳教等迫害后,于2008年奥运前夕再一次被绑架,关押至今;陈子秀的外甥李建刚在经受了三年残酷的劳教苦难后,又一次被抓捕,现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已长达三个月之久,李建刚的未婚妻孔茜被捆绑在木制十字架上承受7天7夜的酷刑,现已经生命垂危。

迫害对这个家族继续着。

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一个柔弱的女性,手牵着她五岁的儿子,迈着艰难的步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用尽了所有法律渠道,想给惨死的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但等待她的是什么呢?《华尔街日报》曾以《一个女儿在中国寻找正义的崎岖艰难之路》为名,报道了她为被迫害致死的母亲讨回公道,严寒酷暑周旋于这个“党超越于法律之上的国家里”的艰难的经历:“不多久无奈的张学玲开始明白了不要说讨回公道,仅仅是寻求讨回公正的途径都是那样艰难”;更使她和她的亲人意料不到的是,不但没有替被酷刑致死的母亲讨回公道,一年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张学玲被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劳教三年。

陈子秀的婆家妹妹张玉芳与妹夫李恒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后,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关押迫害。李恒男、张玉芳夫妇几次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罚款、抄家。2000年1月初,李恒男因参加户外集体炼功,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去关押两天,后经单位保释。1月23日又被单位骗去,对他进行所谓的“转化”。“转化”未成,单位就伙同公安局把他强行送往奎文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来恶人勒索了其女婿(未修炼法轮功)大量钱财后才放了他;2004年10月14日上午,潍坊市公安局、“610”等不法人员,非法闯入李恒男、张玉芳夫妇家中,将他们绑架,同时抄了家。据目击者称,绑架过程中,恶徒行为极为残暴:将他们扭着胳膊绑架到车上,李恒男老人的衣服扣子都被暴徒撕扯掉了。当时他们先是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奎文区党校(即原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奥运前夕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上午,潍坊市刑警大队十多名警察又将劳教释放回家不久的张玉芳李恒男夫妇绑架。

李恒男今年65岁,是潍坊市统计局的一名退休干部,他原来患有严重的颈椎病,左臂神经受到压迫,左臂长期发麻,肌肉萎缩,胳膊变细。其老伴张玉芳(60岁)是潍坊电表厂的退休职工,她则患有严重的肩周炎,生活不能自理,同时还患有严重的神经性头痛,有时头痛起来在家都呆不住。夫妻俩虽经多方求医也不见效,练了其它多种气功都没练好,疾病越来越重。那时尽管家庭经济条件很好(女婿、女儿是山东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可他们活得并不幸福。尤其是从小就好惹是生非的儿子李建刚,虽然长成了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却不听父母管教。李恒男经常被派出所传唤,要厚着脸皮到派出所为儿子交罚款、领儿子。这一切,使得老俩口头痛不已、苦累不堪。自从1995年他们夫妻修炼了法轮功以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折磨他们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老俩口均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同时,“真善忍”的法理让他们道德升华、心胸开阔,特别令他们喜出望外的是:儿子李建刚,自从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了法轮功后,其善良的本性得到了复苏,简直就象换了个人似的

李建刚在修炼前曾是一名令父母和家人很头痛的青年。他从上小学开始就贪玩不写作业,踏入社会后,打架、酗酒、抽烟、赌博,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他23岁那年,他姐夫为了使他走正路,曾把一个酒店交给他经营,谁知他在一年中竟赔进了8万元,欠了那么多的外债,那些债主知道他的为人,谁也不敢去问他要钱,只得自认倒霉。

李建刚26岁那年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几乎在看《转法轮》的同时,他不再打架、酗酒、抽烟、赌博了,按时上下班,业余时间就在家看书、炼炼功,他还把开酒店时欠下的债都一一还给了人家。当时那些债主都非常惊讶,有的说“我当时借给你钱的时候就没想到你能还我”,还有的人不敢收他还的钱,怕他再报复。他都一一向他们解释:“我现在学法轮大法了,和原来不一样了,李老师教导我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我是真心来还你们的钱。”他们听后都说法轮功真好,并高兴的收下了钱,这样的例子还很多,他变得正直、善良并且乐于助人,在别人对他不好的时候,他总能宽容大度。他的变化让家里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被法轮大法这个高德大法洗涤净化的回头“浪子”,现在却被关押在看守所遭受着迫害与折磨。李建刚自法轮功被中共迫害打压后,因进京上访,多次遭受恶人的残酷迫害。在7.20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他就被派出所非法关押近10次(其中治安拘留2次,刑事拘留1次),敲诈勒索人民币12000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潍坊国安在跟踪李建刚多日的情况下,当夜将驾驶着自己汽车的李建刚绑架。这时离李建刚结婚的喜庆日子正好还有十天;紧接着四月二十六日半夜一点左右,潍坊国安特务等十几人,又窜到李建刚的未婚妻孔茜及岳母李熙云(二人均为大法弟子)的临时住处,以“抓小偷”为名,敲门企图抓捕她们娘俩,幸亏她俩及时识破了其阴谋,越墙而走,才未落入魔掌;李建刚被绑架后,因不“转化”,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潍坊昌乐劳教所。李建刚在劳教所里,曾遭酷刑折磨,恶人用4根电棍电击他,还用殴打、不准睡觉等手段强行“转化”他。

在奥运前夕,出狱不到一年的李建刚又一次被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上午,潍坊市刑警大队一姓丁的科长带领十多名恶警到李建刚宿舍,破窗而入,将李建刚强行绑架至看守所,至今已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同一时间被抓捕的还有李建刚的父亲李恒男和母亲张玉芳,未婚妻孔茜及岳母李熙云(原潍北监狱警官,大法学员,她当天半夜趁看守睡熟之际走脱)。

李建刚的未婚妻孔茜,今年三十岁,同她母亲一样在这几年里历经苦难,多次从邪恶的抓捕中得以逃脱,被逼得有家不能归。二零零八年七月九号被公安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孔茜一直绝食抗议迫害。邪党人员将她连续七天七夜绑铐在钢筋铁管支撑的十字架上,两手伸直、被牛皮带紧紧铐住,两脚并拢、也被紧紧铐住,整个身体被搁在两根一点五厘米的钢筋上,两根钢筋的间距约十厘米,全身只有头部可以活动,胳膊腿、腰背等全身都疼痛难忍,孔茜痛得死去活来。一般人三天都忍受不了;孔茜被从十字架解下来时,已经不能活动,只能被抬下来。她几天几夜都无法活动,脚不能走路。邪徒对她三天一挂吊瓶。无论是挂吊瓶、还是灌食,均被固定在惨无人道的十字架上进行。三个月的折磨和迫害,使孔茜这个体态丰满的漂亮女青年变得骨瘦如柴。有见到她的人说:瘦得只剩下一双大眼睛。现在孔茜身体非常虚弱,已奄奄一息。但毫无人性的邪党官员却将生命垂危的孔茜非法转为批捕。

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灾难性的惨无人道的打压迫害,使无数个善良好人承受了非人的折磨,使无数个家庭跌入痛苦的深渊;陈子秀老人被活活毒打致死仍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警世之举,不但没有唤醒迫害者与打手们最低限的良知善念,反而为了获取自己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不惜追随共产党这个暴力的肆虐者,变本加厉的助纣为虐,对这个善良群体的人们继续实施着灭绝人性的镇压迫害。

但历史是清醒的,历史会对善恶做出公正的判决,欠债还钱,善恶必有报,共产邪党及其帮凶欠下法轮功学员的血债即将或正在被清算,谁也逃不掉!清醒吧,目前的出路只有一条:立即停止做恶!善待大法及大法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