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江魔头的题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小肚鸡肠的江魔头在当政期间,淫威乱发,它走哪就在哪留下毒气,它到处题字丑事不断,毒害着众生,清除其题字余毒,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一个重要环节。我地区某机关墙上浮雕着江魔头的题字,我利用上这单位办事机会,用蚕食的方法,正念清除了江魔头的题字。

这家机关花不少钱,于九年前在门墙边浮雕了江魔头的题字,自那时起,这机关邪党委用“假、恶、斗”,向本单位大法弟子進行多次的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用小恩小惠方式最为阴损,以涨工资,提职称,给中层领导岗位等方法,诱惑了一些人;对不听任其诱惑的大法弟子,它就撤职,强制干临时杂工活儿,并派人监督与迫害。它们用恫吓、利诱这套方法,来腐蚀、拉拢了部份员工,使他们成了邪恶的俘虏。

去年末起,我随身揣着小工具(钳子、小刀等),发着正念:请师父帮助加持弟子除恶!然后我边装作欣赏,边零打碎敲的剔除起江魔头的题字,我先从其“江”字“氵”字傍下手,剔掉一点,使它成为“冫”字傍,让它冰了,让它象“瞎”掉一个眼睛似的难看,这动作要麻利,因这机关来往人流很大。过段时日,人们习惯那残字丑模样了,我再把“泽”字也冰了,在这次清理中,我被这单位的一位宣传科长发现了,因我正念在先,很镇静的对他说:你瞧,谁把这字弄坏了?那科长还停在残字前细端详了一会儿,只苦笑一下,没说啥就走了。记得“七•二零”后不久,有同修甩瓶装油漆涂抹了巨幅江魔头宣传画,后被人发现诬告,“六一零”恶人上门将同修绑架了,但不久那江魔头宣传画被清除了,被人改成商业广告了。因正念让我镇静自如,没被告发,才闯过一险关。再过段时日,我又把“民”字弄瘸了。

有一天,我发现,那江魔头的名号全被人剔除掉了,我正纳闷:那位高手,处理的那么干净利落?我特向这家机关副职老孟(化名)询问了,他一说出来,把我也乐的够呛:“前几天,(邪)党委书记觉的(江魔头)题字有点不对劲,细琢磨后说:咋缺眼少腿的,是谁不当心搬东西碰坏了?我说:前段时间咱单位大装修,也许谁运东西时,被什么铁的钢的东西碰擦除了。书记讲:过几天,上级来单位视察,见这残疾字不好看,你找人干脆都把它给清理干净了,它已下台了,哪天换个漂亮的山水画什么的,我不想当青岛那杜世成第二”。听完老孟一说,我翘起拇指笑着说:“你积德了!你们书记连青岛那杜世成事件也全知道啦?”老孟很是得意。去年,我曾向老孟讲过杜世成事件:前年四月末,那马屁精为欢迎江魔头一家来青岛玩,动用几千干警,一夜间,将崂山至青岛高速公路边胡某的题字改换成江魔头的题字,其劳民伤财的马屁活儿,却换来了双规法办的下场!

我接着对老孟说:“你瞧,没多久,这马屁精因巨贪而被法办了吧!嗨,跟有着汉奸背景的老江(魔)头走,是没好果子吃的!”老孟用手下意识的捋一捋自己的头发笑着,走了。

我用正念,智慧的清除了汉奸江魔头的题字,为救度众生清除了一个邪恶之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