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茂名洗脑班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据知情者透露:广东省茂名洗脑班自办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已来只停办了一个月,奥运会前已从市七小对面搬到河西交警中队的四、五楼。所挂的“茂名法制学校”的牌子就隐藏在楼梯的墙上。原处是租来的,每年七万五千元。交警中队的楼是国有的,四、五楼用作洗脑班只刷新一下墙,及在非法关押学员的地方装点防盗网等小小装修就用了二十多万元。

多个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都讲,每抓一人去洗脑班,地方财政就每天支出三十元给学员作伙食费。但法轮功学员常常是饿的厉害。特别是五月份就被绑架去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最饿。有段时间不但正餐的饭菜少,连早上的白粥也稀的没几粒米。洗脑班人员及去做帮教的都在那里吃,据讲以前是大鱼大肉。现在不比以前了,但现在就请的几个保安及每月吃饭开支还要一万多元。据说每“转化”一个人洗脑班可得几万元奖金。中共花纳税人的钱去迫害无辜的修炼人毫不手软啊。如果能用这些钱为民办点实事,或去支援灾区多好。

茂名在广东来说应是个穷地方,怎就特别喜欢办洗脑班?这是否与参与者能财源广进有关呢?有人说其他行业的贪官还怕有人去查,迫害法轮功这行的自然是安稳放心的了。

洗脑班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所受的饥饿,经学员的大力揭露,后来得到的总饭量一般已不是很少,可是中午分饭的李小燕却很刻薄,她分得很少,有时可能没有一碗饭,剩下又冷又硬的饭晚上其他人分。她说学员吃了不用劳动,这样已够多了。她还说她若有能力,将学员都枪毙了。这是个听信邪恶谎言,真相不想听的人。

法轮功学员除了饿肚子外,第二就是精神上的伤害:恶人用难听的甚至下流的语言去攻击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而且常常用不转化就判刑或劳教多少年、送到大西北去开荒来威胁、恐怕学员或家属。被吓坏了的家属就去向不转化的学员大骂或哭闹。他们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挑拨离间,造成家属也非常痛苦。而对明白真相的家属则不给接见或只能接见五分钟等。

第三是有时采用打人或打铁门很响吓人,或用高音喇叭放垃圾歌曲、邪党歌曲去干扰在炼功的学员。就是半夜其他学员在睡觉也一样。靠近值班室的学员受到的干扰更多,有值班的常常将那铁门关得很响,闹得学员无法入睡,假日他们通宵打牌大声说话就更嘈杂了。

恶人还装上电子眼随时监控学员,非法强收学员的手表、笔、纸。怕学员知时间炼功、怕学员有笔纸会写有关法轮功的东西。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竟还有政府怕人知时间的。

下面是这次洗脑班劫持的部份学员遭迫害情况:

赖良:茂港区坡心人,是人见人怜的胸凸背凸的残疾人,身材矮小如小孩。修炼后无病痛能做生意养活妻子儿女,还要照顾八十多岁的有老年痴呆症、常拉大小便在裤的父亲,他曾多次被绑架进洗脑班、看守所迫害,这次是早上一开门就被埋伏在家门口的恶党人员绑架。理由是讲有抓人指标二个,而赖良少在家不知去哪,摊上一个。迫害中赖良很快就出现头晕、流牙血等症状等,后来又腰痛、肚痛等而睡不着、吃不下。被强送去检查不出什么病,恶人就认为是赖良诈病,他被野蛮灌食。就如此差的身体因不去听犹大张冲云、谭指林歪曲修炼的洗脑谎言,还被颜庆民、李小燕夫妇狠打了几警棍、踢了几脚后硬拉出去,造成身体多处青紫疼痛好几天。因赖良家属不强迫他转化,只接见了一次就不准接见了,拿去的水果不能拿进房间,有次送去的荔枝十几斤,赖良只吃了一点,其它就归恶党人员了。赖良这次被关了四个多月,残奥运后才放回,真有讽刺意味。

陈炳刚:近八十岁,与赖良同镇,抓人指标中的另一人。炳刚的家庭状况很差,房屋很破旧了,他还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他被迫害有十五次了,以前的被迫害造成家里的两耕牛被偷。就是这样这位修炼的老人也绝无贪念,捡到手机及时贴广告寻找失主。镇“六一零”的人怕人知是法轮功做的好事,吓得快快撕了。

炳刚因在洗脑班大声讲真相多次被骂被威胁,还被“六一零”的薛伟华强铐手铐造成手出血。老人被迫害得身体很差,大小便不通才放回。

何滟华:茂港区羊角镇山和中学的初三化学教师,在看学生中考体育考试的运动场上被骗离开后绑架去洗脑班。原因讲是去年她发过资料,现奥运快到了,要关起来。她任教的学生家长几十人打电话到教育局强烈要求放人回去上课,何老师在洗脑班也强烈要求无论对其个人如何迫害也不能牵扯上学生,只有三、四十天了,先放回去等学生中考后再说。可就是这样何老师还是被关到开完残奥运才放。六月份就停了她的工资,现在回来也不给安排上课,说要她写转化书,否则就开除。教师这份工作是通过十几年的苦读书得来的,现在用工作去迫人放弃信仰。呼吁正义人士能伸出援手,还何老师一份公道。

何滟华也是被严重迫害的学员,读书时就有多种病,修炼后好了,法轮功被非法镇压后去北京上访,却被劳教一年半,现手上脚上还有上访时被电伤的累累伤痕,头上有被打破头,流了很多血留下的疤痕。这次在洗脑班因炼功及不配合去听犹大的洗脑被李小燕打了几次,其中打在手骨上的一警棍使她几天后拿开水喝都困难,大腿上的一棍出来几天还青紫。

颜亚坤:化州人,以前就因不转化曾被茂名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年,这次她在上班时恶党人员找到她,要她在一张白纸上签名,她不肯配合就被绑架进洗脑班。亚坤在炼功时被黄波发现,已停下炼功因还盘着腿,就被黄波刮面羞辱,后拿警棍打及骂粗话。何滟华出言制止,黄波就拿椅举上头顶讲:再出一声就打死你。后来黄波还在走廊叫嚣:发现谁炼功就打扁屎、打呕屎。

张向荣:高州人,在家被绑架进洗脑班,因不想听两犹大的胡言乱语而用手堵耳,两犹大就叫人来,铐上一只手铐后,因向荣不配合铐另一只,就被黄波和一许姓男子打、踢胸口、大腿几拳脚。又因炼功被许姓男子拿警棍一阵狂打致轻伤,还说要是以前就踢死你了。法轮功学员王伟出言制止也被打。

上面这些学员的迫害情况只是沧海一粟,从中可以看出迫害的无法无天、及人力物力的巨大投入。迫害的目标就是想得到所谓的转化书,达不到目的就骂人、打人、长期关押迫害等。善良的人们啊,你们静心想想都明白:在这物欲横流、人心险恶的乱世中,有这么一群主动按“真、善、忍”行事的人是多么可贵!信仰无罪,善良的人们啊,请伸出你的援手,制止这持续了九年多的邪恶迫害吧。上天注视着人类的行为,善行定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