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监狱:成都市新津洗脑班(二)

更新: 2019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上篇揭露了成都市新津蔡湾洗脑班在邪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及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全国、四川省、成都市“610”恐怖组织直接指挥下,破坏法律实施罪之一:“邪恶输出”。本期继续揭露新津蔡湾洗脑班在邪共中央指挥下破坏法律实施罪之二:迫害手段。

一、精神迫害

(一)投毒

对于省或市、县“610”认为的“重点”法轮功学员,新津蔡湾洗脑班接到的邪恶指示是:不择手段,强制“转化”。那真是万种邪恶齐下。在那些邪恶的手段中,最邪恶的犯罪是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他们先在饮水、饭菜中下药,甚至把药注射到水果里面,食用那些下药的食物后,半个小时,就会有药性反应,主要症状有:头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往外突出、困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觉得没睡够,无精打采)、呼吸困难、心脏绞痛,情绪异常烦躁、易怒。由此导致全身出现各种病状,突发各种疾病。

然后说给你治病,由几个彪形大汉,拖的拖,拉的拉,强制往血管里输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药物是由一个叫周芹的医生(新津花桥镇医院医生)与一个新津中医院退休的、家住新津县卫生局的姓张的医生配制并强行输液,后又有其他医务人员及恶徒做此事行恶。凡是被输入这种毒药的人,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随时精神都会突然分裂,分分秒秒都处于极度恐惧紧张和严重幻视幻听之中。受过这种迫害被放出的大法弟子精神、神经、心胃受到毒药的严重损害而落下严重后遗症,如:失忆、呆滞、惊恐、紧张、心慌难受、胃痉挛等中毒症状。

成都大法弟子祝霞至今还处于严重幻视幻听和极度紧张恐慌等精神损害中毒症状之中;2008年6月被新津蔡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双流县67岁的大法弟子李晓文,则是胃被毒药严重损坏、痉挛吐血而死;2008年5月5日被新津蔡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双流县70岁大法弟子邓淑芬则是神经、心脏被毒药严重损坏而致死。很多从新津洗脑班受迫害后出来的大法弟子,都落下轻重程度不同的中毒后遗症,有的过了几年,这种症状还在。

(二)攻击、侮辱大法

“教导科”恶徒每天用闭路电视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强制大法弟子看,若不看,恶徒就读,逼迫你听。恶徒王洪强、黄忠智、徐丹等把大法师父的像片复印几十张,写上侮辱的话,背地里放在大法弟子的床单垫絮下侮辱。并在像片上涂抹,大法弟子制止他们行恶时,邪恶之徒就撕毁像片,扔进厕所里。大法弟子一个碎片一个碎片的捡出来,恶徒们在旁边讥笑。

(三)欺骗伎俩

殷舜尧(又名殷得财)、包小牧等邪恶之徒假冒省人大官员以公正、客观调查法轮功为幌子,欺骗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诱骗放弃“真、善、忍”信仰,并从中套出你所在地区哪些大法弟子在具体做什么事等。

针对中青年法轮功学员,利用年轻异性恶徒进行所谓的关心,以诱骗放弃信仰。如2005年期间,包小牧(近30岁)、王秀芹等无耻的女邪恶之徒对宿刚、骆长勇、丁中斌等法轮功男学员进行过色情诱骗,她们每次找男学员谈话时,都要把“陪教”叫走,单独与学员相处,并有意关上门,包小牧一会儿称她“母亲”又如何关心你,要来看你或送你什么东西;偶尔还做出一些可耻的举动。其阴谋被当众揭穿后,包小牧恼羞成怒,大骂学员:“看来你肉皮发痒,想找打了!”除此之外,包小牧极其狠毒,曾用圆珠笔把王小松(大邑县法轮功学员)的手戳的直流血。

新津蔡湾洗脑班在中共和江泽民魔棒的驱使下,大肆践踏国家法律,无恶不做,迫害善良,制造了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案,甚至伤残、死亡,制造了极其严重的违法犯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