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安公园 有缘人俩俩相继而来(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黄宇生台湾采访报导)在台湾桃园的龙安公园,有一个法轮功的炼功点,炼功点的三、四十位学员老老少少不一,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职业,但是因缘的安排,让他们有机会在龙安公园的炼功点一同修炼法轮功。虽然他们得法时间不长,但却都对法轮大法带给他们生命的洗涤与重生,心怀感激与坚定。


每天集体炼功迎接晨曦,开始美好的一天


公园运动的人们驻足在真相展板前讨论起来

不再贪小利 心生慈悲看事情

陈卉莉女士,今年六十岁,修炼时间约两个多月,起初是邻居介绍她来炼法轮功,再加上辅导员的热诚,很快的,她也步入稳定的修炼行列。虽然才刚开始接触法轮功,但是陈女士已经感受到身心方面的明显转变。

未修炼前,她很容易发脾气,身体状况也不佳。晚上甚至要靠镇定剂才能安眠。没想到才炼没几天,她已经能一觉到天亮。此外,陈女士表示,以前的她对事情比较冷漠、没有慈悲心,偶尔会有贪小便宜的习惯。修炼后,她说自己比较没有贪念,也不再杀价,有能力买就买,没能力买就走开。

以前的她总是我行我素、不闻不问邻里之间的事情,现在会替别人着想。譬如有一回在公园瞧见一位三四岁的小男孩跟爷爷到公园来玩,后来走失了,孩子哭着往马路上走,她见情况危险就赶快把他带回来。换作以前的她就不会插手管不相干的事情。还有搭乘火车来往南部时,她会让位给没座位的老人家,这都是修炼前不可能做的事情。修炼两个多月,她也很惊喜自己这样的转变。


由左而右:吴樱月、魏桂珠、陈卉莉、佩芬、阿笋姨

法理直指人心 每天必读经文

吴樱月女士,五十六岁,得法近三个月,以前她是热爱运动的人,后来一位好朋友介绍她炼法轮功。她对朋友短时间净化身体的改变感到不可思议,并且感受到朋友对法轮功的信心,所以她从一开始被动的体验,到后来慢慢的喜欢上法轮功,这之间的转变很大原因是阅读了《转法轮》等经书。吴女士表示,由于工作的关系(目前处于半退休状态),平常生活步调较忙碌,但是她看过法轮功相关书籍之后,感受到大法法理的浩瀚及直指人心的力量,内心会比较容易平静。譬如夫妻之间的矛盾或生活上不如意的事情,对照法理或翻开书本静心阅读,马上就平静下来。

因此,她无论再忙,每天一定抽出时间来看大法经文,哪怕是睡前或半夜醒来她都会去拿书来看,至今已经养成习惯。因为接触法轮功让她对于整个人生观起到很大的转变,吴女士谦虚的表示,执著心太多,要好好修才能达到美好的境界。

家人也受益 真正找到心的归途

卓佩芬女士,今年三十岁,得法已经快半年了。每每听到炼功音乐,心中便有亲人呵护一般的感觉,所以炼功时常不自觉的掉眼泪。每次炼完功心情既轻松又舒畅,带着这样一股和谐的气息回家,小孩子也不自觉受到感染。她有两个小孩(儿子三岁,女儿五岁),小孩还会提醒母亲要炼功,并在一旁跟着比划。自她修炼后,孩子的感冒次数也跟着明显的减少,孩子有时候还会用童稚的声音提醒她说“妈妈你今天忘记炼了,来!我教你!”

笑容可掬的卓女士表示,修炼后内心很喜悦,因为知道人真正不健康的原因是心理生病了,被物欲羁绊,但是若人的心灵有个正确的方向,身心灵的疲惫就会被呵护、被抚平。她觉的能有机缘修炼法轮功得以照顾好自己的这颗心,内心真是充满不尽的感恩。

以前,卓女士有胸闷的问题,透过中医或跑步等手段都没有很大的转变,但是炼了法轮功之后,胸闷的症状已经获得很大的改善。卓女士表示,由于母亲是佛教徒,所以,从小就有修心向善的正向陶冶,而接触法轮功后,让她很高兴找到与心灵更契合的归途。

身心受益 拿电话找公安说真相

杨志远先生,修炼法轮功已经四年。他表示自己接触法轮功有个过程,起先由母亲的朋友介绍给母亲,因缘际会之下,他也从别的法门真正进入法轮功修炼。修炼后,杨先生最大的改变是身体的改善。未修炼前的他,腰部、肾脏、肝脏等都有问题,对应出来的就是精神状况不佳,还有过敏性鼻炎。修炼后他的身体强健很多,在待人处事上的态度也转变许多。以前的他对很多事情会很计较;修炼后,看的开放的下,心情轻松许多。此外,在扎实的修炼中,他常有智慧灵光乍现的感受。

感念法轮功给自己带来的转变,杨先生会利用工作之余打电话跟中国公安讲真相、或跟可贵的中国人传《九评共产党》、促“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也往返香港景点讲真相十多次。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早几年法轮功真相还不是那么普遍被了解的情况下,到香港旅游的中国人,看到烈日下法轮功学员举着真相展板,在车上的他们不时竖起大拇指、挥挥手或拿相机拍照。这些很令杨先生感动,人真的都有明白的一面,也都有权利知道真相。

近一两年,真相普遍被了解,大多数的旅客面对法轮功不再有很大的反对态度,有的静静的听、有的私下拿了真相资料。从中,让杨先生感受到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局势真的已经大不同了。此外,杨先生也常拿起电话打到大陆警政司等执法的迫害单位,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国保大队队长听完真相退党的事情。

他回忆着说,有一天晚上超过九点,他打电话也告一段落了,突然间发现还有一个手机号未拨,原本想休息的他,还是端正自己的善念,拿起电话打了过去。由于这位队长之前接了很多通类似的电话,所以在杨先生的几句劝退之下,对方就退出中共了。杨先生说,如果当初放弃,或感到累想休息,就会错失救人的机会。

跟安眠药说再见 高龄老母有依靠

陈时中先生,原本是忧郁症患者,吃心理医师的药长达二十几年,安眠药一吃两百多颗,几度想自杀的他,有缘来到炼功点跟着炼功,他来炼功后两个多礼拜,他向辅导员说,他忧郁症的药已经不用吃了。

还有其它征兆包括涣散的眼神、蜡黄的脸色都获得明显改变,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恢复上班,在此之前,他形同废人,如今容光焕发,不但让出嫁的女儿惊讶爸爸的焕然一新,八十九岁的老母也有人可以依靠。

范贤女士,得法已近七、八年。修炼后很多事情比较不会和人家计较,和同事共事的时候,曾被一位同事误解,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反倒是在一旁的同事看不下去,认为对方欺人太甚,她们了解范女士修炼法轮功不与人争、事事对照,大多表示佩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