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凤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监狱拒保外就医(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宫凤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邪党恶警绑架,遭酷刑折磨致精神失常,仍被邪党非法判刑五年。家人一直奔波于“六一零”、公安局、看守所、监狱之间,强烈要求让宫凤强保外就医,遭到上述邪党机构故意推脱、威胁。监狱警察公然说:对法轮功中央有令,可以不依法办事,怎么处理都行,只要人有一口气我们就得收,就是快要死了,也不能放人。


宫凤强的女儿宫宇(七岁时的照片)

大法弟子宫凤强

宫凤强的女儿宫宇(现已九岁)

宫凤强的女儿宫宇在爸爸被绑架时七岁。她经常拿着爸爸妈妈的照片哭个不停。一次她写道:“等爸爸回来了,我送给爸爸一个杯子,杯子里装的都是我的泪水。”“爸爸被迫害精神失常都不认识我了,爸爸长的根本就不象原来的爸爸了。”一次,宫宇在公园里看到一个阿姨长的和妈妈很像。宫宇回到姥姥家哭了两夜,几天没吃饭,她哭着说:“那个人就是我妈,我看旁边有那么多的人,就没敢认妈妈。”宫宇见到亲人就很委屈的哭着说:“我看见我妈了,但我没敢认。”

宫宇天天盼望着爸爸妈妈早日回家团圆,盼望着善良的叔叔阿姨们救救爸爸,盼望着早日结束这场没有人性的迫害。

以下是宫凤强被迫害经历:

宫凤强,男,38岁,原是依兰煤矿第二采区职工,他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工作认真出色,在亲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

2004年正月十四,宫凤强为说句真心话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34天,期间被依兰县公安局恶警毒打,用牙签扎每个手指,用带棱的硬物搓肋骨,被电棍电的连拉带吐。同时恶警韩云杰(后暴死)和刘臣非法闯入宫家抄家,大冬天连做饭的锅都给拔了。刘臣看着宫夫妻俩的结婚照片,威胁宫妻子:你放心,整不着你整你丈夫(当时宫凤强的妻子正怀孕)。

2000年8月2日晚九点多,依兰县公安局、达连河煤矿“六一零”和达连河镇公安分局三家恶警,带着记者和录像机闯进宫凤强家,野蛮绑架了宫凤强,屋里屋外一片狼藉、惨不忍睹。当时宫凤强的女儿出生未满月,妻子正在坐月子,宫母追恶警到院子时晕倒休克两次,全身上下已抽成一根棍,毫无人性的恶警还是绑走了宫凤强。

2000年12月26日,宫凤强夫妇抱着五个半月的女儿进京上访时被绑架,妻子拒不配合恶人,后来抱着五个多月女儿流离失所;宫凤强于2000年12月31日被煤矿第二采区从北京丰台看守所绑回依兰县看守所(当时宫凤强穿着类似拖鞋的胶底单鞋)。当天遭到恶警韩云杰(已暴死)毒打。宫凤强被非法劳教二年,在看守所被迫害出严重病状,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九月,煤矿“六一零”办公室的卢国城、于平、李风光密谋将宫凤强一家三口送双城洗脑班(当时孩子只有四岁也不放过)。单位还扬言:“贵重物品搬亲戚家,箱箱柜柜由单位清点看管”。由于家属坚决抵制,单位和“六一零”二十四小时在房前屋后非法监控,后来决定强行绑架正在上班的宫凤强到洗脑班。宫凤强在单位走脱。三个月回家后,发现被煤矿“六一零”和单位开除,而且还没有任何手续。宫凤强夫妇去单位要求恢复工作时,单位书记推托,矿“六一零”恶人以写“保证”威胁。

因二区书记王长庭在非法开除宫凤强时说:“我向矿上打了三次开除报告,矿上没批,这一次可算批了。”二零零六年五月,宫凤强夫妇又一次找到王长庭,王长庭抵赖,不承认说过这话,并与煤矿“六一零”新任主任赵有高(替代卢国成),相互勾结,以写“保证书”要挟宫凤强,宫凤强坚决拒绝。从此,一家三口人的生活全靠宫凤强开出租三轮车为生。

2006年12月12日,方正林业局(高楞)国保科科长孙必武、恶警石志平、谭延舒等人,伙同达连河镇片警,闯入宫凤强家,恶警从宫凤强的兜里翻拿出车时挣的零钱三百多元,和宫的妻子兜里准备给宫老父亲买煤的钱六百元,这些流氓恶警们竟然连数都没数直接就揣兜里占为己有,还收走了来家做客的亲戚随身携带的要看病的七千三百元现金。当晚,恶警孙必武、石志平、谭延书等人就把宫凤强眼睛打的看不见东西,然后打车将宫凤强绑架到方正林业局。宫凤强的妻子被迫离家,家中只留下七岁的女儿。

在方正林业局公安局,宫凤强遭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酷刑折磨,恶警多次将宫凤强毒打致昏死,然后再用冷水,泼醒。宫凤强被折磨几天后,被送到依兰县看守所,当时已经不能独立行走,是被抬下车的。

在依兰第一看守所,宫凤强遭受了“凉水滴头顶”等各种酷刑,致使他成宿休克,直至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不说话,不吃饭,神志不清,两眼发直,并胡乱打人、咬自己舌头(已咬坏),连家人都不认识,包括自己的父母、孩子。即使这样,邪党公检法还对宫凤强非法判刑五年。

忧心如焚的家属多次找到依兰县公安局副局长、610副主任李柏河,恳求其对宫凤强进行救治,并要求进行精神病鉴定。李柏河一味推脱。2006年5月24日,县公安局和第一看守所恶警将四天没吃饭、神志不清的宫凤强硬抬上车,非法押到黑龙江省汤原县香兰监狱集训队进行迫害。

家属找到香兰监狱集训队,要求进行鉴定和救治,仍遭拒绝。那里的警察还说:对法轮功中央有令,可以不依法办事,怎么处理都行,只要人有一口气我们就得收,就是快要死了,也不能放人。

宫凤强在香兰监狱集训队遭受了十天的迫害后,6月4日又被送到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2007年夏天,家属强烈要求给宫做医学鉴定,莲江口监狱勒索家属1500元钱做医药费和路费,更见不得人的是:做鉴定时不许家属陪同。鉴定后宫凤强仍未得到任何救治。

2008年3月,由于宫凤强的身体状况继续恶化,莲江口监狱不得不给宫凤强再次做鉴定,结果是:“精神病发展期,没有服刑能力。”家属要求办“保外就医”,莲江口监狱以开奥运、残奥为由推托。残奥后,家属再次要求办“保外就医”时,监狱又以“鉴定结果”超过六个月为由,要求家属交钱重新做鉴定。现在,不管宫凤强的身体状况如何,监狱还是继续推托,不予“保外就医”。

宫宇的妈妈被迫流落在外,奶奶患心脏病、风湿等多种疾病,整日为儿子忧心,整日以泪洗面,已病倒在炕上;宫宇的爷爷一直在到处奔波,四处求人期盼着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的儿子能早一点回到家中,能得到救治。然而,心力交瘁的老人走遍了公、检、法、看守所、监狱,得到的却是推诿,甚至恐吓,内心巨大的悲痛和愤怒可想而知。

紧急呼吁海内外正义、善良的人士能够给予关注,帮助营救宫凤强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在此,我们正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立即释放宫凤强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才会有美好的未来,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赶快弃恶从善吧!你们如果继续一味做恶必遭天谴和人间正义法庭的审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神目如电,善恶必报!

同时,我们也呼吁正义和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与我们共同制止这场迫害,紧急营救宫凤强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早日与家人团聚,您的正义之举会给您带来美好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