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兵山市胡英自述八年来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2008年7月4日,辽宁省调兵山市公安局把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胡英绑架后吊铐毒打非法审讯,7月6日伤痕累累的胡英又被非法转押到铁岭市看守所迫害,铁岭看守所见胡英伤势过重怕担责任,9月29日又把大法弟子胡英押回到调兵山市看守所进行新一轮迫害,至今已迫害近四个月。胡英每天靠导尿管导尿,痛苦得用头撞墙,监管大队长臧景林(女)、管教王立群给胡英戴上大脚镣子,锁在地板上。恶警不准家人探视。大法弟子胡英现在生死不明。

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有那玉颖,那玉颖在路上行走时,被调兵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凤来拦截绑架,5点多又非法抄家。早在2007年正月,张凤来曾拦路劫持过那玉颖一回,都一无所获。这次那玉颖被关押在调兵山看守所期间被迫害成心脏病,送医院抢救两次。9月29日,调兵山市公安又把那玉颖送往铁岭市看守所。那玉颖现被非法关押铁岭市看守所,检察院把关于那玉颖的卷宗退回公安局,原因是没有事实。

下面是大法弟子胡英在2007年写下的被迫害的亲身经历

八年来我被中共恶党迫害的经历

八年对于一个幸福的人来说,是很短暂的。对于一个在痛苦中、在魔难中煎熬的人来说,是很漫长的。往事不堪回首,但是回忆起来又历历在目。

九九年三次进京上访被迫害

那是在九九年六月,由于当地公安、特务的不断骚扰,使我不能安心学法炼功,便决定进京上访。

到北京以后,因为时间还早,我就在中山公园休息。不一会儿,走过来几个武警,不由分说就把我强制的推上面包车,送到北京武警总队,进屋看里面还关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他们用绳子画地为牢,不准乱动,否则就会招来谩骂和殴打。有一个队长骂骂咧咧的说:你们谁还有经文,赶快交出来!不然的话,一会儿搜出来,对你们不客气。警察又把我们一个个叫去登记。然后用大客车送到一个体育馆。

一下车就看到由警察和记者组成的队伍排成两行,我们在中间走过,摄像机和照相机不断的闪烁。进到体育馆里警察让我们坐在地上,楼上楼下都有全副武装的警察看管。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被当地的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接走。连夜就遣送回铁岭。

在九九年九月我又一次进京上访,被府右街派出所抓去三天,又被送往昌平收容所。一到收容所,首先强迫搜身。如果身上有钱,就强迫你买东西。之后我被拉到一个院里,一进院,看见院中央蹲着好多人,一排一排的,双手抱头在地上蹲着。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快到所谓的十一了,恶党是坏事做尽,怕人们表达不满,所以每年十一前夕都要把居住在北京的外地人遣送回当地。而且还下达任务,每个警察一天要抓五十人,达不到就扣发奖金。警察为了得到奖金,不择手段,为了凑数什么人都抓。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说:她在北京是卖早点的,警察把她的摊子给推翻了,把她和她丈夫都抓来了。还有一个妇女说:她在市场卖菜,就给抓来了。还有去北京看病的、旅行结婚的都给抓来了。她们白天在院里蹲着,警察叫犯人看着,谁乱动、不听话,就遭到犯人的殴打。到了晚上,警察象装饺子一样,把她们一个挨一个坐着,挤的满满的遣送回家。邪党的恶警对老百姓这么恶毒,对不报名的大法弟子,恶警更是残酷迫害:对她们进行体罚、殴打、电击、不让睡觉。三天后我被遣送回铁岭市,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遭受迫害。

九九年十月,我再一次进京上访,这回被送进北京西城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就被逼脱光衣服,从里到外搜查。然后再把衣服上的是金属装饰物剪掉。好好的衣服都给剪坏了,裤腰带被没收,只好用手拽着裤子。关入牢房还要被搜查一遍。牢房有号长。逼人背监规,背不会,不让睡觉。有一次出去摁手印,那个男恶警让我们双手抱头蹲着。我和同修说了一句话,就把我狠狠的打了一顿。有一位五十多岁大法弟子要求炼功,那个姓周的女恶警说:你一头撞在铁门上不死,我就让你炼功。后来我们十一个大法弟子集体罢工,一起炼功。看守所的所长把我们骗到放风场,说让我们在那炼功。北京十一月份的天气很冷,我们每个人穿的衣服都很单薄,脚上穿的塑料底的布鞋。不一会儿,那个所长就拿来一堆手铐,把我们一个个铐上。先是在前面铐,不一会儿,又把双手铐到后面。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看我们没有求饶,觉的不够狠,就强制让我们背铐。就是一只手从肩头放到后背,另一只手从后背上举,用手铐连上。那恶警给我们铐了三、四个小时。拿下手铐时,双手已经没有血色,右手大拇指麻木,半年以后才好。看守所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强行灌食。对要求学法、炼功的大法弟子进行殴打、体罚、不让睡觉、戴刑具。

九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被遣送回铁岭市,关押在铁岭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不准学法、炼功。谁要炼功,就要受到处罚。有一天晚上,我和张艳值班,她在地上炼动功,我坐在板床上炼静功。刚炼不一会儿,那个姓岳的号长就起来了,抓住张艳的头使劲儿往墙上撞,打的张艳鼻青脸肿,头晕目眩。打完张艳,又过来打我。她一脚把我踹到地上,拿硬塑料底的拖鞋猛抽我的太阳穴。把我打的眼前一阵阵发黑。打累了才算罢手。第二天大队长柳忠臣来到号里,他体罚我们六个大法学员面墙直跪,用皮带抽我们。还用电棍电我的脚心。当时我们六个中有一位年近六十岁的老人,他也不放过。还把张艳定位了(就是一种刑具,一头是很粗的铁环套在脖子上,另一头是铁链子用锁头锁在板床的铁环上),脑袋抬不起来,每天只能躺着。

三个劳教所的邪恶迫害

九九年十二月初,我收到被非法教养一年的通知,和另外两位学员一起被劫持到铁岭教养院。一到铁岭教养院,首先是搜身,把我带去的经文没收。强制的把我的头发剪成齐耳短发。他们对坚持炼功的大法弟子采用体罚、冷冻、电击、不让睡觉等恶毒手段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日,我又被转到辽阳教养院。辽阳教养院更是邪恶,不但搜身,还把被子里的棉花、枕头里的稻壳都倒出来。恶警把大法书籍都没收了。因为我没把书交出来,姓尹的副大队长打了我一顿大嘴巴。

接下来就是每天没日没夜的干奴役活,把我们当成赚钱的工具。每天要干二十个小时的活。干不完定额就不让睡觉。为了达到不让我们炼功的目的,节假日都得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还要经常出外役:挖树坑、平地、拆水泥袋子等,出外役回来也不让睡觉,还得干手工活,到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身体不好也不照顾,也得干到后半夜。

有一次她们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我不看。恶警霍艳就把我叫出去打了一顿,关进小号。让你整天双手抱膝坐着,不许动。当时正是夏天,把屁股都坐烂了,流着脓血把裤衩都粘上了,上一次厕所就要揭一次血痂。也不给吃饱饭,每次只给一小块包米面饼子和几口包米面粥。每天都播放诬蔑大法的录音。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我又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在恶警王晓峰作恶的三分队。一到三分队,恶警王晓峰就分派了几个恶人“转化”我,先灌输她们的歪理邪说,几天以后看我还没“转化”,她们就变脸了,开始罚我蹲着、倒立、不让睡觉。恶警王晓峰还教唆恶人打我,她们罚我蹲着并把我围在中间,象“文化大革命”一样批斗,她们谩骂,把我推来搡去,她们越骂越激动,有一个叫王秀芝的恶人和一姓王的用书本猛抽我的头和脸,当时就把我的嘴唇打破了,脸也打肿了,脑袋也打起了几个大包。

恶警、恶徒们还经常把大法弟子弄到教室或没人的地方殴打。她们把孙娟弄到旅店,把她踹倒在地,骑在她身上,抓起她的头使劲儿往地上撞;把王建华打的在外面打了一个星期的吊瓶,回来时她的脸还肿着,眼角发紫;王金兰是五十多岁的老人,恶徒们也不手软,经常体罚她,不让她睡觉。恶警经常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强迫我们看。

我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被释放。

再次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我去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送进铁岭县公安局政保科,那个政保科有个长得象猫头鹰似的老头,他叫来年轻的男警察审我。我不配合,他就打我嘴巴,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那个老头就找来两个彪形大汉对我拳打脚踢。他们对我这样,我也没有害怕,依旧高喊“法轮大法好!”她们没有办法,就把我送到银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

到了银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我也不配合她们,恶警刘戴英和杨东升就把我铐在墙上,在我头上套上塑料袋,用书本打我,最后我也没有配合她们,他们就把我送进铁岭市看守所。有一天晚上我炼功,被值班警察看见就来打我,并且还要给我铐上铁链子定位。我和另外两位学员的共同抵制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没有得逞,吓跑了。第二天,我们就绝食抗议她们的暴行。她们就对我们进行野蛮灌食、定位。

二零零二年三月,邪恶之徒非法将我劳教三年,再一次将我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又被关到恶警王晓峰所管辖的大队(一大队一分队)。因王晓峰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卖力,当上大队长了。

有一天早上上操,我在屋里炼功,被一个四防看见,她叫来好几个恶人往外拽我,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拖到值班室扔在地上,一个邪悟者把他的袜子脱下来要塞进我的嘴里,我闭上嘴不让他塞,他就把我的鼻子掐住,不让我出气。不一会儿,王晓峰来了。他叫四防把我送进小号。小号里只有一个长条硬板凳,两手用手铐铐在板凳的两头,在板凳上坐着,一呆就是二十五天。

四月八日早上,我给学员经文,被坐班员宫西玲(音)看见,向恶警薛凤举报了我。我被拉到一楼,那里是专门折磨大法弟子的地方。在那里我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了三天三夜。他们还在屋里贴标语,谩骂师父和大法。我们几个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李青和小段等人就用绸子把我们的嘴勒上,用尿臊被子盖在我们的头上,再用密封胶条缠上。

他们叫来于洪区公安分局的警察,把我们关进小号。这时小号里的长条板凳已经被大铁椅子所代替。这种大铁椅子是专门为折磨大法弟子设计的。上面焊了很多半圆型的钢筋,把手、胳膊、腿和脚都固定在铁椅子上不能动。一天方便二次,憋不住就逼你往裤子里尿。

七天后王晓峰就把我拉回一楼继续折磨。因为我炼功,王晓峰就叫李青和小段把我反绑在床头。坐在地上的小塑料凳上(从那天开始,一直到离开,两年多的时间我没上床睡过觉)。由于长时间这样坐着,我的四肢都肿了起来。稍一活动就疼的厉害。

这屋里有位张云霞老人,六十多岁。恶徒也不放过。只要炼功,她们就这样迫害。有一位学员叫苏意文,她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腹胀,她们也这样虐待她。还有一位张春梅,由于长期被铐在暖气管上,也是这样坐着,她的手肿的象面包一样呈黑紫色,就连她的脸都肿了起来。还有一位学员叫孙进军,她们给她灌食的时候,用羹匙把牙撬开,把牙都撬活动了,再用木棒塞住,再灌玉米面糊。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马三家教养院开大会,将大法弟子李黎明、李冬青、宋彩虹非法批捕。以这种形式恐吓坚定的大法弟子。那天来了很多警察,她们将会场围了起来。我不去开会,她们就将我连拖带拽,并把我的嘴巴塞上再用密封胶条缠上。在开会期间不断有大法弟子站出来说话。那些警察非常邪恶,将站出来说话的大法弟子踹倒在地上,连踢带打,拖进楼内双手反铐在暖气管子上,嘴巴用抹布塞上再用密封胶条缠上。

散会后,她们再一次把我送进小号。小号里有九个小屋,都住满了。都是那天站出来说话的,她们认为表现最不好的人。小号里有监视器和扩音器。扩音器从早到晚不停的播放骂师父和大法的录音。声音放到最大,震耳欲聋。每天上厕所三次变为二次,不让洗漱。一关就是三十天。脚肿的老大,皮都快崩开了,而且脚上的血管通红,踩在地上钻心的疼。小腿也红肿、发热。手和胳膊也都肿的象馒头一样。

残暴的“转化”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马三家教养院又开始新一轮的迫害──攻坚战。在攻坚战期间警察不准回家,吃住在教养院。十二月九日那天,恶警王晓峰把我叫去,对我进行威胁、恐吓,不准再炼功。否则,就对我不客气。我不答应她的要求。就被她骗到一楼,铐在暖气管子上。嘴巴用抹布塞上,再用密封胶条封上。并用高压电棍电我。一会儿就把手电流血了,她还骂我缺德,因为血粘到电棍上了。她把密封胶条拿下,开始电我的嘴。嘴唇被电的肿的老高,几乎张不开。她又开始电我的脚心。她看没电倒我,就跟薛凤说:以前电脚心,一电就倒。今天怎么不灵了?一定是电不足了。薛凤就去又拿来二根,一试,不行,还没有这根电足呢,她就不再电了。她又拿来记录本,要做笔录,为将来迫害做准备。我不配合。她就把我又送进小号。那年的冬天非常冷,她们不让穿棉衣,还把门窗打开冻我们,还不让吃饱,每次只给一小块硬窝头、几条咸菜,也不给水喝。

她们不但对我这样残酷的迫害,对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也没有手软。她们采用冷冻、吊刑、电击、不让睡觉、体罚、强制把腿盘上等恶毒手段,残酷的迫害大法修炼者。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八日,马三家教养院将我非法批捕并关入沈阳市看守所。看守所副大队长徐艳非常狠毒,对绝食的大法弟子进行野蛮灌食,还将玉米糊里倒进多半袋食盐(每袋一斤装)。恶警段国云教唆犯人打我,将我的头发薅了一地。在二零零五年四月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这期间被迫害的肾脏出了毛病,撒不出尿来。她们把我送进辽宁省监管医院。在监管医院她们给我下上导尿管一个月,致使我小便失禁。在这种情况下,她们还要把我送进大北监狱。由于管接收的警察休息,她们没有送成。回来后,我便绝食直到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那时体重只有五十多斤,皮包骨,不能行走。

回家后也不得安宁,社区每天上我家骚扰。

现在我已被迫害的流离失所。

人命关天,面对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会无动于衷的。希望立即结束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


相关单位及个人
地址:调兵山市中央大街 邮编:112700
(区号:0410)
公安局办公室 电话 0410--6992017 6992023
法制科 电话 0410-- 6992021
监管大队看守所 臧景林 0410—6992029 手机 139410155555 王立群 6992029
检察院检察长:胡成彦
电话:0410-6865636;0410-6873033;0410-2828169;手机:13904106119
政法委书记:王净雪
电话:0410-6865243;0410-6875100;0410-6925099;手机:13704103298
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凤来
手机:13941098399 办公室:0410-6865445
调兵山市公安局局长 康家生(新上任)电话:0410-6992001
调兵山市公安局长 高玉清(副)局长电话:0410-6992004 6992007
政法委书记:王净雪 电话:6865243、6875100、6925099
手机;13704103298
法院院长:陈春明 电话:6879997、6876866、13470128777
法院刑庭:张芳 电话:6879057、小灵通:6527890
检察院检察长:胡成彦 电话:6865636、6873033、2828169、13904106119
起诉科: 付方 电话:6865363
司法局长:王国华 电话:6865468、6865671、6828705、13904903252
公安局长:富晓东 电话:6992018、6992001、6865388、13591692111
国保大队长:张凤来 电话:6865445、13941098399
国保教导员:王雪平 电话:6992028、13050814156 139049039
铁岭看守所电话 0410—2807707
下面是调兵山市各个派出所电话 各个派出所都参与绑架毒打过众多大法弟子
调兵山派出所所长 原红房派出所所长
阎枷贵 电话 0410—6872688 6866325 手机 13941089777 此恶警非常邪恶
教导员 0410---6875343 手机 13591022111
队 长 0410---6875343 6866799 13841072157
迎宾路派出所 0410—6925088 6875345 13841083888 13704102001
13941082525
南岭派出所 0410—6910700 6981970 6875338 13841072208 13841072100
大明派出所 0410—6863524 6870758 6890221 6874709
小青派出所 0410---6805210 6866038 6800186
红房派出所 0410---6961136 6876802 6961136 6862233 13941088099
晓明派出所 0410—4261626 6850210 6869340 13898599980 1370494555
孤山子派出所 0410—6785419 6925330 6866993 6786110 6839117
施荒地派出所 0410---6835337 6875340 6873069 6875341 6981136 13704903555
晓南派出所 0410—6816555 6881135 6866456 6982907 6982948
站前派出所 0410—6982948 6874010 6864123 13841024888
小康派出所 0410---6842405 6869555 13898570555
综合执法局长 0410—6980999 13904903456

以上的手机号码都是原派出所所长或副所长及教导员的电话,他们工作经常调动,无法确定他们现在的位子,但各个派出所的座机电话不会改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