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蓉霞遭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患重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从2007年9月17日被送入上海女子监狱起,今年43岁的冯蓉霞已先后十多次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几乎是每月一次。虽然身患重病,但上海松江女子监狱里的恶警为了迫使冯蓉霞放弃修炼,大冷天指使刑事犯残酷的打她,打的她昏死过去,再用冷水把她浇醒,然后再踢打折磨。

冯蓉霞家住上海市闸北区彭浦新村1565弄46号106室,从17岁开始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俗称白血病)。以往为了输血,她每年在医院里要呆上半年,虽然这样也不见病情好转,长期的慢性病不只给全家经济上带来拮据,更是在精神上遭受痛苦与折磨。1998年8月,冯蓉霞喜得大法开始修炼,仅一个月时间所有的身体指标都正常,一个危重病人竟奇迹般获得新生,从此她的人生发生了巨变浑身轻松舒服,从此快乐而愉快的生活!

这样的愉快日子不长,1999年7月中共邪恶全面对善良的法轮功弟子镇压与迫害。2006年12月1日,闸北区“六一零”六、七个邪党流氓人员撬门强行闯入冯蓉霞家,为了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六一零”当时出动了六辆警车和一辆武警车,穿制服的警匪就有75个,还不包括穿便衣那几个。在整件绑架案中还非法动用警棍绑架冯蓉霞。家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抵制违法撬门行为,非法组织“六一零”当时竟把她家人也一起绑架。

当时整个行动所表示的一个信息,就是虚张声势、野蛮无耻欺压百姓。小区居民议论纷纷,觉得太不可思议:人家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人家炼了功身体好了,这就比什么都好!为什么要这样整人家!当时围观人员多达200多人,整个事件从下午5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左右。

冯蓉霞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看守所期间,由于被迫害导致免疫力低下,出现了发烧等以前患病时的症状,在那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中,再加上与那些患有性病的刑事犯关在一起,衣物晾在一起,又不幸的染上性病。她先后两次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医院说:“她这种病是没法看好的”。两次住院血液指标都不好。医生对闸北区“六一零”的人说:“她以前患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不能使用抑制性病的药物”。

在这期间,冯蓉霞的家人向闸北区“六一零”要人,“六一零”人员薛青等人多次对冯蓉霞家人信誓旦旦的承诺:对冯蓉霞这样身体弱的女子,一定会特殊照顾的;我们对她只是教育教育就会放人的;我们不会为难她的等等。就在法院非法审判前夕,冯蓉霞的家人向闸北区国保处要人,他们还欺骗说不会判她实刑的。开庭前刘敏法官电话里讲:“冯蓉霞这样的身体不会送监狱的。要么监外执行,要么保外就医。”国保处薛青处长曾经许诺家人:“怎么抓进去,怎么还给你,我们会还一个健康的冯蓉霞给你们的。”

2007年7月16日,冯蓉霞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在法院外,冯蓉霞的家人当时就质问国保处汤某等人,他们以冯蓉霞在法庭上态度不好为由,将她们骗离现场,并敷衍说可以协助冯蓉霞办保外就医。

2007年9月13日,闸北区看守所王教导讲:冯蓉霞送监狱不收被退回来了。家属便让看守所放人,他说我决定不了,你们回去等通知。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冯蓉霞于2007年9月17日被送到上海市女子监狱五监区一分区。在监狱里,监狱恶警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等,由于遭到她拒绝,就被罚站从早上7点站到晚上9点,中午吃饭仅15分钟。而且监狱恶警借口她得的是传染病,不准她洗澡,不准她用公用厕所,只让用痰盂,并且不让她自己倒痰盂,而让其他刑事犯替她倒。通过挑动其他犯人对她的愤恨,以此达到进一步操控刑事犯来逼近大法弟子放弃对法轮功信仰的目的。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口口声声说冯蓉霞的病重,但实际情况女监恶警并没有因为冯蓉霞的身体状况而放过对她的残酷迫害。2008年7月冯蓉霞又被从医院带到女监,短短一个月体重下降了7斤,接见时家人看到她臂上满是瘀青,并且脸色苍白,面颊红肿。当听到冯蓉霞对家人说是因为在监狱里不肯写决裂书被打的,在一旁监控的主管队长姚笛恶狠狠的说,“你讲这些情况干什么?” 冯蓉霞说,当时向队长反映被打情况时,根本没有答复,并且他们变本加厉的打她,而且不让她睡觉。姚笛在一旁态度十分恶劣,怒气冲冲的喊道:“是打人了,打人的人已经处理了。”

一年来冯蓉霞的父母家人几乎天天奔走于派出所、闸北区“六一零”办公室、看守所、监狱、区法院、市区检察院、市信访办、市妇联、市人大、市政协、市司法局、市纪委、市监狱管理局、市区红十字会。对于非法判决,家人聘请律师提出上诉。结果在没有经过二次开庭的不正常程序下,维持原判的非法判决,原因还是态度不好。全家人无时不在关注着冯蓉霞的生命安危,她们不断写信给以上所有部门,强烈要求尽快释放冯蓉霞!可是,除了相互推诿就是哄骗,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答复。

家人也曾多次与监狱方交涉,就冯蓉霞当时的身体状况要求释放。为冯蓉霞治疗的主治医生告诉她,她住院这么长时间了,现在给她用的药已经不起作用了,并产生了抗体,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了。监狱方都声称“像她这样的病例,我们是不要的,从来也没有先例,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办理保外就医不是你们说就能办的。” 按照《监狱法》中关于保外就医的规定,像冯蓉霞这样的病例明确属于保外就医的范畴,可是有法不依的邪党人员直到现在仍不顾冯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种理由推诿搪塞。面对这样的情形,家人非常非常担忧和愤怒!担心冯蓉霞目前的身体状况,能否经受得住在身心两方面受到的折磨。

令人愤怒的是,闸北区“六一零”的人竟威胁冯蓉霞说:“你这病死不了,保外就医是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当初,家属提出保外就医时,国保、地区街道、区“六一零”、派出所等部门口口声声答复说,冯蓉霞的身体状况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的,可如今却又抛出此等恶狠狠的话来。

2007年,全国人大在原来宪法上增加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监狱法》中关于保外就医也明确规定,像冯蓉霞这样的病例属于保外就医的范畴,为什么直到现在有关人员仍不顾冯蓉霞的生命安全,以各种理由推诿。如果因此而带来冯蓉霞身体,生命的损害,相关人员一定要负法律责任的,并要追究到底的。

冯蓉霞目前的情况必须立刻放人就医。在此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

恶人:姚笛
610:薛青
闸北区公安局国保:钟某某,021-63172410*41315,
汤锦峰,方建荣,63172110*41327,
闸北区法院:3604666*0,刑庭 刘敏
闸北区检察院:33034520*公诉科 ,柳燕
上海市监狱局:35104888
上海市司法局:24029999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五监区:57616356*4505 ,中队长 姚笛(女)
闸北区彭浦新村街道综治办:56472027*8108 陈主任
上海市妇联:6433000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