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教师和出纳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大东街幼儿园职工、高级教师漆小平与出纳兼总务王小梅,二人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骚扰、威胁、株连、非法关押,后在被送往劳教途中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又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再次被恶警绑架,关押至今。

漆小平,女,汉族,现年四十九岁,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大东街幼儿园高级教师,二零零零年获德阳市骨干教师称号。王小梅,女,汉族,现年五十一岁,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大东街幼儿园任出纳兼总务。她俩坚持法轮大法信仰,遭到长期迫害。下面是她俩经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身处当今的中国大陆,要想坚持自己的信仰,却可能随时面临着失去亲人、朋友、同事、工作、家庭等等的危险,要想做一个好人、或是更好的人真的很难。但是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依然在坚守着,面对强权与暴力镇压,他们表现出了大善、坚韧和不屈,在这善与恶的强烈对比下,我们更加看清了这场针对法轮功信仰的迫害的荒谬与邪恶。

大法修炼 道德升华

漆小平修炼前患有严重的肾、脾、气血虚症(经常虚弱浮肿)和长期的坐骨神经痛(打封闭针也不管用)、失眠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七年七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内所有疾病不治而愈。王小梅曾患有严重的脑血管堵塞引发的偏头痛、三叉神经痛,连坐车、睡觉头上都要缠毛巾。她是九八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三个月后此病不翼而飞。此后单位里只有她们两人整年累月没报过一分钱医药费。

修炼后,她们被《转法轮》中“真、善、忍”的法理和教人重德向善做好人、时时事事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的法理深深吸引着。她们心态开始变得祥和,工作上发自内心的尽职尽责,无微不至的关爱班上的每个幼儿,体谅家长和同事;在家庭中尽最大努力去孝敬婆婆、体贴关心丈夫和孩子,不再计较个人得失与回报,而是按法轮功师父的要求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一个好人。王小梅任出纳兼总务,炼功后做到不贪不占、不坑国家、单位和他人,她们拒收所有家长敬送的礼品、礼金,有公务劳动和扶贫捐款,她们总是尽自己所能吃苦在前、多多付出。她们踏实的工作和真诚善良的为人,赢得了广大家长、同事、亲友和社会的一致好评;漆小平于二零零零年获德阳市骨干教师称号。

坚持信仰 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九点过,中江县国安科许志诚、何显田(音)来到中江县大东街幼儿园(以下简称东幼),要求幼儿园领导把漆小平从正在组织幼儿活动(暑假班)的岗位上叫到办公楼,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搜查了她的办公桌,一无所得后又叫她跟他们到城关派出所。所长黎兵(音)到场,何显田记录。许志诚问漆小平:×××(正被他们关押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家里的电话上为什么有你的传呼号?漆解释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是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法理做好人,朋友之间发传呼、打电话没有违法……。许志诚、黎兵立即打断漆小平的解释说:“还在说法轮功的好处,看来也是个死硬分子。”接着他们通知了幼儿园园长李晓惠、教育局副局长吴燕,后来又陆续叫来了漆的丈夫和孩子、亲属及幼儿园其他几个领导。

一系列株连、高压恐吓

黎所长当着漆小平刚参加完高考后的孩子和满屋的亲属、单位领导大声说道:“漆老师,按‘上面的政策’(指江××的指令),外婆炼了法轮功,外孙想当兵、上大学都搞不成。听说你儿子今年才高考了,如果你还要坚持炼法轮功,你儿子上大学要想过我这一关就不能行。”接着吴副局长和李园长又说:“你要再坚持炼法轮功,按上面的政策,不但你的工作要受影响,你丈夫梁老师的工作和全县教师、包括退休教师的工资、地方补贴都要受影响,还牵扯到你孩子升学和亲朋好友的问题。”

紧接着教育局和幼儿园针对漆小平和王小梅炼法轮功,成立了所谓的“帮教组”,安排了具体的“帮教”日程,要求她们彻底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安排了近一个月的暑期,每天看诽谤法轮功的宣传材料,每天必须写一篇诋毁大法、违背事实和良心的认识,并向“帮教组”成员汇报。在这期间,教育局停了漆小平丈夫的正常工作,安排他每天在家或户外跟踪监视自己的妻子,限制她的自由、监督她写“认识”。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多,在全园教职工返校大会上,李园长叫漆小平和王小梅做放弃炼法轮功的发言。王小梅总结了近期工作,表示今后仍按“真、善、忍”做个好人。

由于两人不愿放弃福益身心的法轮功修炼,更不愿违背事实和良心顺从不明真相的上司辱骂法轮功,也不愿在教职工大会上做违心的发言表态、说假话,新学期开始,李园长在会上宣布:“漆老师和王老师的工作暂不安排。”于是学校取消了王小梅原任的总务、出纳工作,取消了漆小平任原班的一切教务工作和教师资格,安排她们临时工作或承担缺勤保育员的工作。

幸福家庭遭强行拆散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月是漆小平全家人最难熬的两个月,全家每天都在极端痛苦和紧张中度过,真的是度日如年。江××和中共在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中,实行的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极端恐怖政策。面对这场迫害,漆小平不忍再眼看着家人在痛苦中煎熬,为了避免株连政策对丈夫和孩子的迫害,让他们能正常的工作、升学,到了八月底,善良的漆小平无奈选择了与丈夫办理离婚手续,只身一人带了少许生活用品,离开了多年辛辛苦苦操持的家和孩子。一个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庭,在江××造假迫害法轮功的一系列株连政策的威逼下,被强行拆散了。

邪恶洗脑班

九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李园长、吴副局长、教育局“帮教组”黄全镫连同国安科许志诚、游中林和城关派出所黄英等,当着送幼儿入园的众家长的面,把漆小平和王小梅从幼儿园绑架到“德阳市转化班”,李园长说:“你们先在这里学习一个月,这里每人每月伙食费四百五十元,从你们的工资中扣除。”实际长达三个多月。

所谓“德阳市转化班”,其实是德阳市收容所改挂的“德阳市崇尚科学法制学校”的另一块招牌。在“转化班”里,王小梅和漆小平与其他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成天被关在昏暗潮湿的禁闭室,限制人身自由,被强迫听诬陷、诋毁法轮功及创始人的课,及威胁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文件。“转化班”使尽各种招术都达不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他们就诱骗家属给他们签“保证”,他们还偷拍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在他们编写的虚假文章上作插图,登上《德阳日报》、《四川法制报》,用来诋毁法轮功,进而粉饰“转化班”,达到欺上瞒下、捞取政治资本和奖金的目地。

为了抵制无限期的非法关押迫害,抗议“转化班”造假欺骗毒害世人的行为,法轮功学员分别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至二十五日两次集体绝食、绝水反迫害,到十二月二十五日漆小平已连续绝食、绝水七昼夜。十二月二十五日(“转化班”彻底解体的最后一天)李园长和许冬梅主任才与凯江、玄武派出所的人来接王小梅和漆小平,回到县城还强迫她们到各自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办理限制人身自由的手续。车到县城已近中午十二点,王小梅被强行带到凯江派出所拍照、填写保证,她没有配合;李园长不顾漆小平已连续绝食绝水七天瘦弱的身体,仍叫许冬梅等将她直接送到玄武派出所交给两个值班人员,要求他们看管漆小平到下午三点办完手续(即:拍照、填写保证每天上下班或出门必须到所里签字打招呼)后,才能回家。对这一无理要求漆小平给予了拒绝,机智的提前走了。

停职、绑架与关押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元旦节假后的第一天,也是俩人从“转化班”回到东幼上班的第一天,李园长安排漆小平准备布置教学楼的壁画,王小梅去联系购买磁性黑板,可上班不到二小时,李园长又把她俩叫到她的办公室,告诉她们:“你们现在回家去上班,每天叫值班领导到王老师家里来打考勤。”俩人心里很明白,这是害怕她们向同事和家长揭露迫害真相。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上午,幼儿园派办公室的张老师到王小梅家叫她们俩到学校去一趟。她们到幼儿园不到半个小时,国安科许志诚、游中林就赶到了,许志诚把漆小平带到玄武派出所,游中林把王小梅带到凯江派出所,各针对一张不干胶标语对她们进行非法审讯。在玄武派出所办公室,许志诚拿出一张小不干胶,他和玄武派出所的邓小刚追问漆小平是谁写的?漆小平告诉他们:“敢写这些真话的人真是伟大的人。”同时声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二日在公安局干警何显田写的有“与法轮功决裂”的记录上被逼签的字作废。

整个一中午他们没有达到目地,中午下班他们不让漆小平回家,并叫三个大男子汉强行用手铐把她铐在门卫室的铁窗上,直到下午五点过才解开手铐,要她上车,非法把她们送到南门外看守所。看守所的谢九周(女)要求俩人报姓名、住址作登记,俩人告诉她:“我们没有做任何错事,我们没有罪,不该在这里。”谢九周叫来一名姓修的男管教,拿着一根“狼牙棒”强逼她们用头去顶墙,她们不服从,他就用警棍打她们的背,她们仍不服从,他马上又叫来两个人,拿了四副手铐,把她们强行铐在看守所坝子里的双杠架上成“大”字形,谢九周说“你们不服,今晚上就铐你们一晚上,冻你们一夜。”直到第二天开早饭,整整二十四小时没让她们进一点食水。

几天后,谢九周要她俩配合她写什么教育记录,漆小平善意的对她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在做好人,不说假话说真话,没有错,更没有罪。”当问到亲属的情况时,漆小平不愿亲属受牵连,不想回答她,她就有意刁难,给四个法轮功学员每人安排了一般犯人三倍有余的奴工活,当着全号室的人宣布“到时完不成就收拾你们。”结果中途走了一名学员,少人不减工作量,谢九周乘机把法轮功学员叫到监室外,当着大坝子里游动的人,狠毒的分别打了她们十多警棍,同时还喘着气说:“都说打了法轮功要遭报,我打了那么多法轮功又没遭报啦。”几个法轮功学员整个腰部下方被她打肿呈血紫色,半个多月不能仰睡,不能坐板凳,但每天还必须做十二至十四小时的奴工产品,看守所非法关押她俩一个月,期间游中林分别提审她们各两次。

非法劳教 走脱后遭通缉 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下午,看守所的人把漆小平和王小梅从监室分别叫到办公室,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游中林叫看守所办公室的人员要求她们在“资中楠木寺”劳教一年的决定书上签字,被她们拒绝。第二天早上八点多,谢九周通知俩人收拾东西,用一副手铐把漆小平和王小梅的左、右手连铐在一起,强行叫她们上车,要押送她们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但是说来也神奇,在高速路上驾驶员三次迷路,上不到去资中的分路车道,直到中午十一点过,在车停于加油站时,漆小平和王小梅成功走脱了。

在中共十六大前,不明真相的中江县政法委书记胡嘉仁迫于上面的压力,责成国安科以悬赏万元的金额通缉俩人。为了不再纵容这种公然违反宪法的迫害;为了不让家人再被株连;也为了不再给这些参与迫害者继续干这种伤天害理、害人害己之事的机会,俩人被迫离家流离失所,期间的种种艰辛与苦难这里就不细述了。

再次遭非法绑架、关押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上午漆小平和王小梅在中江富兴镇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密,镇派出所恶警将她俩非法关押约一周后,又送至中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法院秘密非法审问过几次,她俩只向法官讲大法好的真相。

王小梅被非法关押后,警察曾几次到她家去骚扰。在九月十九日上午,王小梅年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家及亲戚家去了好几辆警车,一行十多人(估计是德阳和中江的国安、国保人员)对其家进行搜查,结果什么也没搜到。却给王小梅的家人(特别是高龄的老母亲)造成很大的伤害,当地的老百姓也惶惶不安,影响恶劣。

通过漆小平和王小梅遭迫害的经过,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利用着手中的权力操纵着整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教书育人的教育系统也没能逃脱中共的魔爪,连幼儿园也没能幸免。它已经使众多的人在这一过程中成为行恶者,尽管其中大部份人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而昧着良心被动的执行着迫害的政策,充当着邪恶的工具与帮凶。然而天网恢恢,善恶必报,这是天理。希望所有还不明真相的人赶快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怎么样;再看看中共又是怎样的。现在有本风靡全球的奇书,那就是2004年底大纪元时报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该书从各个层面深刻揭示了中共的欺骗、暴力、邪教和流氓本性,由此引发前所未有的退党大潮,如今已有四千多万明白了真相的人们退出了中共这个对中华民族、对中国人民犯下太多罪恶的邪灵。希望大家能用自己的良知与智慧做出判断,摒弃邪恶,选择善良。人的境遇可以不同,但正义应该常在,良知应该永存。在此呼吁海内外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身处牢狱的漆小平和王小梅等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让我们共同来抵制这场迫害、结束这场迫害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