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张秀存自述屡次被绑架、劳教过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河北省廊坊北史家务乡大法弟子张秀存,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几年来曾多次遭到邪党人员的非法抄家、绑架、关洗脑班、劳教、勒索钱财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我因把我丈夫拾到的价值几百元的东西交给北史务乡派出所,他们得知我是炼法轮功的就将我非法扣留,并抄了我的家,抄走我的大法书,两个录像机、录像带等物品,也把我丈夫劫持到了派出所,我丈夫在他们的恐吓下,带着他们想绑架另一同修,但未得逞。恶警把我铐在铁椅上铐了一宿,第二天把我绑架到了安次区洗脑班(廊坊二招)。犹大黄俊伶和大城县的一个和尚,还有几个犹大每天轮番的向我灌输邪悟理论,每天只让睡很少的觉,犹大黄俊伶拽着我的手强制按手印。我被非法拘禁17天,出来后,北史务乡综治办的杨宝银向我要所谓的“转化费”1500元,经常到我家骚扰,我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我因上网向全世界人民曝光我被迫害的经历及向领导写信,我又遭到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的绑架并且抄走了我的大法书、录音机、电视天线、VCD等物品,我又被绑架到看守所、廊坊六一零洗脑班(廊坊乐园宾馆)。在洗脑班我被限制人身自由,不许出屋,犹大李淑香、张敬新、郭铃、王丽等向我灌输邪悟理论,我不听,绝食抵制,韩志光见我不配合就气急败坏的说,不配合就是劳教。

在这儿期间,北史务乡的刘术学带着乡里的人向我丈夫要钱,并威胁说不交钱就送劳教,马上就劳教。我丈夫在他们的逼迫下,东家借,西家借,凑齐了2500元钱,结果我还是被安次区国保大队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三次被关进严管屋,那里长年不见阳光,冬天没有暖气,夏天蚊子叮。由于我不配合他们对我洗脑迫害,拒绝“转化”,二中队恶警副中队长王艳华左右开弓将近打了我20个嘴巴,她逼我站着,我不站,她就唆使劳教犯把我的手和脚捆在椅子上大约十五、六个小时,4天4宿不让我睡觉。从石家庄来的一个恶警叫刘俊伶,她一看表面伪善不行,就开始侮辱、恐吓我,说:“国家有你一个不多,死了一个也不少,劳教所离火葬场大烟筒这么近。”我说:“你不是挺善吗?原形毕露了吧!”后来她看我不“转化”,就拽着我的手强制我写不炼功保证与决裂书,然后再按上手印,就算“转化”。这种手段对其他大法弟子也使用过。

在劳教所我拒绝做奴工、“学习”、出操等一系列规定,恶警中队长严红丽问为什么不遵守规定,我说我不是犯人。她就谩骂、侮辱我,对我拳打脚踢,还打了我几个嘴巴,对我进行体罚,每天让我站20个小时,睡不到4个小时的觉,我连续站了15天,我的腿、脚肿起来挺高,穿鞋穿不进去,两脚麻木、发凉。我在劳教所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出狱后就出现了病状。

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我回娘家,又遭到北史务乡派出所、安次区国保大队恶警的绑架,所长王健勇非法搜走了我身上的两张平安卡及100多元钱,我从同修家被劫持到北史务乡派出所,我拒绝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安次区国保大队恶警董辉就打了我两个嘴巴,并且强制我在纸上按手印,派出所所长王健勇叫人把我铐在了外面大约两个小时,第二天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我绝食抵制,当时我咳嗽很厉害,看守所女监所长肖某与田某就唆使犯人按着我的手脚,强行给我输液,10天后,安次区国保大队和北史务派出所又把我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唐山拒收,他们又把我拉回看守所,直到15天后我出现呼吸衰竭、生命垂危才把我放回家。出来后,北史务大队书记王洪飞在北史务派出所的唆使下,逼我搬家,并使出停电的卑劣手段,至今已有2年多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安次区国保大队的刘伟、董辉,北史务的片警历伟等五、六个人又闯到我家,非法抄走了我的录音机、磁带、大法书、资料等东西,并又把我绑架到了廊坊市拘留所院内的(法制教育中心),就是廊坊市六一零洗脑班,我绝食反迫害,10天后,他们灌食灌不进去,我出现了胃出血,安次区国保大队向我丈夫勒索1500元钱才把我放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