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的马三家教养院,在中共邪党对迫害法轮功的这场灭绝人性的大迫害中恶名远扬,这个黑窝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烂泥扶上墙

一九七九年时,辽宁省各地各个知青点还剩二百多人回不了城的,都是些什么也不会干或什么也干不好的、或人品有问题没有单位要的。过去,中共邪党的教养院警察都是在教养院的各级警察的子女、近亲属中内部招聘,然而,一九七九年时,马三家教养院突然临时决定在全省返城剩下的这200青年中招聘警察。招聘考试只考三门课:政治、语文、数学,考前把试题答案发给了他们,即使这样,这些“知识”青年几乎没有人平均成绩过六十分的,最后只好一再降低录取分数,直到最后降到一百二十分(单科成绩四十分),才把这些没人要的大龄青年留下来。从此,这些人被称为“一百二十干部”。最近几年在迫害大法中充当急先锋的李明玉、周谦、王乃民、邵丽等,都是这批“一百二十干部”成员。

到1999年七二零前夕,中共各地教养院面临破产倒闭的处境,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大镇压使得这些几乎要失业的警察又忙碌了起来,随着镇压的升级,被绑架、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增加,邪党加大了对教养院这种专职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机构的投资和控制,然而即使这样,很多有点良知警察也是不愿意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样,邪党在劳教所的警察中进行了一次“精心选拔”,把各单位、各部门、各科室工作不好好干、道德败坏乱搞男女关系、索贿敲诈几乎人见人嫌的人渣集中起来,组建了迫害法轮功的专职大队,于是这些在正常社会状态下被主流社会抛弃的人渣败类,在这场最邪性的迫害中,就象被中共邪灵从地狱召唤回来的小鬼,一个个象充了电一样,在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中充当了中共邪党的基层打手。

上烂下烂 烂成一片

二零零八年过年期间,邪党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家成到位于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地区的辽宁省监狱城“慰问”警察,在监狱城的食堂吃饭期间,该厅长公开要监狱头目给他找妓女陪吃,监狱城头目不敢违抗,当时就叫手下开车到附近朝鲜族聚集的大兴村,拉了两个朝鲜族的年轻女子陪吃,吃完后又陪睡。

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张朝英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邪党提拔为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劳教局局长,该恶人逢年过节都要到各地劳教所“深入基层”“慰问”警察,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慰问”项目就是和各个劳教所的头目们打麻将,头目们每次打麻将都会“巧妙”的输给张朝英几万、十几万现金,这已经成为了各个劳教所最重要的“政治任务”,而且每次打完麻将后,找妓女陪张朝英吃、喝、玩、睡已经成为了“行业”“潜规则”。

而在马三家这个黑窝里,这些恶警们在男女关系上简直乱到了极点,所长带头、各级男女警察跟上,几乎人人都在社会上有多个情妇(情夫),而且这些恶警之间也互相乱搞,或男警察奸污女普犯、或女警察勾引男普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互相之间攀比情人的数量和富有的程度。工资一个月才二、三千元的女警察,一个个带数万元的手表、开轿车、穿名牌,一出教养院大门,就奔舞厅或约会情人,下三烂的人渣本性暴露无遗。有一次,一个被劳教的卖淫女,指着女警李××吃惊的问周围的人,她是警察吗?原来,她认出了这个女警竟然是和她争一个歌厅老板的“情敌”。有的未婚女犯人在服刑期间,竟然怀了孕生了小孩,到期满释放都没有查出孩子的父亲是谁。

以迫害大法弟子而被追查国际上了恶人榜的女恶警李明玉为例,其丈夫刘永是马三家恶警(警号2108020),两人都在外面乱搞,互不干涉。实际上他们之间已经到了互相拆台、水火不容的地步。二零零八年3月,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肖立新在马三家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李明玉在勒索了肖立新未修炼的家人巨额现金后把她“保外就医”,恶警刘永知道后妒火中烧,于二零零八年4月1日下午4点多钟,带着马三家恶警,勾结大东区六一零恶警四人、洮昌派出所、一一零恶警把刚刚回家养伤的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肖立新再次绑架回教养院非法劳教。

恶警心虚、伪善

随着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深入,现在越来越多的民众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的真相,这些被邪党利用迫害大法弟子而名利双收的恶警们,也害怕自己邪恶的行径被世人乃至他们的同事知道,在中共邪党这个大恶魔的调教下,马三家这个邪恶的黑窝竟也挂起了“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的牌坊,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还邀请海外记者到这个黑窝进行所谓的采访,用精心伪善布置后的假相欺骗自由社会的记者们。

然而即使这样,这些恶警人渣的邪恶行径还是逐渐的被劳教所其他部门的警察知道而瞧不起他们。这样这些恶警们又开始了进一步的伪装,比如,把公开、半公开的酷刑、电击、虐待转移到了地下、背后进行。

以恶警王乃民为例,最近两年多来,再也不在公开场合迫害大法弟子了,也就是说,只要旁边有第三者,她就从不动手,可只有她和一个女学员时,她经常变态般的折磨女学员,包括连续几十下的打耳光、扒光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用电棍电击女学员的阴部等等。

几年下来,恶警的伪善表现,不仅欺骗了他们的同事、家人,甚至有不少法轮功学员都被迷惑,甚至还为他们辩解。甚至在社会上,有法轮功学员找到他们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时,他们竟然也口头答应三退了,甚至还说大法好了,回头到了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依然如故。

有一次在社会一次聚会上,有知情者当众揭露了恶警李某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当时在场的还有其母亲等家人,她们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家人是这样的一个恶魔,但当这位知情者当众举证、列举了李某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行径后,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李的家人立即开始谴责李的行径,李某被迫当众表态以后再也不迫害大法弟子了。

恶警连连遭报

沈阳市于洪区西江街有一块土地,九十年代之前是一个枪毙死刑犯的刑场,在前些年圈地狂潮中,周围几乎所有的土地都被“开发”了,唯独这块冤魂出没的大坑没有人要。二零零三年,邪党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将这块地奖赏给马三家,给各级警察们修建家属楼小区,冠名“河畔人家”。有人称其为阴阳宅,意指阴间的冤鬼和人间的恶鬼住在一起了。

迫害大法的几年来,遭报的恶警越来越多,甚至连邪党的头目们都看到事情确实有点骇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级警察们病死、车祸、事故等各种天灾人祸接连不断,非正常死亡远高于其他警察、更高于普通百姓。目前马三家甚至辽宁省沈阳监狱城的警察们普遍的多病、衰老,由于请病假的人太多,有时甚至都排不开班,以至于邪党监狱不得不限制请病假的人数、提高请病假的条件。

以女所一大队恶警周谦为例,其曾疯狂迫害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女学员林叶,逼迫林叶吞针,一度把林逼疯。近两、三年来,周谦的父母先后得心脏病、脑溢血等恶疾死亡,二零零三年,周谦的丈夫刘福克(马三家男所警察)开车时,在没有任何外因诱导的情况下,自己把车撞到树上,导致其长期昏迷,几乎死亡。同车有一恶警的妻子受了点惊吓和轻伤,因她平时听大法弟子讲真相时都比较相信,这件事后,她多次告诫丈夫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其后几年,该警察确实不再参与迫害了。

而马三家教养院院长张朝英,如今身患心脏病等多种重病,不到五十岁的人,衰老的象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张朝英有一个儿子,原本聪明、刻苦好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辽宁省实验中学,然而随着其父张朝英在迫害法轮功的邪路上越走越远,这个儿子突然间性格大变,开始厌学、抽烟、早恋,精神颓废,学习成绩全面下降。父亲的恶行报应到了儿子的身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