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 请同修注意发放真相资料时将资料包装好

  • 请同修发放真相资料要用心去做

  • 请依兰同修抓紧曝光邪恶揭露邪恶

  • 正念解体山东寿光市羊口镇邪恶标语、广告牌

  • 就天津市塘沽区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与同修交流

  • 就资料点安全问题与重庆同修交流

  • 与黑龙江望奎县同修切磋

  • 提醒沈阳同修注意

  • 大陆大法弟子外出坐飞机、火车时请注意

  • 沈阳同修王鑫的消息

  • 请长春同修正念解体邪恶阴谋

  • 兰西县大法弟子孙玉红、赵喜荣回到家中

  • 石家庄正定县大法弟子李香金已经回家。

  • 河北雄县公安张贴广告妄图招募男、女巡防员

  • 内蒙莫旗大法弟子欧阳占东正行闯出

  • 希望大家把心用到救度众生上

  • 解体蛟河恶警迫害的新阴谋

  • 给资阳市全体大法弟子的建议

  • 给学法小组的同修提个醒

  • 网络封锁严重 有国税地税做邪党“经济”帮凶

  • 请注意打印出的小册子目录问题

  • 询问沈阳浑南大法弟子曹光福的消息

  • 请关注辽宁大法弟子屈洪海的下落

  • 利用“民生检察服务热线”讲真相揭露迫害

  • 请同修注意发放真相资料时将资料包装好

    前几天,同修的家人(常人)捡回来一个天音歌曲集的光盘,光盘封面打印的很漂亮,里边还有一本小册子,可小册子一部份露在外面,已经湿了。不知是常人捡到后拆开包装扔掉的,还是同修发放时没做好。

    在此善意的提醒一下,同修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请将资料包装好,用纯净的心、强大的正念发放,既是为法负责也是为众生负责。


    请同修发放真相资料要用心去做

    近日,我去某城市办事,在楼道里发现一些真相资料被扔在地上,有的还被踩过,很心疼,逐一捡起,弹去尘土,想从新发放,但见透明胶带直接粘在真相资料上,透明胶带被踩的很脏,拽胶带就将资料拽坏。又见每一层楼都贴洪法不干胶。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此想提醒同修注意:发放真相资料,一定要本着救人为基点,不能当任务去完成。你想用不干胶粘,但一定将资料装入袋中(塑料或纸带),如果你不想将资料装袋,那你最好别用胶带直接粘。可以将资料插入门上的对联中、福字上等。贴不干胶时,每一个单元门上粘贴一张就行了。每一层楼都贴,既浪费世人又不珍惜,效果不好。


    请依兰同修抓紧曝光邪恶揭露邪恶

    请依兰同修抓紧曝光邪恶揭露邪恶,不给邪恶喘息机会。我们不能总是被动的跟在邪恶的后面走。


    正念解体山东寿光市羊口镇邪恶标语、广告牌

    進入十一月份以来,山东省寿光市(邪党总书记胡的联系点)的部份乡镇制作了大量精致的邪党“标语”,这些标语被安置于显眼位置,如主干路大型广告牌、超市等繁华地方路旁晚上照明用的路灯广告牌等等,并且大部份标语附近都有邪党安置的摄像头,清除难度极大。

    这些“标语”是邪党灭亡前的回光返照表现,但却毒害了大量不明真相的世人,并且加持了邪恶的“场”,使讲真相的难度加大。


    就天津市塘沽区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与同修交流

    文/大陆大法弟子

    天津塘沽区法轮功学员白洪、宋洪翠、齐长荣、徐国敏、刘善敏、等多人均于2008年2月28日被天津市塘沽区公安局恶警伙同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塘沽区赵家地拘留所,现仍被非法关押。

    把这次迫害的邪恶阴谋,作为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整体协调、整体破除、整体提高、破除间隔的一次修炼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找一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是我们的整体有漏他们才被非法迫害至今。

    同修之间互相怀疑认为有的同修是公安内线,指责被迫害同修毛病,不去向内找自己,

    我认为是内线也好,不是内线也好,究其根源是我们自己有问题,就象人身体有病了,是因为有业力,不是表面的“瘤”导致的。表现只不过是表面空间的一个现象而已,就象流行病来了,人们只认为表面的流行病,而认识不到是业力的原因。所以要想不让“瘤”扩散,我们就得从深层着手,反思我们整体的不足。尽快的圆容,形成金刚不破的整体才是我们需要考虑和完善的话题。

    这决不是个别弟子做的不好。建议我们每个弟子都认真的想想,找一下自己有漏的地方,赶快改正,这样才能把我们整体出现的漏洞补上,让邪恶没有理由继续去迫害同修,也是保护我们自己的一种补救措施。

    大家都知道“一根筷子轻轻被折断,一把筷子折不断的道理”,我们这个整体的成员如果大多数人都走的正,即使有个别弟子有漏,这个整体正的因素就会自动纠正这种漏,其他弟子会提醒做的不好的弟子,做的不好的弟子也会在整体中受到好的方面的影响,从而自己纠正错误,也就是说,一个好的整体,对内,有很强的包容能力,对外,有很强的抑制邪恶的能力,大家都能够在这个整体中急速提高,提高中又是对整体的圆容,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但是,直到现在,我们塘沽区很多同修对“整体”的观念还是很淡薄。我们的修炼过程就是发现自己的不足,从而修去它的过程,谁能没有漏,谁能没有执著呀,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包容同修的缺点呢,埋怨与指责是救不出我们的同修的。

    为什么会麻木呢?还是私心吧,不想为了别人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想平平安安的走好以后的路,但是大家想过吗,如果整体都不存在了,哪里还谈的上我们的个人修炼。大家都应认识到,只想从法中得到,不想付出的现象已经很严重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把漏堵上,否则,邪恶还会找借口继续迫害。站在神的角度上看,同修是和我们人世间的亲人一样亲的人,如果你的家人被绑架了,你还能这样只呆在家里发发正念就行了?师尊不是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吗?带着这颗私心能圆满吗?无论隐藏多深的私心都不会逃出神的眼睛。层次的提高不是得到而是放弃。珍惜同修就是珍惜自己。

    建议:

    一、组织同修轮流近距离发正念,尽量做到每天都有人到看守所附近近距离发正念;

    二、多学法,在法上认识法。有条件的最好组建学法小组,大家共同提高的快;集体学法的形式很重要,是师父开创的修炼方式,咱们整体出现问题,就在集体学法中查找问题,在法中集体提高上来,集体弥补漏洞。

    三、每人都查找一下心性,有没有执著于形势的变化,有没有认为奥运结束了可以松口气了,(迫害是不会因为奥运结束了就自己消失了,只有同修们整体都提高上来迫害才不会存在),有没有私心,同修间有没有被邪恶间隔。这些都有可能是邪恶迫害的借口,只有大家把漏都堵上,危险才不会存在;

    四、大家都走出来讲真相证实法,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躲在家里,做资料的同修做一些配合救人的《小册子》和不干胶,做资料的同修不要怕麻烦很多同修发的是单张的资料,做资料的同修要为发资料的同修考虑。发资料的同修发一次很不容易,只发单张内容少,一般小册子里有自焚真相等,内容丰富,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发现,很多人相信天安门自焚,对法轮功反感。我们应该清除他们的邪念。

    五、能联系到被绑架同修的家属最好,让他们快去要人,不要怕,同时同修也去配合要人,理直气壮的告诉恶人不放人就找律师告他们;令恶人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六、建立整体协调,分片协调形成大道无形有整体 。

    让我们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修好自己,修自己永远是第一位的,修不好自己你救的人往哪度啊!修好自己才能更好、更多的救人,修好自己才是真正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让我们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放下对自我的执著,才能圆容好整体救度更多的众生。建议大法弟子真正静下心来,学学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好好找找自己的不足,使我们塘沽地区的整体状态有个大的改观,真正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不足之处,请同修补充。救人紧迫,请同修一定抓紧时间,严肃对待,救人的同时修好自己。


    就资料点安全问题与重庆同修交流

    重庆的一些同修得到资料时首先问资料是哪来的,他的意思要审查可靠才看,那个送资料的也毫不保留的告诉他是哪来的。当一个同修被迫害时,那就可能牵连到另外的同修。长期说要保护资料点的安全,在我们很多同修中都是在要求别人,自己却很随意,好象与己无关。现在是幸存的资料点也无法继续供应,有的转移了,这种情况使很多同修得不到资料,这时这些同修还埋怨别人不能提供资料。就是这种情况得到资料的还在说资料是哪里来的,拿着资料满街走,可见重庆这地方真的需要同修自己悟一悟了。

    我谈的这些也许有同修说是怕心在做怪,我觉的不是怕与不怕的问题,关键是自己该如何做的问题。我们应该为谁负责的问题。


    与黑龙江望奎县同修切磋

    可以说几年来望奎的正法修炼形势不是很乐观,一直处于邪恶的干扰破坏中,自那一年集体做真相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多人后,邪恶的影子就没有离我们的左右。虽然我们也做出很大的努力,比如不断的曝光恶人、讲真相、发正念、整体配合,但邪恶的迫害还是一次一次的达到了他们的目地,这当中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的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时大多走了写保证、交罚款、为邪恶输血、滋养邪恶的不正之路。致使邪恶对望奎正法修炼环境的破坏愈演愈烈,严重影响和阻碍了望奎大法弟子的救度众生。

    回顾这些年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和我们所走过的路,教训是深刻的损失是惨重的。从九九年至零八年九年的时间里我们望奎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就四、五十人次,直接经济损失近五十万元。如果这笔本该属于大法的巨资若用在正法中,那将做出多少真相救度多少众生。再看看今天望奎的现状,有多少同修迫于邪恶的淫威掉下队来离开了给予他(她)们生命的大法,而又有四、五名同修至今有家不能回,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更有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已被迫害得转化邪悟了。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有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交了几万元罚款后反被劳教了?这一桩桩一件件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不能不引起我们走在正法路上的大法弟子们深思啊!是不是我们的同修在认识上没能达到正法的标准,从某种程度上承认和默许了邪恶的迫害,还是我们整体上有漏,形不成令邪恶惧怕的整体呢?为什么我们的同修在被迫害时不能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否定解体邪恶,而是被动承受,叫写保证就写叫交罚款就交,这是我们该走的路吗?这不正是邪恶抓住了我们的漏洞得以嚣张迫害大法弟子的原因所在吗?三思啊同修……。

    今年的奥运前夕,我由于正念不足而到外地打工躲避邪恶。正是由于我的基点不对,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承认了邪恶对我的安排,加之学法炼功也没有跟上,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七月二十四日我被望奎公安局从哈市绑架回望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冷静的向内找,归正自己的不足,从新树立起正念,并不断的背师父的《论语》、《洪吟》和部份经文,坚持炼功发正念,向所有人讲真相劝三退,不签邪恶的一个字,以实际行动做着一个正法弟子所能做的一切。当邪恶送我去绥化劳教所准备劳教二年迫害我的过程中,我正念否定,向送我劳教的法制科长沈彦涛及其随从曲路平讲真相。到劳教所后,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劳教所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在到市医院例行体检过程中,我求师父加持叫体检不合格、叫邪恶的阴谋彻底破灭,最后劳教所以体检不合格拒收,这样我被送回望奎县看守所,明白真相的世人更加相信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紧接着我继续发正念否定邪恶对我的关押和迫害,要邪恶立即将我无条件释放。结果三天后我在师父的呵护和加持下于九月二十八日平安回到家中。这次被迫害我没有绝食,而是选择了以师父赋予的正念否定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实践证明“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同修们,回望这几年望奎的正法形势环境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是我们没有做好啊!我们也都有责任啊!为了不辜负主佛的慈悲救度与等待,让我们都站在法上深刻地反思一下自己,向内找一找:究竟自己走的路正不正,跟没跟上正法的進程,讲了多少真相救度多少世人,还有多少执著和人心没有放下,按照师父的正法要求真正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了吗?

    同修们,让我们振作起来,与同修协调配合,消除间隔,圆容师父和正法所要的一切,堂堂正正走出来救度那些被我们延误的还在急迫等待中的万分危机的世人和众生!不要再把邪恶看的那么可怕,其实真正害怕的是邪恶,在真正的正念十足的大法弟子面前它什么也不是,只能被大法弟子的金刚正念解体,因为它就是正法要淘汰的生命。同修们,我们才是法正人间的主角,该是我们走向成熟、展现神威的时候了,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我们还指望谁呢?

    如今正法進程又在呼唤和挽救那些掉了队的、忘记自己的誓约跟人走的、执著怕心不敢走出来的或是钻進宗教的昔日同修们。让我们快快行动起来,找到自己知道的昔日同修,把大法书和《明慧周刊》送到他们手中,同时正念清除干扰他们回归正法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放下一切怕心和执著,为自己负责为众生负责,早日回到正法中来,回到师父身边。使我们的同修形成一个令邪恶胆寒、金刚无漏的整体。

    同时建议每晚七八九点继续发出我们的强大正念:清除望奎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望奎县邪恶组织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及恶人胡淼、吴方林、郭茂林、李龙、佟景华、刘维权等背后的一切邪恶。


    提醒沈阳同修注意

    沈阳市沈河区庆余小区南乐郊路100-1第一单元,有一大法弟子家被便衣特务长期蹲坑监控,现在仍有六至七名便衣特务住在大法弟子家中。这位大法弟子出事后,此情况一直没有在网上曝光,其住在几楼几号不大清楚。

    这个小区是由南乐郊路100-和南乐郊路100-1两座对脸楼组成的小区院。挨着143中学,294公交车终点站。小区两面都有大门出入。第一单元的门在143中学这边。挨着大门是,〈庆余食杂店〉店门前是小市场。

    大门口有监控能照相。小区里100-有六单元100-1有六单元,第六单元挨着一个托儿所前边就是小南教堂。第六单元大门口也有监控能照相。这个小区里住的几乎都是公安家属,以前是公安楼。


    大陆大法弟子外出坐飞机、火车时请注意

    前不久,有一在哈尔滨坐飞机同修用锡纸带书籍、光碟,在机场安检检查行李过传送带时被电脑验出。用锡纸带书、光碟不安全。电脑验锡纸时,屏幕显示是金属,必须开包检查。外出最安全就是我们的正念、平和心态,遇事不慌。心态不稳、有怕心学法、背法、发正念调整自己或请同修帮助发正念。一个行李内放少量的书籍和几个光盘是比较安全的。人过安全门时,安全门有检查仪器,主要检查身上是否带金属。如:禁带物品、刀(水果刀)都不能带。禁带物品没收。不能随身带的,交给本航班空乘,到达目地地交给本人。身上的钥匙、腰带的铁夹,安全门都会发出警报,都得拿出来,再过安全门,有没有报警声。戴的项链有金属的,安全门也会发出警报。如:水晶(用水晶做护身符)和项链之间联结处的小金属,也发出警报。


    沈阳同修王鑫的消息

    王鑫,家住沈河区大南街,零四年失踪(26岁)。那年,沈阳就两名高材生考上了北大(保送),其中有王鑫。在他失踪期间,母亲由于对他的思念,患上了尿毒症,离开人世;舅舅同母亲一样,患上了脑溢血,也相继离开人世。

    听一位知情大姨讲,王鑫还有一个姐姐,从来不对别人提起弟弟的事。可想而知,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也给我们家人及亲属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希望有知情的同修再续。


    请长春同修正念解体邪恶阴谋

    长春市六一零及所属各区公安分局相互勾结,在近期内连续绑架若干名大法弟子。邪恶采用的手段通常是:便衣跟踪尾随,或拉断电闸,等人开门后破门而入,或随下班的家人進入。被绑架的同修通常会被非法抄家,然后送至长春市苇子沟戒毒所拘留。

    吉林省以所谓“百日严打”的名义,针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建议:吉林省内的同修形成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


    兰西县大法弟子孙玉红、赵喜荣回到家中

    黑龙江省兰西县大法弟子孙玉红、赵喜荣分别在零八年十一月五号前后安全回到家中。谢谢同修们的正念加持。


    石家庄正定县大法弟子李香金已经回家。


    河北雄县公安张贴广告妄图招募男、女巡防员

    河北雄县公安张贴广告妄图招募男、女巡防员,工资甚高诱惑群众,妄图达到其毁灭众生、阻碍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邪恶目地。

    联系人:15530255544 刘队长


    内蒙莫旗大法弟子欧阳占东正行闯出

    内蒙莫旗大法弟子欧阳占东于2008年11月3日正念正行闯出了保定劳教所,感谢全世界大法弟子的正念支持。


    希望大家把心用到救度众生上

    截至2008年11月12日,长春第三看守所还有高淑余没有营救出来,希望大家不要抱怨家属如何,做好我们该做的,营救出来当然更好,没营救出来,这个过程也在起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作用。

    前一段时间长春大法弟子孙尚香(孙姨)和另一大法弟子陆姨以分别于绑架后3天和4天正念闯出,希望大家把心用到救度众生这个最紧迫的方向上来,不要过于强调执著于别人的不足。


    解体蛟河恶警迫害的新阴谋

    2008年10月以来,蛟河部份警察不思悔改、继续为非作歹,在中共邪灵恶党的威逼、利诱和指使下,还在干着与善良百姓为敌、毁灭自己生命前程的傻事儿。

    其实在今天过年前后,一些蛟河恶警就被邪党操控着、以“开好奥运”的名义疯狂绑架无辜百姓,超过100人次的坚贞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恶意骚扰、抓捕、抢劫甚至酷刑迫害,其中8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判重刑,10来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9名被绑架進洗脑班迫害。

    另外,蛟河部份恶警对失地农民、维权人士和普通百姓也同样心黑手狠:在今年夏初违法抓捕了蛟河市郊杨木林子村40多名被强占菜地的维权农民,并对其中至少6名判以重刑。10月初据说从磐石调来一个新公安局长(详情待查),为了解决上任楚瑛寰留下的、在蛟河新区新建豪华的公安局办公大楼和公安家属楼的巨额财务亏空,就在蛟河下令警察抓捕无照机动车、摩托车等的驾驶者(每个警察都有名额),抓到后每人拘留5天、罚款2000元。

    尤其最近一段时间,据悉蛟河的流氓匪警、作恶多端的白明库,在其一贯的恶行被曝光后,不但不知珍惜有限的生命机缘、赶快悔过自新,反而带领警察到处打探蛟河法轮功学员的详细情况等等(包括绑架田福森),阴谋暗中加剧迫害本地的法轮功学员。蛟河市政保科恶警、流氓特务白明库9年来一直毫无人性的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每次的非法的窃听、蹲坑、绑架、抢劫、酷刑、劳教、判刑等罪恶迫害,都有他直接插手或参与。

    请蛟河正义百姓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帮助收集整理白明库等不法之徒的具体信息(包括其家属的姓名、工作单位、手机号、住址等等)和其各方面的违法犯罪事实,除了向全社会、全世界揭露之外,还要向本地和上级的政府、人大、政协,公、检、法、司等部门检举、揭发和控告、起诉,立即制止其恶行,并将其马上绳之以法,绝对不允许其继续逞凶行恶、危害一方。

    附:蛟河恶警白明库以权谋私、包庇亲属的罪行

    据说白明库有个亲妹妹,和白明库一样,这个妹妹也属于人渣败类之列,什么坏事儿都干,就是不干好事。了解的人都说她干的事儿都够枪毙了。虽然白明库的妹妹多次被抓進看守所,可每次都在白明库盗用职权的庇护下安然无恙,不几天就被放出来了。(白明库的最高职务是蛟河市政府政法委副主任)

    希望知情者提供更详细信息,以便依法控告、起诉。注意:各地各级检察院的刑事诉讼处专管警察执法犯法、酷刑迫害。

    吉林蛟河邮编:132500
    白明库工作单位:蛟河市公安局政保科或
    蛟河市政府政法委
    白明库宅电:0432─7238608

    紧急建议:请蛟河全体大法弟子多学法、学好法,时时向内找,放下怕心和执著,揭露恶徒,加紧正念清除邪恶(长期锁定白明库及其背后的邪灵烂鬼),救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结束迫害,救度众生。


    给资阳市全体大法弟子的建议

    资阳市洗脑班从2006年6月份建立以来,已两年半了。有很多大法弟子遭到了严重的迫害,严重的阻碍了众生的得救,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解体洗脑班迫在眉睫。因此我有以下几点建议:

    1、四川资阳市(四县一区)的所有大法弟子学好法,抓紧讲清真相救度被中共恶党欺骗的世人,同时发出强大纯正的正念捣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洗脑班,清除资阳地区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

    2、为了保证各地政府给洗脑班送人去,资阳市六一零给各地下了指标,不完成的直接扣政法委的分。因此大法弟子做好向当地政府讲清真相的事。

    3、尽量收集各地参与绑架大法弟子的人员详细信息(姓名、单位、家庭住址、家庭成员、亲朋关系、相关电话号码……等情况),上网曝光恶人。揭露当地邪恶,制止迫害。

    4、洗脑班的帮教人员全部是广元市的,请广元市的同修协助收集。


    给学法小组的同修提个醒

    文/大陆大法弟子

    前几天,我和一个老年同修交流时,发现了一些问题。那位同修说:他们学法小组每天晚上学法时,有时通读本周的明慧周刊和讲真相的小册子,而剩下的时间通读《转法轮》,因时间少,只能读十几页了。我个人认为这样做不好,不能这样冲淡和减少了学法时间,学法的时间就是学法,任何事情任何理由影响了学法,都是一种干扰。学法小组主要是学法,应以通读《转法轮》为主。

    另外,有时学法小组每天学法只求形式。每天通读完《转法轮》就走。多少天也不交流一次,这样也不好,如果在学完法时,每周能交流一、二次学法体会比较好。


    网络封锁严重 有国税地税做邪党“经济”帮凶

    中共迫害大法9年,离不了财力物力支撑。我在税务局工作多年 ,知道“改革开放”以来每年税收任务有多重──年年都在从上到下滚雪球式的提高下一年的计划任务,并且任务完成多少和奖金直接挂钩。

    中共号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完全一派胡言!据我所知,财政收入增长年年都几倍于工资增长,国计民生的大头是依靠国外投资、援款。如高速公路、校舍等。相反监狱、金盾工程等迫害人民的设施、场所建了一个又一个,资金倒要多少就有多少、一直不匮乏似的。

    中共除了有贪官这只蚂蟥吸取民脂民膏以外, 税务部门的人为了自己不被宰奖金也拼了命的压榨每一滴“油水”。老百姓被洗脑文化弄的敢怒不敢言。除了乖乖交税外还得强颜欢笑承担各种“和基层税收人员勾兑的费用”,巴结这些如狼似虎、厚颜无耻的“官员”,免得哪天自己被“官府”找个借口“治罪”。

    本身这个部门的大法弟子据我所知并不多。所以希望引起广大同修注意,不要忘了铲除这个中共的帮凶部门的邪恶、救度这里的众生。


    请注意打印出的小册子目录问题

    最近部份同修的打印机打印出的小册子目录有这样一个问题:电脑上显示的文档的目录很正常,但打印出的小册子目录每行字后边都有几个怪字,类似“庞”字,多数同修打印完后,并不看目录,所以请同修打印完后注意一下,如果有就发正念清除。


    询问沈阳浑南大法弟子曹光福的消息

    沈阳浑南大法弟子曹光福近期无消息,请知情同修提供信息。


    请关注辽宁大法弟子屈洪海的下落

    大法弟子屈洪海(狱中得法),在二零零八年八、九月间在沈阳第一监狱,因揭露邪恶对在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被恶警(国家安全局)毒打折磨并被秘密押走,至今下落不明,请同各地同修给以关注查寻。


    利用“民生检察服务热线”讲真相揭露迫害

    最近,山东省检察院和下属的18个市级检察院开通所谓“民生检察服务热线”,宣称其主要职责是:一受理控告举报;二提供法律咨询;三進行法制宣传;四分析社情民意。全省统一采用的电话号码为:“96699”。

    据称,“民生检察服务热线”24小时值班,包括热线电话和网站两个组成部份,民众可以在线举报、咨询有关法律问题,还可以与热线工作人员通过视频交谈,反映问题。山东省检察院还称要做到有话必接,有问必答。

    鉴于大法弟子受到的残酷迫害,特别是邪恶“610”利用劳教制度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我们建议受到人身迫害的同修及家属,理直气壮的利用“民生检察服务热线”讲真相,揭露迫害,震慑邪恶。可控告检举恶警的违法行为,揭露恶警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要求检察院帮助营救正在被迫害的同修。举报以后,过一段时间一定要求检察院答复办理结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