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史前大愿 随师把家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出生在一个修炼民间小道的世代修道之家。父母在二、三十年代也算读书人了。那个时候人们尚且崇尚敦厚,且为修炼之人,因此祖辈远近也有些名望。五十年代父母为躲避共产邪党“无神论”、“破四旧”,反会道门的冲击,假扮夫妻,躲过一劫。再后来严峻的现实让他们假也假不了,父母亲商议:“留个后代吧,见到儿子我们就分居接着修。”我,就是他们切盼着儿子的过度女儿。

一九九九年,《转法轮》一遍刚学完,“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了。接下来单位破产失业,举家南迁。到了零五年四月,同修甲来电话让我去一次,我周身一震,当时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整个身体的细胞及全部思维几乎同时喊着:法轮功,法轮功,我有救了!果不其然,到那她说:我们赶紧把法拣起来吧。当时我们一起炼完了第二套功法,至此开始了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的历程。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们好:

一小时前,我给师父敬上一炷香,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我说:师父啊,弟子求师父加持,弟子要参加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要写出利己利他、真实、神圣的法会交流体会来。弟子求师父加持:要正念不要人心,要神念不要人念,要佛性不要魔性。冲破自卑、懒惰的种种障碍,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让自己在法中升华绽放出的辉光汇入到佛光普照的万丈光芒中。

一、哭人生灵亦堪悲,咋惊醒慌知是梦

我出生在一个修炼民间小道的世代修道之家。父母在二、三十年代也算读书人了。那个时候人们尚且崇尚敦厚,且为修炼之人,因此祖辈远近也有些名望。五十年代父母为躲避共产邪党“无神论”、“破四旧”,反会道门的冲击,假扮夫妻,躲过一劫。再后来严峻的现实让他们假也假不了,父母亲商议:“留个后代吧,见到儿子我们就分居接着修。”我,就是他们切盼着儿子的过度女儿。

我是“三两粮”的产物,生下来软骨、多病。小我两岁的弟弟出生后,三岁的我被送出家门,弟弟能玩的时候,我才被接回来。从那时起,我就是弟弟的“掌中玩物”,挨打是家常便饭。自此在父母的严厉家教中,在姐弟的威慑下生存,养成了到现在还留存着的低声下气,逆来顺受,孤僻隐忍的性格。然而,偏巧我天性聪颖,灵慧十足。八岁之前是开了天目的,少时读书过目不忘,作诗填词。在孤独的人生中我有了“书伴侣”,于是广博群书,于是那个善良面软的我中徒生出恃才傲物、孤芳自赏、多愁善感、嫉恶如仇的多重性格。这压抑与张扬的冲突使我在那样的年月悲苦的一路走来:七十年代批“白专道路”时,我被批斗辍学;八十年代初高考落榜;八十年代末婚姻失意;九十年代失业流离;二零零零年来的手足反目。而贯穿其中还有三次自杀……如果我有宿命通功能,到现在我都可以看到听到,那年在大海深处对人生绝望无助的嚎叫;在山谷崖壁上斥问苍天;在昏梦中哀怨百转的寻路。

二、幸得法幸留性命 勤修炼以报师恩

一九九九年,大概四、五月,单位同事的妻子让我去她家。到那才知道她是让我学炼法轮功。其实九八年秋,一位同学自北方已寄来一本《转法轮》,因为家中父母修炼方法的障碍,我对气功毫无兴趣。那本书我连翻都没翻。但父母修到今天这个状态及结果让我失望,人生的苦难与无奈让我一直寻觅着更好的解脱与出处。现在她对我说:“我看你挺好,善良,学炼法轮功吧。”当时我没有任何概念可言,头脑空阔,就这么定好午休时到她家去学法,她就是我认识的第一位同修甲。

可是《转法轮》一遍刚学完,“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了。接下来单位破产失业,举家南迁。然而这短暂的学法经历不仅使我知道生命的可贵与自杀也是杀生的罪不可恕,从此也埋下了我是大法弟子的种子。法已植入我的灵魂深处……。

时间到了零五年四月,同修甲来电话让我去一次,我周身一震,莫名的兴奋。当时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整个身体的细胞及全部思维几乎同时喊着:法轮功,法轮功,我有救了!果不其然,到那她说:我们赶紧把法拣起来吧。当时我们一起炼完了第二套功法,至此开始了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的历程。短短的几周内,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下法轮、开天目、通周天,其他功能也相继而出,周身轻快舒适,精力充沛快乐,以前羸弱不堪的身体一扫而光。我无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唯有精進实修。

在走过来的几年中,回头想想才知道,过去的几年师父一直没有扔下我,在我身上出现过很多神迹,只是自己悟性太差而已。

因为我家是后移民居住,周围没有认识的同修,所以尽管甲同修处离我现在住地往返要三、四个小时的长途车程。我还是每周一次去取《明慧周刊》。那时我的工作没有休息日,工作环境及条件根本不允许我有丝毫的怠慢。因此每周取《明慧周刊》都是赶在傍晚五点半下班后不回家直接走,第二天七点半上班前赶回单位。事实上来回路上是两头不见日头。无论严寒酷暑,风雨雪霜,从不停歇。零五年十月我再度失业后,加入了那里资料点的运作,几乎每次是周末去周日晚或周一回来。如果中间同修有事,也要打电话叫去的。当时孩子上初中,眼见面临中考,有时十天半月不见孩子面。可是那时的状态心纯净的如一池静水。得了法的可贵足以平抑所有的困难。一切放的那么坦然、自然。同时我也知道正法修炼时间的紧迫。于是我抽出所有能利用的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四个整点发正念从不错过。

孩子、丈夫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非常支持我学法修炼。丈夫还经常起着督促作用。一不小心懈怠了,他都说几句,提个醒。丈夫、孩子是我第一个劝三退得救的众生,他们也在大法中受益良多。孩子中考时考入市区重点高中,丈夫的职位也节节提升。

因为我是后走出来的新学员,老同修不给我真相材料,我只能自己编写真相短语,自制不干胶向外发,上下班故意打车,顺路给司机讲真相。刚开始说话紧张气喘,不自然,但往往听真相的司机都冲我笑笑,点点头认可我,慢慢的语句变的自然,流畅,智慧。每当有众生知道真相,接过真相护身符道声谢谢时,我都泪流满面,那真是一种慈悲的状态,绝非强为。每当自己做的好时,师父都在我打坐时打出法轮鼓励我。我就暗下决心一定不辜负师尊的苦度。

然而修炼不是大步流星走平道,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悟到:修炼的路不是平铺,是直立,向上,是突破自己的过程。突破自己就必须向内找,去人心,动神念。我给自己定住一念:正念正行,正信正悟,走正师尊安排的救度众生证实法的修炼道路。在以后的每每过关与难行中,我都请求师尊加持这一念,“守住心性,守住德”。

三.遇难关接二连三 静学法法中升华

我到同修甲那取《明慧周刊》,其实她也是刚走回修炼中。周刊是从乙同修那(甲的大姑姐)取来的。每次去时,甲同修领着我从后门出去進后院她婆婆家取。后院大婶也是同修。每次取周刊都能遇见同修乙、丙、丁在大婶的炕上整理真相资料。这些资料是复印出来的,需要拣页,大家都忙着做,我也帮着干。我那时不懂什么资料点、学法点什么的,头脑什么概念都没有,不知道也不问不说不插嘴。

那时每当见到同修内心很亲切,真的是心里总是乐呵呵的,一点杂念也没有。同修说需要什么我就从家拿什么,要钱给钱,要物给物。我知道只要同修用,一定是正用。但时间长了我才发现同修其实对我很冷淡,接钱的时候都是一把抽过去的。我这才想到理理头绪:第一,这里是资料点;第二,婆媳姑嫂间关系紧张,对于甲同修领来的我,她们很是戒备与讨厌。戒备我能理解,但处理方式不敢苟同。一次我提出是否应该一起学法、炼功。丁同修大声喝道:“你走,你给我走!”我愕然:老同修怎么还这样啊,内心不经意的有种落寞与失望,但还是很平静的对她说:“二姐,别这样,我们都是修炼人。”当时这事就过去了,可是以后每周再来时,乙同修都告诉我,丁同修找市内同修切磋必须把我撵走,理由是:“她(指我)搞社会的那一套,被也往这拿,窗帘也往这拿,暖气也往这拿,钱也往这拿。她想花钱买進资料点。”我听后莫名其妙,啼笑皆非,眼泪“唰唰”的流,同修家亲朋看到我掉泪,说:“你们内部还闹矛盾呢?”我怕给大法抹黑,赶紧说“不是,是我个人没做好,与她们没关系”。

我知道我不可以回头,不可以失去与同修接触的环境,也不承认旧势力对同修的间隔。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转眼又一个周末,我照样先扑甲同修,走到门口,一把大锁看门,到大婶家一问,甲同修搬走了,谁都没告诉。这就意味我再去没地方住了。当时那心情真的是……我匆匆拿了《明慧周刊》,返回单位。

我上班的单位其实是姐弟四人的股份公司。因弟弟忙于其它生意,公司由二姐主掌一切。现在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亲都不亲,人世肮脏险恶让我直打冷颤,避之不及。为求生活,寄人篱下般在几乎残酷的二姐手下偷生,每每寄思于弟弟:“你早点回来吧,回来就好了。”动了这依赖人的一念,事情也就来了。刚从同修那回来不几日,弟弟回来了。全家欢天喜地,我也以为再不会受气了。可是回来的第一件事办的就是我,弟弟对我说:“公司小,效益差,容不了那么多人,这里有我没你,有你没我,你说谁留下吧。”弟弟的语气与表情分明是不容分说。其实我在这里只有一点点的微不足道的股份,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弟弟不在家这么多年,是我照顾父母,是我去开小侄的家长会,他们家租房子,收拾房子无一不要找我,是我顶着压力维护公司的效益不受损失,如今回头不是报恩而是一脚踢开。当时委屈的不行,转念一想不对,不能跟他一样。我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让,我走。”这个回答出乎他意料,因为这毕竟是断了我的生存之路。在我跨出大门时,身后喊道:“我给你开工资。”我知道我放下了,“柳暗花明又一村”,是师父救了我。我前脚离开公司,弟妹从她单位辞职顶了我的位子。

这下有了更充份的时间学法,每学一遍,书中的法理象翻页一样進入微观。我体会到心性的升华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状态。这种状态会从你做的三件事及工作、生活环境中体会出来,而你能说出来的只是对悟到法理时的状态用语言的理论陈述。比如那天回到家学法时悟到师尊这一段法:“有人自来心性比较高,炼功中一下子天目开了,达到某一境界当中了。因为这个人根基比较好,心性很高,所以他的功也上的很快。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时候,他的功也长到这儿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么这个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多矛盾呢?他自己还不悟。因为他根基好,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出现了这样一个状态。可是那哪是修炼人最后圆满的标准哪?往上修还早去了!你得继续提高自己。”(《转法轮》)读到师父这段法,自己悟到,我在修炼的路上刚刚起步,现在需要扩大容量,师父在给我扩大容量。同时向内找,去人心。去崇拜同修進京证实法的壮举之心;去与乡下没有文化修养的同修接触是非多、磨难多的畏难之心。从那天开始师父看到了我一颗坚定实修向内找的心,一连五晚在我似睡非睡中点悟我与同修几世的渊源关系,我似乎感到一切的一切了然于心。

四、讲真相披星戴月 救众生莲开一朵

乙同修看到我仍旧来取《明慧周刊》,一把抓住我的手,领進真正的“资料点”,对我说:“以后我们一起做。”从那以后我们一起做《九评》,真相小册子等资料,及提供市区部份与周边六、七十名同修的周刊与师父的新经文。正式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一次在一起学法炼功。在这里我感谢乙同修对我的信任与丁同修时不时的提醒,我和二位同修经常在一起切磋。那段时间進步很快,我更感谢师尊的慈悲安排。

提供完同修的资料,我们还要定期下去发真相资料。我们上半夜学法,十二点发正念,发完正念就出发。丁同修载着我与同修乙挺進每个山区村庄。刚开始不适应走夜路,尤其农村山路凸凹不平,一脚踩下去经常是亮的地方是水,黑的地方是石头瓦块。我绊绊磕磕跟不上。乙同修就拉着我的手向前走。这样既费人力又影响進度。我就加上一念,清理干扰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不能走夜道的障碍。用神的状态发放资料。念一正,不但走的快,发的好,就连正疯狂的狗吠也变成了打呼噜声。

一次黑夜头,正专心一家一家的发,一个男人的声音喝来:“干什么的?”我一看离我只有三、四步远,没有任何时间思考怎么说,也根本不能走,我就迎过去告诉他“我来救你”。他手里拿着铁锨正做打的样子,听我这一说,放下铁锨,拍着我的肩说:“太不容易了”,接过我递给他的资料一直道谢。

有一次在我家附近的小区发资料,发到一楼最后一家,手还没缩回来,这家主人看到了,碰个正着,他急急的问我:“你干什么?”我回头冲他一笑:“对不起,我也想看看这里是什么,看完了给你送回来。”他笑笑说:“是,都想看”。我说:“说不定我家也有人送”,就这么走了。时常遇到需要急中生智的事情,但只要没有了怕,师父就会给我们化解一切。

一次从资料点带《九评》回家,大客车一如以往的安静,我没座,站在车前过道,书放在座位下面,车开出一段距离,突然从后面传来警车狼嚎。警车赶到大客前就放慢速度,然后拐起8字弯来,分明是要劫大客车,我心“咚”的一下跳个不停,难道有人跟踪告密了,我猛回头看车上的人,真象电影镜头一样:这个人凶神恶煞,那个人眼神可疑,那边那个穿警服,再那边那个戴墨镜,前边的警车依然嚎叫着杵在车前,我立时想,怎办呢,怎办呢?一刹那的六神无主后,但马上定下心来,自己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假相,谁都别想动了我!真的是好坏出自一念,警车长啸而去,再看看后面的人,哪里有刚才的镜头。

在修炼过程中,无论是做资料,发资料,还是当面劝三退,我都有一个体会:就是進入神的状态,“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这个状态是从坚实的学法中得来的,就象你发正念时那种极稳定、极静、唯我独尊的力可劈山、镇住一切的那么一种威力。你真正做到的时候,师父会给我们无边的智慧。而这无边的智慧,又会开启我们对师尊法理的悟。就象我在这个层次中悟到“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大道至简至易”(《转法轮》)、“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加拿大法会讲法》)的深层法理一样。

从新走回来后,才知道师父的经文我还有好多没有,我就只能借同修的看。一次丁同修到我家说:“我这有一包东西,下周你给捎到老家。”我们叫资料点“老家”。这包东西在我家放了一周我也没打开看。我认为别人的东西没有告诉看就是不能动的。周末到大婶家,丁同修当大伙面一打开,是师父的全套经文,这是我渴望寻觅已久的。我眼都不离的望着丁同修,她说:“这套给大婶,大婶岁数大不能改字,你给拿回去改字吧。”我捧着一大包书,高高兴兴的又拿回家认真的改字,因为至少我可以边改字边学法。字改好了,法我也系统的学了一遍,再一周送去的时候,从外地来了一个同修,也扛一摞全套大法书对丁同修说:“上周你要的书全拿来了。”丁同修愣了:“我根本不知道啊。”话刚落,同修们都瞅着我笑,同时说:“太神了,师父安排给你的。”我真是激动的流出了泪,心里直谢师尊。外来的同修也悟到了,然后跟我切磋能不能在我本地与同修结缘或自己上网,这点到了我的愿望。二零零七年初,在该同修的协调下,在另一位同修的协助下我正式成立了家庭资料点:上网、下载、打印。《九评》、小册子、周刊、其他真相资料等从我这个炼功场飞向四面八方的众生家中,救度着他们。

在我修炼的几年中,还有很多体会不能一一叙述,拾笔之前不知从何说起,下笔之后又觉书之不尽,书不尽师尊的一路呵护、点悟、鼓励、给予。如果说在修炼与救度众生中建立了什么威德,那都是师尊给予弟子的,是师尊在做。其实静心自问,还有好多好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与人心在,有时甚至混于常人,正象我在“一”中提到的那些特别性格,经常使我混淆了涵养与忍,清高与神的状态的关系,以及在这方面存在着的执着。有时还冒出孤苦伶仃寻找温暖的念头,有时还存在懈怠、懒惰求安逸之心。真的是一不留神就回到人中了。在家庭中,始终没有摆脱畏惧的心理,有回跟弟弟讲真相,手都是颤抖的。在父亲,姐弟的喝五吆六中,要么逆来顺受,要么落入常人式的反抗,这一切都是我必须去除的人心。法是圆容的,法能起到镇邪、灭恶的作用,在今后的修炼中我将精進,再精進。学好法,发好正念,救度好众生。做师尊的好弟子,完成史前大愿,随师把家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