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正法進程 随师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年近七旬的老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信师信法的正念正行中,一步步走到今天,下面是我随师正法的几点体会。

一、得法

我是一个从小娇惯、自以为是、争斗心很强的女子,为此,造下很多业力,给自己的身体种下许多病根,如心脏病、胃出血、腿关节炎、头痛、腰痛等十几种病,身心非常痛苦。得法后一个月全身感到非常舒服、轻松,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得法后,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像片时,觉的非常亲切、慈悲,好象在哪里见过,但记不起来是在哪里。我想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我终于找到了,我要跟师父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

我积极参加辅导站组织的各种洪法活动,到方圆百里的市、公园、农村等地洪法,做功法演示,办各种法会活动。通过相互的切磋交流,学员们的心性提高很快。

随着洪法的深入,学法、学功的学员越来越多,原有的学法小组已容纳不了。我主动腾出最好的房间,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并辅导不识字的学员通读大法。其实这都是法的威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动动嘴而已。

二、去北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我们地区形势和全国一样,都处在乌云压顶的状态。法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最伟大的正法修炼,怎能允许邪恶这样攻击大法、攻击师父,绝对不行!我要到北京去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我和其他同修来到了天安门。在天安门广场,我们打出了横幅“法轮大法好”,喊出了压在心里想说的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喊声此起彼伏。开了天目的小弟子说了:“阿姨,你看师父在笑呢。还有天女散花,非常漂亮。”

十月一日这天,天安门广场的大法弟子非常多。那些恶警们为了阻止大法弟子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不停的奔跑,到处抓捕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们却是前仆后继。那个场面非常壮观。

三、在拘留所和洗脑班正念反迫害

由于那时对师父的法理解不深不透,最终我还是被当地派出所抓回来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当时派出所审问我为什么要到天安门去时,我堂堂正正的回答说:“我们师父教导我们要按‘真、善、忍’修炼,哪里有错?你们天天利用电视、广播诬蔑大法和我师父,我要到北京做最正的事、最神圣的事,告诉人们真相,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在拘留所里,恶警们天天放诬蔑大法的电视、广播叫我们看、听,并做思想“转化”工作,让我们写“三书”。我不看、不听、不写,就是在那背法。他们一看我这样,就把我的家人叫来,把早就写好的“三书”让我签字。我把它撕了,扔掉了。拘留所一看家人也“转化”不了我,于是从生活环境上迫害。每个屋里放上紫外线放射器毒害大法弟子的眼睛;还每天只供应两顿饭,每人只给半个馒头,咸菜是现腌的菜叶,连洗都不洗,上面有沙子和脏东西,吃的时候都硌牙,喝的水有汽油味,就是这样有时还不供给水,我们就喝自来水,有时自来水也给停了。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我只是想师父说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那时正是秋雨绵绵的时候,我们就用碗接雨水喝,大家一起背诵师父《洪吟》〈访故里〉:“秋雨绵似泪 涕涕酸心肺 乡里无故人 家庄几度废 来去八百秋 谁知吾又谁 低头几炷香 烟向故人飞 回身心愿了 再来度众归”。背着背着我的思想不断升华,不禁泪流满面,体会到师父传法度人救度众生的艰难,同时也增强了正念:不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坚修大法到底!谁也转化不了我、动摇不了我,我一定要随师父回家,也一定能随师父回家!

而后,我被非法送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那些来转化我们的人,天天攻击大法、诬蔑师父。我就和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真、善、忍”是宇宙的大法;通过修大法我们的身心得到净化、家庭和睦、邻里关系改善,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也讲到了政府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等等,讲的他们无言以对。

在洗脑班邪恶不准我们随便说话,上厕所要报告,不被批准不能去,晚上睡觉不能关灯、不能关门,男恶警可以随便進入。这些我都不管,照常背法炼功。有天晚上睡觉,忽听院子里有皮带抽打声,而且声音很大,还能听到学员的喊叫声。我的心提起来了,心想:大法弟子是好人,不能让这些恶警任意迫害。于是我和大家切磋,大家一致认为要反迫害。于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半,我们大法弟子手挽手、肩并肩的站在一起,齐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许警察打人!”“无条件放我们回家”等等。这下可把恶警局长和信访局局长震惊了。他们想这还了得,法轮功示威了,必须妥善解决。两位局长亲自到我们房间征求我们的意见,从这以后这里再也没发生恶警打大法弟子的事件。通过这次行动,长了大法弟子的神威,灭了恶警的嚣张气焰,叫他们知道了大法不可欺、大法弟子不可欺。当时我们都很兴奋,也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震慑了邪恶。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中说:“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我们明白:大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我们绝不允许邪恶任意迫害,应该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

四、成立家庭资料点

随着正法洪势的不断深入,资料的供应明显不足。我想在家设个资料点解决此问题,就和同修商量。在同修的帮助下,置齐了所有器材,但是一摸电脑,问题很多。我年近七旬,手不太灵活,觉的难度较大。

一次看到《明慧周刊》一篇“放下锄头,拿起鼠标”的文章,我下决心一定要学会。在师父的点悟下、同修的帮助下,很快的掌握了上网、下载、储存、打印、简单的排版、装订等技术,不仅能供给当地资料,还能供给外地同修。

除此之外,我还出去利用各种形式向人讲真相,救众生。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给我智慧和能力,使我能积极参与助师正法,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五、被绑架 正念正行闯出黑窝

二零零五年由于同修说出了我,我被绑架。当时我正在家里做资料,看到同事叫门,没提防,就给开了门。谁知她身后一下窜出三十多名警察闯進我家,挡也挡不住。我马上求师父:“师父救我”。这时恶警们叫我单位的同事把我老伴看起来,并象土匪一样抄走了我做资料用的一切物品,而后拿出一份清单,叫我签字。我坚决不签,老伴也不签,没办法,他们只好叫我单位的领导签了字。

在审讯室,对于他们提的问题我一概不回答,并告诉他们,他们这样做是违法的、违宪的。他们说:这是上级布置的。我说:你们拿出文件我看看。他们不拿也不理,就问我是否打过资料、打了多少、资料的来源、出处。并说有人告发你,说你给了她资料。我想师父说过:“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转法轮》)。我就告诉他们:我有权保持沉默。他们不死心,还是继续问。我就想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讲:“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于是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了“四•二五”上访、天安门自焚伪案、善恶有报等等。他们要给我照相,我没同意,他们没照成。中午和晚饭我都没吃,我说我要回家吃。到了晚上近八点,我想:真相讲完了,该救的也能救了,这里没事了。我就和师父说:师父我想回家,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救呢!大约二、三十分钟,我孩子就来接我回去了。回家后我告诉老伴,是师父救了我、保护了我,要好好感谢师父、好好修炼、让师父放心。

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加体会到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内涵。

六、向内找 跟上正法進程

一天,有位朋友到我家来玩。我们正在说话,我丈夫忽然冒出一句让我难堪的话,因当时面对常人我没说什么。等人走后,我大发雷霆,把老伴训了一顿。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过后,我冷静下来思考这个问题:这不是师父给我一次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没把握好。哎,真是……

其实我当时的忍也是常人的忍、虚伪的忍,并不是大法中真正的忍。修炼是严肃的,每一颗心都是阻碍提高心性的锁。现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必须在有限的时间把它找出来,将它挖掉,从而提高上来。想到这儿,我马上给老伴道歉,并下决心今后做好。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还找到了自己的私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怕心等等。

今后,我要严格按师父的法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多学法、学好法、同化大法。从旧宇宙的“私”中脱离出来,走出人的理,用“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在回归的路上正念正行,跟上正法進程,随师回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