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被中共非法判刑的雷安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来郴州打工的湖南怀化大法学员罗家宾被郴州国安恶警跟踪,在出租房里被抄家、绑架;恰巧雷安祥到该出租房拿一些维修门窗之类的工具,也被劫持,非法关押在郴州看守所“严管号”里。随身带的一些真相资料被诬陷为“罪证”,成为郴州北湖区检察院、法院迫害他的所谓证据,从而被非法判三年刑期。

九月三日在法庭上,北湖区检察院一女恶警说:“雷态度顽固(指坚守信仰不放弃),要从重处罚。”并要雷“好好反省,重新做人。”雷义正词严的说:“我本来就是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我没有做过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有害的事情。请问法官,你们要我‘重新做人’,到底要做什么样的人?以前被绑架在看守所、劳教所里,你们在我身上施加二十多种酷刑,逼迫我转化(指放弃修炼)。所谓的转化就是要我骂人、打人、诬陷别人。这就是你们的‘重新做人’吗?”

二零零四年年底雷安祥被劫持到广东花都劳教所,这里是典型的人间地狱,进去的第一关就是连续三个月的暴力洗脑。恶警唆使专门监控大法学员的犯人用大号钢针扎身体,不分部位的全身乱扎,从早上到晚上不停歇,每一针扎上去都心惊肉跳,扎的身上到处是血点子,雷安祥被扎了一个多月。

恶警达不到目的,又用钢钉钉他的十个手指,上老虎凳,背铐,反铐,暴打……各种各样的刑罚触目惊心,无所不及。还是达不到目的,丧心病狂的恶警伙同犯人强行按住雷安祥双膝跪着,用竹竿放在小腿肚之间,几人轮流站在竹竿上踩,滚来滚去,致使小腿肌肉粉碎,一丝一丝的向外翻卷着,殷红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滴着。

还把他全身用绳子捆的象粽子一样,留下两头象拔河一样使劲拉,很多人被拉的撕心裂肺,凄厉的呼喊不绝入耳。雷安祥被拉的七窍流血,眼睛、鼻子、耳朵、口腔、连大小便都是血。

被折磨二年的雷安祥回家时,骨瘦如柴,失去往日的样子;双目几近失眠,双腿行走困难,很长时间上楼梯时,一只脚踏上去,身体再向前慢慢移动,手扶住这只脚,把身体的重量移到这只脚上,然后慢慢把另只脚提上去。别人几步能走过的路他要花上半个小时,还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四日,雷安祥在广州市海珠区赤岗东路口贴了一张大法真相不干胶被恶人举报,来了五、六辆警车,下来几十个人围着他拳脚打踢,打得他倒地不能动弹。抬上警车后拉到赤岗路派出所,因为问不出口供,恶警又对他一阵暴打后送到广州海珠区看守所。在这里恶警大搞刑讯逼供,每天铐、吊、打,他被打断五根肋骨,头肿的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根线,奄奄一息,被送到公安医院抢救,医生要打针输液紧急治疗。

雷安祥说:“我是大法弟子,没有做任何坏事,被他们抓来迫害。修炼之前很多病,打了一辈子的针,吃了一辈子的药都没有好,修炼后没有花一分钱都好了。如果你真的好心肠,你不干扰我炼功,我一定很快就会好。”医生说:“你的病情太严重了,整个内脏都被震破了。如果不打针吃药,会有生命危险的。我担心你过不了今晚。”雷安祥再三诚恳的表示:“这个样子了,医药更加对我没有用了,只有大法才能挽救我的生命。”好心的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把他放在一个房间里,不准任何人骚扰他。公安询问也给挡回去:“病人到我们医院,我们自会对他负责。”雷安祥盘腿打坐、炼功,调理身体,三日后医生再全面检查,他受伤的内脏不再出血,情况基本上稳定。医生震惊!再一次证实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

已近花甲之年的雷安祥曾是湖南省郴州市空调设备厂(已倒闭多年)的生产技术骨干,生活中处处为他人着想,是众口皆碑的好人;在家里是典型的慈父良夫。不幸的是他身患多种疾病。三伏天也要用棉被把腰包住睡觉;早晨起床十分艰难的爬起来要半个小时;他父母兄弟姐妹一个个因患癌症相继离开人世。在生命的绝望中,九七年喜得大法,从此摆脱了病痛的折磨,生命从新走向美好。即使在九九年迫害以后诬蔑大法的谎言满天飞,郴州市有的干部说雷安祥因炼法轮功就没有象他兄弟姐妹一样的命运,可见法轮功就是好。

然而共产党就是不让老百姓过好日子,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人员把他从单位开除留用,被公安一次次非法绑架。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劫持到郴州看守所、后劫持到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一年半都遭受了各种非人的折磨。在新开铺劳教所,恶警唆使“监控”犯人变着花样整他,打他就象家常便饭。雷安祥说:“你不要被共产邪党利用了,你会遭报应的。”不出一个月,那个犯人真的暴病身亡。换了一个犯人监控照样如此,雷安祥好言相劝:“你要爱惜自己的生命,不要象那个犯人一样白白丧失性命,死后下到地狱里还要遭受永无休止的惩罚。”从此这个犯人大为收敛。

真心奉劝那些还在替中共卖命的帮凶悬崖勒马,弥补过错。神目如电啊!人所做的一切都逃不过上天的眼睛,残害良善的恶人逃得过天惩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