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父母呼吁释放被关六年的儿子杜华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杜华初,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8年,曾被非法关押在汉阳琴断口监狱;2007年2月被转到沙洋范家台监狱。2008年以来,范家台监狱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强制法轮功学员们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遭到法轮功学员的共同抵制,当时范家台监狱派监狱刑事犯殴打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们的抵制下,才被迫停止。 因为这次事件,杜华初被四监区恶警单独关押一个监室,24小时包夹监控。沙洋范家台监狱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九年来迫害事例比比皆是,有被迫害致死致残的,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仍被关押在铁笼子里的。

杜华初的父母年纪七十多,在家照顾孙女不容易,日前向有关单位领导呼吁被关6年的无辜儿子。他们表示,杜华初修炼法轮功后获得了身体健康,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应该被关押。下面是他们的呼吁信:

各级领导们:

我叫杜荣鑫,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武北村18号,我今年75岁,老伴72岁。我儿子杜华初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已经6年多了,现在还关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要到2010年4月才可能放回来,还不晓得到时候我们两个老的在不在。儿媳妇到外地打工去了,也很艰难。我们俩老得现在都快动不了了,身边带着一个13岁的孙女儿,每个月拿一点退休工资,供我的孙女儿读书,还要顾生活,日子过的非常困难,我们老俩口现在穿的衣服都还是五、六十年代的。

我的儿子出生在灾难深重的“文革”中期,那个时候市场太萧条,东西都凭票供应,粮食也是按计划供应,我家里四个人,吃我一个人的供应指标,每天连饭都吃不饱,更不谈什么营养。记得儿子刚学走路的时候,有一次把他的手一牵,他突然大哭,原来是手臂脱臼了,一年要脱好几次,问医生才知道是营养不良严重缺钙。当时也没钱去医治,脱了就找熟人给接上。后来也是因为缺营养患上黄胆肝炎。

儿子五、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到临街的菜园里捉蝴蝶,那个菜园的老太拿起个菜刀一拍,说要杀了他,吓得我儿子直挺挺的躺在街上休克了,家里又没有钱治,因此儿子落下个病,经常半夜无故惊叫,又哭又闹。这样熬到小学,长得面黄肌瘦的,个子又矮,穿的衣服是补丁摞补丁,同学总瞧不起他。读初中后同学叫他“杜矮子”,也是尽欺负他,搞得他读不下去了,就请同事帮忙找到我们厂子里顶我的职,那时才十四、五岁,因为年龄小身子薄,吃不消,后来就没有上班了。再后来费了好多周折在家里搞起个小作坊压面条,虽然辛苦,可是能够糊口,儿子也说不管怎么难,总算是个事情。

因为一生苦啊累啊,搞得我老伴得了一身的病,人都累倒了,快走了。有一天一个买面条的人看我老伴可怜,就跟她说:“看你一身病,你到二桥底下去炼法轮功吧,病会好的。”老伴后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从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底开始炼的。过了一段时间,老伴的病真的好了,她就又去帮儿子做面条。

儿子看她妈妈的病都好了,而且还可以干力气活,很好奇啊,也把他妈妈的书拿起来看。看后说:“真是讲得好啊,我也想炼,也要按照这书上说的做。”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几号,他妈就带他去炼功,还不到一个星期就碰上“七·二零”江泽民镇压法轮功。

后来武昌公安局在二零零二年四月把我儿子抓起走了,说是他违反了《关于取缔×教组织、防范和惩处×教活动的决定》(不是法,只是个规定)在武昌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关押一年多,后来判了八年,先是关押在汉阳琴断口监狱,二零零七年二月又转到沙洋范家台监狱。本来就是因为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情让外界晓得了,都传到全世界去了,监狱方面为了不让外界得到里面的消息,就把我儿子他们全部转到沙洋去了。沙洋监狱那是臭名远扬啊,好多炼法轮功的人被整死整疯整成神经病的。沙洋那么远,车费又贵,我们俩老的年纪又大,接见时还刁难,真是难哪。

目前我们得到消息,现在我儿子在沙洋监狱又在受折磨,他们四监区把我儿子一个人关在一个监室,派几个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监控起来,又取消了邮寄邮包,夏天不准挂蚊帐,还被犯人打。我们亲人为他的人身安全感到万分担忧,万分着急。

各级领导们,大道理我不用讲,相信这么多年,你们对法轮功也有个公正的看法。我的儿子是个好人,他没做一点坏事,他没伤害过任何人,现在已经坐了六年多的冤枉牢,吃尽了苦头。我们俩老的都是七十多岁的人,我们的眼泪都流干了,心都伤碎了,孙女想爸爸的事那更叫人心酸。你们想想自己也是有儿有女的人,如果自己的孩子身处这样的环境你们是怎么想的,况且他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炼个法轮功。请你们各位做做好事,发点善心,把我的儿子还给我们,让他回家。

2008年10月29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