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孟凡全在冀东监狱遭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学院教师、大法弟子孟凡全,被非法判刑七年,两年来在冀东监狱遭受残酷迫害,曾三次被关进严管队迫害,即使不被严管,也被强制下盐滩超负荷奴役劳动,在有毒的卤水池里耙盐。恶人往死里打他,孟凡全一度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家属多次去探视,遭到监狱方面的拒绝。


孟凡全家住唐山市河北一号小区,生于一九六二年,从小体弱多病,唐山大地震那年,喝脏水,他又染上了甲肝,治愈后,落下了懒惰的毛病。九十年代初,他又得了一种怪病,胸膛里就象火烧的一样热。一九九四年喜得大法,长期的身体不适消失了,濒临破碎的家庭和睦了,胸里着火的感觉没有了,人变的勤快了。学校领导、同事都说他是好人,邻里更是夸他是好人。可九九年七月,恶党镇压法轮功以来,孟凡全被多次非法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下午,孟凡全在工作单位被唐山路北分局不法警察绑架。当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孟凡全家只有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在家,国保大队长陈红带一帮恶警们骗小孩开门,闯进去非法抄家,抢劫走电脑等价值近万元的私人财产,孩子的MP3还有小灵通也被抢走了。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上午,恶警用警车把孟凡全拉到路北法院预谋非法开庭审判,只允许他的三位家人旁听,到上午十一点十分左右结束。孟凡全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在孟凡全走出路北法院的时候,当时院子里聚集了大约五六十闻讯赶来声援他的支持者,其中有人喊“无罪释放孟凡全”。

孟凡全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六年十月底被转到冀东监狱。妻子探望十次,只让见了一次。冀东监狱恶警还扬言“死也不放人”。

冀东监狱对刚转来的法轮功学员,先放严管队迫害。严管队是一间约二米长、一米宽、五至六米高的小屋,四周墙壁是泡沫板(怕人受不了摧残撞墙而死),地上有一条潮湿的破褥子,没有窗户,房顶有一天窗,门上有一小窗口,用于监视里面被迫害人的行动。等过十几天,看不放弃信仰,强制一天二十四小时面壁站着,稍微一打盹就会劈头盖脸打一顿,不达到恶警要求的所谓“转化”,就这样折磨摧残。大法弟子孟凡全被这样折磨摧残了五天五夜,腿脚站的青肿。

大概二零零七年下旬,孟凡全第三次被严管,恶警陈开(狱侦科长,多种折磨大法弟子的毒招都是他指使干的),指使将孟凡全双手铐在椅子背上,将人放在操场在太阳下暴晒,从早上一直到晚上九点,当时最高温度在摄氏四十度以上。

最令人发指的是,让蚊虫叮咬,手被铐着。冀东监狱地处唐山市南约七十五公里,当地蚊子奇多,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讲蚊子打疙瘩,一到晚上七、八点钟人都不敢在外边乘凉,蚊子都轰不过来,就是太多了。孟凡全被恶警双手铐在椅子上,任由蚊虫叮咬,脸、脖子、头、胳膊、手脚等被咬的看不出哪里是疙瘩,红肿一片,这样被折磨了三天。

河北省冀东监狱位于唐山东南丰南区的海滩盐场,一眼望去几十里都是盐滩,内分布九个支队,总队设在岸边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队离总队较近,一、二十里;四支队最远,位于离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离渤海只有十来里。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是一、二、四、五几个支队。二零零二年时,冀东监狱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六十来人,现在仅四支队就非法关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区劫持来的大法学员。二零零八年,冀东监狱又从广东、北京转来很多。

在此奉劝那些恶警: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么无端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报应很快会落到头上;不要再充当恶党的帮凶,不要为眼前的一点小利毁了自己的未来和家人的幸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