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女子第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贯伎俩很多,包括:酷刑、恐吓、威逼、胁迫,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控制,所谓的“法制学习”洗脑,不转化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上厕所、不让洗刷、不让睡觉、不让说话等。下面几个迫害案例是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省女子第二劳教所四大队的亲身经历,此现象在邪党劳教所屡见不鲜。

在四大队大队长王慧英,女二所所长恶警刘长增,女二所政委恶警王军,女二所管理科科长恶警陈素平的操纵下,四大队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将法轮功学员吊在窗棂上,殴打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吊在禁闭室,连续几个月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强行给法轮功学员灌食;强制法轮功学员罚站,一站就是个把月20天。由于四大队在一楼,经常见到从楼上拖下来的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有的甚至是被几名恶警抬上楼或抬下楼的。

大法弟子胡玉环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四大队后,恶警采用恐吓、威逼、胁迫的手段,逼其“转化”(放弃信仰),胡玉环承受不住如此大的打击,出现了严重的神经性头疼。恶警王慧英与恶警燕艳将其带到劳教所医院“诊疗”,此后学员们发现胡玉环变成了一个“儿语”状态的人,智商降低到了6岁儿童以下的水平。劳教所医院究竟对其进行怎样的“治疗”不言而喻。劳教所医院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大法弟子刘洪霞坚定修炼大法,拒不转化。恶警范乃凤,杨金红,孙华,王慧英等数名恶警对其进行残酷迫害,将她绑在警察厕所的窗户上吊着,一吊就是几个星期。两只手分别用手铐铐在带有不锈钢的窗棂上,手段极其残忍。四大队恶警先后利用这种卑鄙手段吊过数名法轮功学员,有的甚至被吊一个月之久。

法轮功学员刘丹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期间,大队长恶警王慧英操纵有关警察及协从犯对刘丹进行身体与精神上的残酷迫害,进行精神控制,不让洗涮,不让去厕所,吃喝拉撒睡关在一个房间内,长时间罚站,并安排两名劳教人员“陪护”看管。此外,恶警孙华还对她恐吓、威胁,扬言要送她到监狱或到禁闭室做禁闭。)恶警李芙蓉对她的所谓“谈话”,都是谎言,逻辑混乱、偷换概念,观点互相矛盾。

由于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到残酷的精神压迫并每天长时间的劳作,每天被迫干活时间为11小时以上,很多学员被迫害的身体上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法轮功学员黄桂芬右手大拇指至今不能伸直,已被劳教所的医生认定为严重劳损,并通知恶警换个活干,但是每天仍被强制长时间工作。有一次搬完货她刚坐下来,恶警尹翠平恶狠狠的说:黄桂芬你怎么不出去搬货?黄桂芬回答说:我搬回来刚坐下,我这右手大拇指不能动。尹翠平则气急败坏的说:说你是病你是病,说你不是你就得干!

大法弟子毛江新坚定修炼大法,恶警将其长期非法关押在阴暗潮湿、臭味熏天、终日不见阳光的洗澡间内。

大法弟子姚秋红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被转到劳教所。4天后,恶警强制将其带到劳教所医院灌食,姚拒不配合,几名男恶警(劳教所门岗恶警和司机)对其一顿拳打脚踢,强行灌食。此后在医院体检,查出姚秋红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回劳教所后,学员发现姚头上有几个大包,脸部青肿,头一直倚在墙上,头发凌乱。姚秋红拒不放弃信仰,恶警吴秀丽对其大打出手,逼其转化。面对邪恶之徒使用的暴力,大法弟子姚秋红毫不畏缩,意志刚强,坚信大法!(注:门岗的两名恶警与一名司机,每当有大法弟子被强制灌食时,它们先是对法轮功学员一番暴打,再由劳教所医院的医生进行强制灌食)。

恶警李英指使普教类人员(偷窃、打架、卖淫、传销等此类人员)殴打法轮功学员,竟然还在法轮功学员家属面前夸自己如何如何的对法轮功学员好,如何如何的关心她们。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迫害的浑身肿痛,家属接见时,恶警李英竟然告诉家属:这位学员如何如何的不干活,如何如何对家庭不负责任。十冬腊月天,李英把法轮功学员关在房间里,敞开所有门窗,目地是想冰冻这名学员以达到让其“转化”的目地,还按住法轮功学员的脑袋往墙上撞。

四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卑鄙手段及残忍程度只是此劳教所罪恶的冰山一角,这是一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第二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以上所讲是她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中共邪党就是利用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们在劳教所、监狱等黑窝中疯狂的,残酷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人不灭天灭,中共即将解体,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才能保平安!望不明真相的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退出中共邪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