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传广被桦南国保大队恶警绑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下午4点多钟,由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派出所恶警鲁强带路,桦南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陈玉君等5、6名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张传广家,将张传广绑架。现张传广被非法关押在桦南街里看守所。

张传广,今年31岁,在他20岁时,得过精神病(实际是低灵附体),曾犯过好几次,犯病时,总想死,投过河,上过吊,用刀割过手腕和脚踝,服过毒。二零零三年他的母亲大法弟子郭仁爱从劳教所回来后,每天在家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张传广什么都干不了,整天躺在家里,也跟着听到了师父的讲法。从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到现在,张传广一切都正常了,也经常学法,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修自己。这无疑是大法的威德。

可是中共邪党看到这么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总是想千方百计的迫害这些好人。这几年,郭仁爱、张传广一家真的是被迫害的很惨。

母亲郭仁爱曾六、七次遭绑架,几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家里的东西也被抢走不少,大法师父的法像、书、随身听、卫星接收器等,连人家省吃俭用给儿媳和孙子新买的电视机和VCD也给搬走了,连一块电子手表都给抢走了,过年的对联也抢走了。

二零零零年六月七日,郭仁爱在本局看守所被迫害晕死过去4个多小时,全林区的人都知道。家中没人,房子漏,墙冻裂了,锅炉烂了,暖气片冻裂了,墙皮沙泥都脱落了。

二零零三年,郭仁爱刚从劳教所回来时,水缸冻掉了底,衣服、鞋一些东西都发霉了。学校扣了她两年多工资,几次被非法关押扣钱,戴着手铐脚镣,用六根绳子绑着打点滴。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下午3点左右,张传广正同瓦工师傅在房顶上修补房子,突然桦南林业局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郭俊林、队员任永杰、片警鲁强、派出所所长杨兆彬、副所长史守臣,等八、九名警察闯入张家,张传广以为又抓他妈妈来了,质问了他们几句,他们都出去了。张传广看他们出去了就把门顶上了,他们砸门,踹门,把里屋门拽开,四、五个警察把张传广连踢带打,胳膊都打出血了,拖到警车上。张传广挣下车,他们又踹上去。那天天很热,张传广只穿一个短裤,拖鞋也让警察拖没了,被强行绑架走,明明是中共邪党警察扰乱社会秩序,还给张传广定了一个“妨碍公务”罪名,非法拘留7天勒索230元。

与此同时,警察还非法强抢大法师父的法像。郭仁爱边哭边喊:“法轮大法好!邪党警察随便抓好人了!”边往回夺,李春清、任永杰等4个警察按着郭,最后师父的法像还是被他们抢走了,等张传广被劫持远了,他们才放开郭仁爱,郭仁爱喊着跑出去。满街上的人都议论,有很多有善心的乡亲都在骂共产邪党警察太缺德了,太没人性了,随便抓好人……。

张传广被抓走后,当地的大法弟子关心郭仁爱,鲁强还吓唬大法弟子,说你们几点几分去的,去了几次,给谁讲三退了;再看着你们在一起就把你们一起抓了,上你们家大搜查。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郭仁爱被法制科孙基芳(二零零七年冬突然死亡)花钱送佳市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4个月,被迫害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失去世间一切记忆,打针从床上掉地上,换床全不知道。回来后,整个人没一点肉了,完全脱像了。

在这里我也想提醒陈玉君和其他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你们认为零八年四月十八日晚,陈玉君被人捅了三刀与妻子脸部被打伤以及零七年林业局法制科孙基芳的暴死是偶然的吗?

现在除张传广外,还有桦南大法弟子鲍丽梅、宋桂春、刘春晶、温洪君仍被非法关押在桦南看守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