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阜平县邪党人员奥运期间对三个老人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奥运前夕,河北保定市阜平县以公安局副局长翟向宇,国保大队郭锦贞、张进辉、范振华为首的恶徒对全县大法弟子骚扰、绑架迫害。以下是他们对三个善良老人实施的迫害。

一、绑架六十五岁老人

七月十四日中午,阜平县国保头头郭锦贞带领20多名警察窜到带董家口村大法弟子任占兰家,非法抄家,抢了两本《明慧周刊》,强行把六十五岁的老人绑架到乡派出所,说是让她到派出所说说,一会儿再把她送回来。非法审讯了一下午,老人不配合,警察们拽老人的手在他们写的纸上押了手印。押手印后,警察们哈哈大笑:“杨白劳不是这么着押的手印。”晚上,警察们说是送她回家,又把老人拉到阜平县拘留所关押了起来,半月后放回。

任占兰,六十五岁,在修炼法轮功前,身体一身病,腰疼、腿疼、类风湿、心脏病、神经性头痛、怕风,夏天也要戴帽子,不能下地干活。修炼后,老人身体一身轻,从此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十几年的时间,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没找过一次医生。老人白天地里干活,晚上利用休息时间炼功。可是,就因为炼炼功,身体好了,没妨碍谁、影响谁,却多次遭到阜平县邪党警察的骚扰、绑架。

2001年10月,老人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非法关押1个多月,罚款5000多元。几年前的一个半夜,几十个警察突然闯进老人的家,非法抄家、绑架。老实巴交的老伴受到这突如其来灾祸的惊吓,身体一直打哆嗦,以后说什么也不敢在屋里睡觉了,两个月后去世了。老伴染上怪病后,面色蜡黄,人们都说是吓破了苦胆,吓死了。当时警察逼问儿子:你为什么不看着你妈妈,让她炼功?儿子回答说:她炼功身体好了,又不影响谁,让她炼吧。警察这样就强行给儿子戴上了手铐,同老人一起劫持到了拘留所,晚上12点时才将儿子放回去。深更半夜回家,老人被拘留了。

几年来,老人多次深更半夜被骚扰,被绑架,先后拘留了三次。以后的日子,老伴离世了,儿子也要外出打工挣钱生活。地里的活,家里的家务就靠老人一个人。这次老人刚从地里回来就被绑架了,又被关进了拘留所。这就是阜平县邪党公安的政绩:抓捕老人保了平安奥运。

二、优秀教师老俩口半夜被绑架

7月4日暑假开始了,大台小学老教师杨胜利送走了自己所教的六年级学生,假期在学校看校一个星期,7月10日交班,12日准备和老伴孙明荣(退休教师)到天津儿子那里住几天,儿子要准备结婚了,去给儿子筹办婚事。7月11日老俩口高高兴兴的准备了一天,晚上准备睡觉时,祸从天降,家里闯进了20多个警察和大台乡政府的几个人,非法抄家,绑架了杨胜利、孙明荣夫妇二人。

德高望重的孙明荣老教师被强行戴上了手铐要带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祸,老伴孙明荣昏了过去。恶警国保头头郭锦贞指挥一群警察:“给我抬,往车上抬。这样的事我见多了。”警察们拽着、抬着昏了过去的孙明荣老教师,几个警察非法押着安分守己、老实巴交的杨胜利老教师绑架走了。

年近60的两位老人穿着睡衣,穿着拖鞋,就这样半夜三更在家里被非法绑架了。儿女们都不在身边,身边也没有一个亲人。屋里、院里留下一片狼藉,空荡荡的50多天家里没有人。

杨胜利,57岁,现任大台小学的数学课程,这么大的年纪在一线担课,担任的又是小学阶段最重的课程,这在全乡是唯一的。几十年的工作任劳任怨,34年的教龄,24年担任小学六年级毕业班的课程,教学成绩全县闻名,曾获得地区小学六年级数学优胜奖,四次获得阜平县小学六年级自然优胜奖。86年在全县教师表彰大会上晋升一级工资。后来96年又奖励一级工资,记大功一次。多次被评为模范教师。在乡里几乎年年得奖。86年阜平县广播站以《神仙山下育花人》的题目向全县人民广播了 他的先进事迹。

孙明荣,58岁,退休教师,教龄37年,在多年的工作中,尽心尽力,勤勤恳恳,历年来成绩优异,曾获得阜平县小学六年级自然优胜奖,多次被评为县模范教师,多次受到物质奖励。

在工作中,在人生道路上,杨胜利、孙明荣俩口子一身正气,从来没有歪的,是出了名的好人,是全县闻名的优秀教师。然而工作的辛苦,生活的艰辛,使孙明荣染上了一身的病,怕风,怕凉,多年来到了夏天还穿着棉衣,伏天还穿着秋衣,一年四季坐凳子都要垫上棉垫,高血压,冠心病,类风湿,糖尿病,身体虚胖,苦不堪言,几次病情严重,半夜三更送往医院。多年来四处寻医问药,住医院,泡温泉,找民间偏方,可是,约一把一把的吃也无济于事。没办法,后来又坚持运动锻炼,坚持多年也没太大的作用,病魔依旧缠身。多年来,带着病魔的痛苦,坚持工作,好几个年头,因坚持不下来找人代课。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炼上了法轮功。孙明荣炼功后,病出奇的好了,不怕风了,不怕凉了,各种病都好了,身体也瘦了下来,恢复了正常,身体一身轻,真正体会到了无病的滋味,无病的幸福,从此再也不用吃药打针了。这在当地人人目睹,人人皆知,大家可以作证。

孙明荣身体好了,工作更加积极了,更加出色了。她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重德行善,坚持真、善、忍,处处事事做个好人,不为名,不为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矛盾,向内找,找自己,以苦为乐,吃亏是福,随其自然,家里,邻里,工作的关系处理的很好,是人们公认的好人,有口皆碑。

然而就是这么两个好人、好老师,却被非法抓捕,难道她们信仰大法“真、善、忍”有错吗?为什么,为什么啊?奇怪的社会现象折射出了当今社会的虚假,现在的社会被邪党“假、恶、斗”充实着。邪党警察们把孙明荣夫妇绑架到大台乡派出所呆了一夜,由一个国保恶警头目直言不讳的说:我就是要把你们送进劳教所,我们两个(另一个指郭锦贞)早已上了明慧网,我们什么也不怕。

当晚孙明荣强烈要求无罪释放,国保头目郭锦贞声称:天亮把你送回家,第二天却指挥几个警察把孙明荣抬上车,把夫妇二人拉到了拘留所,不知什么原因在拘留所门前停了一个多小时,又调转车头拉到了县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后将两位老师塞进了拘留所,拘留所的大门一开,郭锦贞对着里边的人大叫:又给你们送来了两个,你们要给好好的“照顾照顾”(折磨)。夫妇二人通过讲真相,感化了拘留所里边的人,郭锦贞毫无人性的邪恶指使没起作用,两位老师避免了一场皮肉之苦。然而在这里也亲眼目睹了郭锦贞一伙的恶行,见证了拘留所的内幕。

拘留所非人的生活,使孙明荣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在家人一在要求下,拘留所答应给检查身体,7月20日,狱警又用沉重的脚镣把二位老师铐在一起押到了县中医院,两位老教师拖着沉重的脚镣艰难的向前挪动着,挪动着。

为什么两位头发花白,把毕生的精力献给教育,献给孩子们,为国家为人民培养了好多大学生、研究生,培养了一大批社会有用人才的功臣,深受学生、家长爱戴的优秀教师遭到如此的迫害。两位老教师为国家为人民的教育事业费尽了心血,换来的却是手铐、脚镣、关押、迫害,寒心啊,多少人为他们落泪,有多少人为他们鸣不平,多少人长叹:这个社会咋这样。

从中医院出来,两位教师又被送进县医院,在县医院每班三人轮流24小时看管,看管的人也是怨声载道,真是草木皆兵啊。

7月25日,狱医来到病房说;孙明荣别光躺着,下地走走,把她扶着出去了,几个警察非常野蛮的把她押到车上,拉上就走,走了一会,孙明荣昏死在车上,恶警们又把她拉到县医院急诊室抢救,抢救过来后,警察,狱医把孙明荣推回病房溜走了。

三天后,28日清晨,一个女狱警窜入病房,转身出去,带进几个男警察说是给孙明荣检查身体,把她就拽下了床,被迫害的病危中的孙明荣又昏死在地上,女狱警恶狠狠的说,你别装了,你装着,几个警察抬着孙明荣塞进车里拉走了,拉时没通知院方,没通知医生,偷偷摸摸把人拉走了,医生上班时没有了病人,愤愤不平的说,这是什么事啦。

人被拉走了,不知拉到哪里,三个月过去了,至今没有一个人通知她的丈夫人到了哪里,没有一个人交代犯了什么事,什么处理。当时人没有了,四处打听,最后从拘留所哪里打听到,人被拉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家里人急切了解她的身体状况,他们的答复是身体很好,果真很好吗?10月21日亲戚们去探望,结果是送到劳教所三个月了,孙明荣没下过床,走不了路,生活不能自理,人瘦的家里人都认不出来了。

孙明荣7月28日被秘密绑架后,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女婿去探望,不让见,说等奥运会以后,孩子们哭着走了。奥运会结束后,10月6日丈夫和亲戚们去探望,不让见,几百里地赶来一个个噙着泪花又走了。10月14日丈夫和亲人们到当地派出所开上信去探望,哪里答复不让去,不让见。10月21日家里人又去了,这次才让婆家的嫂子,娘家的弟媳见了见。孙明荣在劳教所一关了三个月的时间,没有一个人通知过她,她犯了什么,现在把她关押在什么地方,关押多长时间,一概不知,荒唐啊!

据孙明荣回忆说:阜平县的警察们把她抬上车以后,上车就给她注射了不明药物,注射后他就什么就不知道了。到了劳教所人清醒后,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人已经不能走路了。在劳教所里有人给她打饭,打水,洗脚,三个月才搀扶着下地。

这就是阜平县警察们的所作所为,把好好的一个人迫害的不能下地走路,生活不能自理,人瘦的不成样子并给她注射了不明药物,是否损坏了神经系统,现在不详。天作证,人们作证,警察抓她时,身体好好的,非常健康,现在成了这个样子,生活不能自理,把好好的一个人迫害成这样,天地不容啊!

杨胜利被非法拘留半月后,7月28日放回,人还没有回家,又被劫持到县医院软禁起来,几个人白天黑夜轮流看管,9月1日放回家,回家后仍在监控之中。

阜平电视台成天播报,举报一个法轮功奖金一万元。因此老俩口暑假去天津,就有人诬告去北京看奥运会,去北京看奥运会就应该被抓吗?被劳教吗?家被抄了,人被抓了,东西被翻了,恶人们清楚老俩口不是去北京的吧!邪党政府奖赏:举报一个法轮功。有道是:有钱能是鬼推磨。国保头头郭锦贞毫不隐瞒的说,哪个庙里没有冤死鬼,把迫害当政绩,升官发财。

从国保、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拘留,劳教,整个过程诬告,欺骗,谎言,荒唐。好好的一个人,从家里被绑架,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里被迫害的病危,又被劫持到医院,在医院的治疗中不经过院方,和医生,偷偷摸摸的将病危中的老人关押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上车就给她注射了不明药物,人就失去了知觉,什么也不知道,到劳教所后,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人身定着血疤,人不能走路,在途中警察干了些什么呢?进了劳教所,三个月的时间,不能下床走路,生活不能自理。孙明荣犯了什么法,至今没给家里人一个答复,人被迫害成这样,至今还没让丈夫、儿女们见一面。这就是邪党的春风化雨--谎言加暴力。

两位老教师被抓,在天津等候父母到来的儿子、未婚媳妇哭成泪人,哭昏了过去,在北京的女儿、女婿哭泣的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婆家娘家及八十岁的老娘几十口人在落泪,在悲伤,亲戚,朋友,乡亲们都在伤心,在叹息。打压一个人,牵动了多少人的心,给多少人造成伤害,他们至今还在哭泣,泪水还在流淌,这就是“和谐社会”吗?这就是执政为民吗?奥运给人民带来了什么?是痛苦,是血泪,是灾难。

据说两位老教师被抓的罪名是去北京看奥运,他们说去北京吗?家被抄了,东西被翻了。老人要去的是天津。假如说去北京,奥运会不是叫看的吗?奥运期间不能走动吗?将两个年近六十岁的老教师关押起来就是确保奥运安全吗?他们在年轻时就把官、权看的很淡,与世无争;上了年纪信仰真善忍做一个好人难道也错了吗?这社会还会怕好人存在吗?把一个个曾经年老多病,通过炼法轮功好了的老太太,退休老人们推向对立面,扣上反党的帽子,打成敌人,关进监狱,劳教所。他们是反党夺权吗?他们炼功身体好了,不准练;他们学法轮功道德回升了,不准学,打压他们,迫害他们。他们把遭受的迫害写出来,就是反党,强加莫须有的罪名打压。动用强大的国家机器,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对付这些妇女,老太太,还有离退休人员,有劲吗?谁在伤害中国人民的心。打压一个,伤害多少人,民心不可违,老百姓们都有一个看法,都有一个认识,谁正,谁邪,这个看法在他们心中,不是谁能改变了得。民心不可欺,取信于民,才能国泰民安。

最后,奉劝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和各级政府官员们,你们扪心自问,打压这么两位老人你们忍心吗?你们也有父母,他们和你们的父母差不多,他们也和你们的父辈差不多,在工作中是佼佼者,在家庭是慈父,是良母。他们的儿女和你们一样,是国家的大学生研究生,是国家的精英。儿女们都希望父母身体健康,生活幸福,两位老人安分守己积极工作,与人为善,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没有一点社会的丑恶现象,让外地的儿女们少操心。而现在两位老人,一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一位被拘留50多天后回家上班,什么滋味,什么感受,?你们体悟过吗?换位思考,谁没有父母,谁都有人心,别把迫害当作升官发财的政绩,人做什么事都会承担后果,善恶必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