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我的修炼历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得法,原来二十多样病,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出又给我清理了身体,从那时走上返本归真的路。

在风风雨雨中,在跟头把式中、在师父的呵护下,摔倒了又爬起来,走过十一个年头。由于学法不实,读了遍数没入心,那些根本的执著没有及时去除,而被邪恶非法拘留一次,非法监视居住七次、非法劳教三次达四整年。那时才体会到什么叫度日如年哪!但有法在也就不觉太苦了。要是没法指导,不背法是一刻也呆不了,回头一看就象一瞬间。

一、提高心性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回家后五天,去单位要求上班,主管领导说等一周后听通知,一周后来电话找我谈话。主管领导说:“你得写个保证”。我说:“如果能写保证也不能在劳教所超期关押四个多月。”他说:“那你向我们几个口头做个保证也行。”当时心态很正,说:“我要向你们保证那不把你们坑了吗!口头保证也不行。”他一看我对大法非常坚定,怎么也改变不了我,就说:“那我给你研究一下,你在这等着。”一会回来说“班能上,以后‘六一零’来,你跟他们说”。我说行。还是原来的工作。这正是,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

上班后布置办公室没有纸张,从家里拿,主管领导知道后去市里汇报说:“我们单位某某炼法轮功,布置办公室缺东西,从家里拿,炼法轮功的和别人可真不一样。”市里领导就笑,这是他开会后跟我说的。

上班后有同学和以前做买卖的人来找我,去批陈代粮,(就是存放多年的有霉变和发酵的粮食),批的是不好的粮,但装车时装的都是二、三等的好粮。因我有个堂弟在粮食局做副局长,主管财会工作。以前当个小官,我没学法经常找他,他总是帮忙。当时师父的讲法就反映到头脑中,修炼人得按“真善忍”做。我跟他们说:“要是我没学法,我一定去找亲戚,如今学大法,就不能去做了。”他们一看我不能去,以后也没找我。

过一段时间后,新粮打完,粮库和粮农春天签的合同到冬天兑现,每斤大豆价差利润两角,卖粮的人很多现金支不出来,有人找我要倒票,通过农行转账或拿现金兑换粮票子,每斤二分利(因我有亲属在农行),如果没有亲属能找我吗?这又是对我的考验,修炼人还能拉关系走后门?得按“真、善、忍”做。后来听说另一亲属两人挣了五、六万元。我不是不缺钱,还欠外债好几万哪!修炼人不能欠债,但要通过正当的办法还。

二、救度众生,在黑窝讲真相

1、给教育科科长讲真相

在劳教所,教育科科长按上边的要求给我们办班,让我们放弃修炼,没达到目地,有一天找到我,因我俩原来是同行,提了一些我们这里的认识人,以前他在市司法局呆过,下基层时来过我们单位。我给他讲了原来身体有很多种病,现在身体全好了,他说他是在工作,他以后没再来找过我,我知道他明白了一些真相。

2、给劳教所管教、队长、科长、所长讲真相

劳教所每周都让我们写思想汇报,我开始写“四•二五”和“七•二零”以及“一千四百例”的真相,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不是迷信,不敛财,不是参与政治。管教值班,我分别找他谈。

当时的劳教所关押着九十多人,分四个班。以后非法教养的又送其它劳教所。除掉十几人剩余的都特别坚定。

元旦前大家商量,元旦升旗时统一炼抱轮。刷碗时大家约好,除去十几个人,大家都决定炼。结果元旦早上不升旗。早饭后大家回监室,有同修就提议背《论语》,一个屋一个屋的就背起来了,警察们就把声音大的都拽走了,有的挨打了,有的被关進小号,晚上除了十几个人外,都绝食抗议了,要求把关小号的放出来,释放所有的关押人员。第五天开始灌食。有一位大法弟子就是那次开始灌食时灌死的。监室两排床,我在右边,最后,他在我的前面。当时他皮肤细嫩,白里透红。从前往后,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二、三个刑事犯架出去的,到我是第十个,我原来是想尝一下灌食是什么滋味,当时师父的法就反映出来了。“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精進要旨》〈清醒〉)当时就说:“不用你们架着,我自己走”。来到管教室,看那里有所长、教育科长、队长、管教好几个,还有几个刑教,我说:“你们不用灌,我说完话我自己喝。你们原来都不知道我有十多种病,现在全都好了,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要洗去你们心灵的封尘,唤醒你们沉睡的良知”!说完端起一杯玉米糊喝了一半。回监室,把我的做法跟大家说了,他们说:“我们怎么忘了这么做呢?”这就是讲真相,在救度有缘人哪!

3、向宗教居士讲真相

一次在劳教所,司法局组织了一个转化组,由教育处处长、洗脑组组长组成的十几人的阵势,去转化我们。有一个管教,非常邪恶,一看有我的名字,就点名找我,把我找到管教室,说“我皈依了,正在看佛经”。然后就说师父讲法用什么词都行,不应该用北京流氓政府。师父的法当时就反映出来。跟他说:“巴黎公社是一伙社会流氓造反。这个我可不是骂中共邪党,因为它们自己也讲我们是流氓无产者。我记的‘文化大革命’学理论的时候还谈过这个问题,说这个社会流氓是敌我矛盾呢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人就说流氓可以上升成敌我矛盾,有人就不同意。不同意的原因是说巴黎公社就是流氓起义,那是我们中共邪党的老祖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谈了一上午,他改变不了我,就出去了,以后没再找我。

然后又换了一个教育处的处长,也是宗教居士。把我找去,我一看桌子上一摞佛教经书,他背了一通企图说服我,我和他讲大法的法理,他理解不了这些。他一看我对大法这么坚定,就走了,以后再也没找我。

被绑架,在看守所监室里有二十几人,讲三退,退了一半人,包括一个警察。然后被非法送到劳教所。

在那里跟五个恶警管洗脑的人讲三退,怎么说他们也不相信。我还跟二大队的大队长单独讲过真相。当时他患肺癌,吃中药不见好转,要做手术。在给刑事犯讲三退时退了十多个,其中一惯偷,五十七岁,每天早午晚没事主动去找我,问东问西的,明白真相,会背十首《洪吟》,我给他写的三退声明,他自己签的名。

三、救度更多的人

为了救度众生,同修和我去过家乡、学校周围、公路边最高的七、八米的树上挂过条幅,还贴粘贴。零五年,我们给家乡送去真相材料。为了讲真相,好友家有去三趟才退的。神韵晚会光盘出来后,能直接给的就直接给,不能直接给的就送去家门,远的邮信少则三次以上,同修和我骑自行车去过百公里以外讲三退,去过的人家很是感动。现在道路修的很好,也正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用的。有了三退卡以后,新年初五前,我们把卡填好让同修们分别贴出,让世人看到怎样做,光盘、小册子、信件都有。问过世人:“你们粘没粘出去啊?”说“粘出去了”,有的没粘出去。问过学生:“你们接到三退卡没有?”有的学生说:“我们抢不上啊,有单位扣住的,有邮局扣住的。”需要我们進一步讲真相。

去年年底最后一天,第二天学生取完考试卷就放假,给那个学校教师写了三十几封信,还没有送去。晚上五点去同修家,因信件在他那放着,他和我去送信,离六点差十五分,发着正念,跟师父说:“那个学校要开个缝就好了”,因是周六休息,不是周六门都不开,前几天白天去过那里,大铁门底下没有滑轮,我去还是别人帮开的门哪。到那里一看,收发室的灯通亮,门开二米多的缝,我说放哪呢?同修说進去。收发室的门是大开的,房子北墙上就是信筒。我把两兜的信拿進放信筒里,然后同修和我关上门谁也没看见。这次我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你想要做什么,师父就会给你安排。虽然退了几百人,但还远不如精進的同修做的多。师父给我们延长的时间还得去救人,抢人。

四、圆容法

一年来,尽量配合整体,不是让整体配合我,听到同修需要什么就去做,不让整体有漏洞。

前段时间同修用三轮车去乡村讲真相救度众生,由于邪恶干扰,车开到沟里了,沟前两米还是两米的深沟。当时几个人都不知是怎么停的车,胸疼痛的挺不起腰,心时念着“法轮大法好”才起来的。要没有师父呵护,真是不堪设想。也是来取命的,三轮车叉子都不能用了,后来现换的。

同修和我找那些悟偏的,身体出现病状的,“七•二零”之后不学的。师父说不想丢掉一个弟子,就得有人去做,同修们在救人,我们在救神。但是可真难啊,有的想归正,病业关就过不去卡住了。这也是整体应该正念圆容的。大家也都在做。在做和过程中也出现过心里不平,也是需要自己提高,有要修去的。

通过看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让我们向内找,又看了同修的向内找切磋文章。我找自己,原来自己真是不会修啊!找来找去,尽找别人了,那就是没真修,假修,帮助别人在修。

通过向内找,怎么还有那些人心没修去啊:什么名、利、色、情、忍不住。尤其在家里,夫妻两人都修炼,心性提高的却不稳,总好找对方,自以为是、好为人师、向外找、求安逸等等执著,这些都不是真我,是假我,解体它,把其修去。

我要更好的证实法与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勇猛精進。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