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在二零零七年被当地恶人非法绑架到湖北省武昌洪山区马湖特一号,即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现已回家。经过三思,自己身为一名法轮功学员应当把这个黑窝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揭露出来,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和营救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表面鼓吹阳光劳教,人性管理,实际上是酷刑折磨,惨无人道。他们利用两个恶劣的吸毒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下蹲、站军姿、端一盆水长时间站立,站歪一点就是一顿毒打、一碗水搁在腿上长时间不准动,要是动了泼了一点水,也要遭拳打脚踢。

湖北宜昌有一个叫王贵的吸毒犯,用手抄学员的下身、揪耳朵、使劲捏乳房,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浑身是伤,还强迫看破坏大法和诽谤法轮功师父的光盘和资料,强制每天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就拿天安门自焚来讲,饮料雪碧瓶完好无损,汽油是从那里倒出来的,大年三十北方气温很低,半雪碧瓶饮料也难喝下去,何况半雪碧瓶汽油,肠胃肯定是受不了的,要烧坏的,怎能用洪亮的声音接受记者的采访呢?这一切都是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自编自演蒙骗群众的谎言。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从北京送来五十名法轮功学员,据内部透露是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和高级人民检察院办的,他们害怕在奥运期间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揭露邪党的谎言,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在上班和回家的路上被非法绑架的,然后送往全国各地的监狱和劳教所,说还有五名不知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自从北京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这里的环境更加恶劣了:每天长时间奴役劳动,从早七点半进车间紧张生产到晚八点收工,整个十二个半小时当中,中餐和晚餐排队领取饭菜顶多不超过一小时,晚上面靠墙站到一点、二点、三点,最早也是十二点,吸毒犯在旁边看着,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夏天蚊子咬也不准打;睡死人床,不让上厕所;高温在太阳和水泥板上暴晒四、五个小时;以犯糖尿病不能多吃为由,每顿给很少的饭食,有时给的塞牙根都不够;进出门都要喊报告,声音小了再重喊一百遍。

由于长时间的奴役生产和日夜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杨枚昏倒在饭堂不醒,被拖到医院抢救;北京的一个学员被扒光衣服,从厕所拖过不知多少个门摔进房间里。有的吸毒犯下死手捏学员的乳房;用脚使劲踢学员的下身,下身踢青了走路都难;用手反扭胳膊,把胳膊反拉下来后,再用膝盖使劲撞后背,听到骨头炸的直响,疼痛难忍。有个学员忍受不住撞墙惨叫,他们看到怕整死了才放手。

有个年纪大的老太太不唱邪党歌,被边打边骂罚站军姿,邪党恶徒们比文化大革命时整地、富、反、坏、右还要残忍、下流多少倍。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满期回家之前,被酷刑折磨才放走。

劳教所开黑店发劳教人员的财:牙刷五元一把,外面一元五;红白糖八两一包五元;短裤,湖北学员十元一条,北京学员二十五元一条,在外面最多不过五元一条;强迫法轮功学员买眼镜二十五元一副,外面不要十元;电话两元一分钟;卫生纸三十元一提,外面十五元一提。里面的商品超过外面的一倍或几倍。

邪党的奥运期间满期回家的,恶徒们也要找茬子折磨。我记得劳教所政委陈长华在所谓的上课时讲这样一段话,说一个外国人给他打电话,叫他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功,他回答说,他没有迫害法轮功,他对学员都是挺好的,每天面带笑容。不错,你是自己没有亲自下毒手,那些没有人性的想讨好你们以达到减期目地的吸毒犯没有你们的怂恿,他们敢这样的为所欲为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吗?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是邪党的模范先进单位,邪党宣传说劳教所的所谓干警是怎样一身浩然之气、尽职尽责的无私奉献,可是实际中,他们象太老爷,他们提选的安全员都是行为恶劣的、有背景的(有经济条件)的吸毒犯,他们的零食、卫生用品等都由安全员供给,衣服、被子甚至家里的衣服都由安全员洗,他们经常上课还道貌岸然的讲法律、法规,怎样做人。

这些吸毒犯在社会上尽做坏事,长期靠盗窃、贩毒、诈骗为生,这些丧尽天良的吸毒犯大多倾家荡产,丢下老小不管,却被邪党政府利用,酷刑折磨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着想、修炼真善忍的人,谁正?谁邪?请全世界有良知的人来评价吧。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恶人名单:所长余平安、龚秀;政委陈长华;管教大队长程丽、汪芹、张晓燕、李利、刘文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