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 给湖北黄冈市龙感湖各级官员的一封信

  • 致迷中人

  • 写给某某饭店总经理

  • 给湖北黄冈市龙感湖各级官员的一封信

    龙感湖各级官员们:

    你们好!

    我叫潘海凤。2007年夏季,我到总厂来摆价值不到300元货品的地摊,因房租、地盘税、工商税、农贸集税、城管费太多,我的生意不好,勉强支撑到今年四月份,准备回家。在我已打算离开龙感湖的时候,严家闸街道办事处新闸社区居委会的蒋大委(任主任)、钱龙先(任书记)找到我,要我在08年10月份之前不能离开龙感湖,理由是我是炼法轮功的,怕我在奥运期间跑北京去,并用95元的低保威胁我,而且还说在5-10月份之间的房租单位报销,他们二人还要我带他们去我租的房子,找到我的居住地。

    在此我向各级官员讲清我的真实内心一切。在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近九年来,我前后被本地和外地公安部门迫害八次之多,各种酷刑折磨,我的手脚已丧失劳动能力,耽误了我八年的青春,因迫害延误了我的婚姻,并使我失去了健康的肢体。我有冤在中共统治的中国无处投诉,中共政府剥夺了我的人权、公民自由权、信仰自由权、上访权、上诉权、申诉辩护权,而且还给我扣了一顶反党、参与政治的帽子。

    在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近九年来,因单位领导、派出所的人经常骚扰,绑架我到看守所、拘留所,被痛苦迫害的过程中,我母亲终日里担惊受怕,衰老很多。我在家是孝女,为了母亲能宁静、安详的过日子,我在五月份找钱龙先书记,请他帮助我租烟草公司的门面,因烟草公司不出租,我请他帮助同烟草公司领导讲一下,让我在烟草公司楼前摆地摊,同时请他给单位说一下给我免税,并跟城管说不要赶我,就这样一直摆到今天,城管再次通知不让摆地摊,让我自己想办法找地方为止。

    我可以不在龙感湖摆地摊,但是我想同各级官员说明一下,如果以后中共政府再有类似奥运事件,请不要再到我家骚扰我和我妈,因为是你们不让我在龙感湖摆地摊,赶我走。为了龙感湖建设文明城市的脸皮,我“只有”不摆地摊,饿自己的肚皮。(这种“只有”是对中共政府残酷的现实的无奈)。

    对于法轮功,在2008年5月份的时候,我和钱龙先书记谈过,法轮功学员和普通世人没有两样,他们都是社会的一员,都需要有份工作,都有家庭,都要对上孝敬父母,对下养育儿女,都要吃喝拉撒。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多了一个法轮大法佛法信仰,他们遵照宇宙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真正守法的公民。他们与人为善,处处关心、体贴、包容、真诚对待人,不记恨、不报复、不杀生,他们遵照法轮大法的要求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他们不参与吃、喝、嫖、赌、抽、卖淫,不参与坑、蒙、拐、诈、骗,更不参与中共政治。因为修炼“法轮佛法’’的人对中共的政治不感兴趣,对他们来讲中共的政治是斗争哲学,总要斗,总要杀,总要搞运动整人。

    古人云:“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现如今中共政府官员又有几人能了悟先哲官员留下的这句流芳千古的至理名言呢?给你们写这封公开信,是为了表白我爱中华、爱中华儿女的一片赤子之心!

    潘海凤
    2008年11自21日


    致迷中人

    古语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然而,人的一生入哪一行,即干什么工作可不一定由自己说了算。不过选择从善、还是选择作恶一定是自己说了算。

    中共掌权后的历次运动,杀人无数。运动过后又要杀另一批人(替罪羊)来平民愤。那个“党流氓”不能亲自去杀人,但它操控着人。那么下边一定得有一批人充当它的杀人工具。这些人经过训练之后,就错把杀人当成了“工作”,而且是神圣的“工作”。这些人的特点是:只知道服从命令却不用头脑思考;只认钱,不要命;只认党性,不讲人性、良知,这样的人多数下场悲惨!

    以文革为例:当年红卫兵造反派跟走资派之间没有个人恩怨,都是上边要整倒谁,就让下边揪斗谁,可是文革结束,开始清算时,那些造反派的下场可惨了,打人的坐牢;打死人的偿命,并没有因为执行的是上级的命令而得到一丝宽容。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文革的再现,只是比文革更惨烈!

    2006年3月8日海外《大纪元》网站曝光了一则惊天血案——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非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从中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这一惨绝人寰的屠杀罪行被揭露后,引起全世界各国正义民众的震惊。据知情人揭露,类似苏家屯式秘密集中营在中国至少有36个,中共从2001年就开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恶行径。据大陆公开的有关器官移植的资料显示,从1991年至1998年中国大陆所做的器官移植,全国不足200例,自1999年中共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至今,一个有移植器官能力的医院一年就能做几百例甚至上千例的器官移植手术。这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我们身边存在一个庞大的随时等待被摘取器官的活体器官库,在中国,这样的群体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被非法秘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目前全球都在抗议中共这种惨绝人寰的暴行。联合国已立案调查中共集中营,“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几年前就已经成立,条件成熟就将赴大陆追踪调查那些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去向和生死。

    你也许会说:我不是活摘器官的医生。可是没有从上到下一系列人的配合,那么多的好人是怎么被抓进监狱里的?又怎么会躺在“死人床”上任人活摘器官的?所有参与者都难逃法网!

    中共掌权后的历次运动,使8000多万同胞死于非命,中共血债累累,天灭中共在即!你还要它那个官干啥?为了钱吗?这浸透了好人鲜血的钱能好花吗?赶快清醒吧,时间真的不多了!到大审判的时候,你还能说:“没办法,那是我的工作”?还能说是“上边让干的”?到那时你的上级已经被押上了审判台,能替你扛着吗?事到如今你该想一想自己的后路了。卸磨杀驴是中共的一贯伎俩。

    中共的许多官员现在纷纷逃往国外,一是看中共不行了,赶紧逃活命;二来怕清算到自己头上或被中共灭口或当替罪羊。如今的中共危机四伏,已坐在火山口上了。你还在为它卖命,岂不是人家偷驴你拔橛子吗?为什么这么干呢?为了官吗?

    当初,江泽民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至今,法轮功经历了邪恶中共长达九年的疯狂迫害,他没有被“铲除”和“消灭”,相反却洪传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各种褒奖近3000项。这奇迹的背后是什么?就是天意!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风景区有块500年前断裂的奇石的断面上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上网搜寻“藏字石”就可看到。这就是上天给人的警示!

    想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的赶快在网上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用小名、笔名都有效,老天只看人心。善待法轮功就是顺天意,就会有未来。迫害法轮功,就是逆天而行,其结果不但自己作了中共的陪葬,还要祸及子孙后代。好好想想吧!你这么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值不值?有许多高官用化名在网上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并用工作之便保护大法弟子,从而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愿你做出明智的选择,从今天起,在你那个工作岗位上,在你那一行内,弃恶从善,不再助纣为虐,如果你能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你就一定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写给某某饭店总经理

    某某饭店总经理:

    您好!

    我曾经是贵店的老顾客。几年来招待领导、宴请亲朋、喜庆佳节、家庭聚会等,我常会把客人带到贵店。因为贵店的菜可称得上色香味美,具有东北乡土特色,价格也很实在。但偶遇一事,使我很少再来贵店了。直至今日路过贵店门前,我看到店面正在从新装修,感到心中的想法真是不吐不快,也不安心,面谈又有诸多不便,只好提笔进一良言。

    那是06年秋天遇到的事。我单位接待从北京来的一位同行业领导,因他是东北人,几年没回东北了,我特意安排他来贵店,品尝咱正宗的东北菜。他很高兴,可是他刚一上楼梯,脚步就停下来了,只见他举头看着挂在墙上的那“毛伟人”的画像,紧锁眉头、表情沉重,迟疑片刻,转身下楼就向外走,我们几位陪同人员不知所措,很是尴尬……

    后来他私下对我说:“老百姓很可悲,被谎言欺骗,不知历史真相,盲目的把历史罪人当成“福星”,还以为是赶时髦,在北京和全国各大城市,民间都在自发的清理、烧毁毛的画像、纪念章和各种雕塑,都把毛的纪念物品视为不吉利、会带来灾难的东西。因为毛是中共治下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的首犯,是历次政治运动的始作俑者,发起人。现在的中共对传统文化、对传统道德破坏,对普通老百姓的迫害,毛也是罪魁祸首……”

    他还对我说:“这个饭店挂的毛的画像要在南方是保不住的,早被那些文革时遭迫害的人或他们的亲友给砸掉了。”他还告诉我,在文革期间他家也被整的家破人亡,很惨……。

    他送我几张有关毛的罪恶史的光盘,看后我非常震惊,久久陷入沉重的思考中。反思逝去的历史,感慨万分,中国人,每一个中国人都该清醒了,该学会辨别是非、善恶,吸取历史的教训,识破谎言了。

    很冒昧,素昧平生,对您说了这些,我只是不想错过贵店装修时机,把积压已久的真实想法告诉您:那就是一定要把毛所有的照片、画像清理干净。这样做无论对您个人,对别人都有好处,更主要的是对您的生意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这样说呢?您想一想,做生意讲吉利、讲吸引更多的人群,那么被毛的历次政治运动整过的人和他们的后代,这是多么可观的一个大的人群啊。虽然这群人表面默不作声,但心中对毛及其时代充满怨恨,因此这群人会远离贵店的。

    还有,如此优秀的饭店,满墙挂的是一个死人的像,这也有失大雅,特别不吉利。

    谅我直言。

    但愿您的贵店开业后,还能做您的常客。

    顺祝早日开业 大吉大利

    您的顾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