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提高自己 面对面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师尊好!同修好!

我是一名山东大法弟子。几年来,我之所以选择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世人,原因是:(一)能近距离的发正念,解体旧宇宙邪恶因素对其的控制,能够使其处于正法慈悲祥和的场中;(二)能使其亲身感受到慈悲的力量,使其深感是为他好,奠定救度的良好基础;(三)心灵沟通快,能迅速找出其症结,能智慧的有针对性的讲真相,進行有效的救度;(四)能及时的发现自己在法理、心性、知识等方面的不足,及时向内找,在法上提高自己。这样一来,救度的效果越来越好,救度的人越来越多,越做越愿意做,越做越会做,越走越正,越走路越宽。

为了更好的证实法,救度更多的众生,为了同修的整体提高,圆满实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圆容好师尊之所要,在此把做法和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并请慈悲指正。

一、正念要足

师父讲:“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 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那么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每当我看到师父这段讲法,再看到有这么多的大法弟子遭受着邪恶的迫害,又有这么多有来头的有缘人还没有救度,深知自己作为一名老学员做的太差劲,真是恨铁不成钢,感到脸红。所以自从我面对面讲真相以来,我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每天坚持九次,如需要配合整体时,再增加时间。每次出发前,对着我要给其讲真相的人的住处及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发正念,改变其环境,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近距离发正念,特别是遇到阻力时,一发正念,邪恶就垮,效果明显。特别和同伴一起救人时,一人讲一人发正念,效果更好。另外只要我想讲真相,出门时想好从哪条路上走,在路上一定能碰到想见但不好见、或多年想找又不好找的有缘人,凡是这样的都是几句话就被救度。

特别最近一段时间,不管我到哪里,总是碰见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来到我身边主动的和我说话,当然这些有缘人都会接受真相。我深知这都是师父和正神在加持,深深体会到正法的進程已到了有缘人主动找真相,救人到了刻不容缓的关键时刻。我们一定要彻底去掉怕心,发出强大正念,使少之又少的邪恶因素立即灭尽,它们没有任何理由再存在,为救度更多的众生创造更好的环境,让大法弟子在这里唱好主角,展现辉煌。

二、慈悲救度

讲真相完全是为了制止迫害,救度众生,是师父的伟大慈悲,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也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在讲真相时,摆正我们的基点,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众生的得救,使众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没有考虑自己的一点所得,这一点至关重要,只有在此正念的作用下,才会启发对方的善念,使人明白的一面展现出来,很快接受真相。

几年来为了救度众生不管是远出几千里、几百里,还是奔走在本县的城乡之间,不管是面对亲朋好友还是有缘的陌生人,我都是首先说明来意,当他们醒悟后,绝大多数都是流着泪听完真相。省局的一位代局长,当得知我一大早乘车几百里专门为他而来,而且为不麻烦他,在外面吃过午饭后才登门拜访,下午还要返回去时,将近七十岁的老人还没等我讲真相时就眼含热泪对我说:“你们真是一群好人,我长这么大,没人这么看重我,这么挂心我,你们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当我面对一位直接迫害我的县委书记时,我说:“听说你病了,看看你,不是算账来的,是说一说有些事的真相,不是追查责任,是为了更加珍惜你的生命,你愿不愿意听?”他立即微笑着说,赶快泡茶,今天好好说说话。我根据他的询问,从“四•二五上访”、“天安门自焚”、“有病不吃药”到“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重大问题直言不讳的交谈了三个小时。他若有所思的说:“原来是这么回事,过去听到的都是反的、假的,还误认为是真的,真危险!想不到的是,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这样对待我,你们这个群体遭受这么重的打击,精神状态还这么好,在自己都没安全的情况下,却想着别人生命的安全,你们才真是民族的希望,您老师决不是一般的人。”我说:“法轮功没有仇人更没有敌人,因为你们不明真相,主要责任不在您,所以师父才叫我们来救您。”然后帮他做了三退。话别时,送了再送,谢了再谢,我说你谢就谢我们师父吧。正如师父所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三、智慧的讲

仅从至今四千万的三退人数来看,深知自己做的何等不够,我觉的除了面对面讲真相人数较少之外,不能很好的智慧救度也是个重要原因。俗话说:“打铁首先自身硬。”自己很多都不明白,又怎能使别人清楚呢?智慧来自于大法,只要我们能在法上认识法,就无所不能。

我除每天坚持学法外,还及时的看《明慧周刊》、《法轮功观察》、《九评》、《解体党文化》和新唐人电视台的有关节目。这样在重大问题上能从法上认识法,开阔了思路,明白了真相,掌握了救人的一些资料,要想救度被党文化灌输过的现代人,何等容易。他们都在名利情的角逐中互相伤害着。“黑砖窑事件”、“黑煤矿惨案”、“豆腐渣工程”、“毒奶粉事件”、“腐败大案”等等,简直是无道德可言,有相当一批人已经到了“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极具可怕危险的地步,但他们都是有来头的,不但可救,还得必须做好,也只有大法和大善、大智、大慧的大法弟子才能救了现代的人。同时一定智慧的讲。师父说:“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在讲清真相中还得去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个底线很低,他的道德水准的底线也很低”(《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在救度过程中一旦发现对方的“症结”,要力争主动,围绕这个“症结”進行治疗。千万防止转移话题,影响救度效果。对于无神论者,多从跟其利益有关的事谈起,如:上学难,看病难、住房难等事实使其看到中共的邪恶,大法的美好。对信神者,一般介绍“藏字石”、“红眼石狮”、“诺亚方舟”,有些历史故事如西游记中“乌鸡国”的故事,崇祯吊死梅山,在讲真相中能起到药引子的作用。从而使其明白顺天意保平安的道理。

四、提高自己

师父讲:“我讲了,哪怕是因为你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问题上出现了争论,或者听到逆耳的话,都是为了你提高,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为什么不这样看问题哪?”(《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要想真正的救度众多的众生,必须不断的提高自己,达不到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就做不好大法的任何事。当然我们为救度众生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世人,但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会体现出大法弟子个人的修炼风貌。面对不同的救度对像会碰到不同心性磨擦和魔难,从中发现自己的执着心,去掉它,提高上来。

师父讲:“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在讲真相过程中,我高兴过、快乐过、也伤心过、消沉过,甚至难过的向师父诉苦。在前几年,为了救度自己的两家亲戚,一家约二千里,一家约二百里,当我不畏劳苦赶到时,一家把我训斥一番,一家连门都不开。当我流落在街头,看到街上车水马龙,还有那么多人不明真相,需要救度,我流下了眼泪,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当时的滋味。但我没有后退,我深知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了解我就足矣!并开始找自己的不足,发现在给这两家讲真相时,是完全站在情上谈的,说话生硬、态度不冷静,很多问题强制人接受,根本体现不出修炼者的慈悲心,是没能破除情魔的干扰造成的。正如师父所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从法理上明白后,把他们当作需要救度的生命,让他们明真相是我的责任,就寄真相资料给他们,当再一次见到其中一个亲戚时,由于抱着慈悲心,几句话就高兴的退出了邪党,当听到我给她起的名字很好听时,她笑了,本性复苏后的纯真的笑,真好看。又一个生命被救了,救一个人多不容易,想起了师父对众生的慈悲苦度,我也流下了眼泪。

五、找自己

在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发现暴露出自己的执着心。比如,先从亲朋好友中讲真相,其中有怕心和分别心;被别人认为难讲通的人被我三言两语一讲明白了,就会有显示心、欢喜心;对待邪悟的昔日同修不想和他们见面,有自我保护心。只有去掉这些心才能从旧宇宙“为私”的怪圈里跳出来,新宇宙之所以圆容不灭是因为是为他的。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也是自己同化法的过程,逐步成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因为这是师父系统的安排,是伟大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同修们我们一起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圆容师父所要的。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