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的北京调遣处内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劳教调遣处11大队成立于2006年底, 是专门非法关押女性大法弟子的,号称“攻坚大队”的迫害场所。

大法弟子从收容大队进入11大队后,都会被隔离在一个单间,由一名或多名普教看守。进而马上会有队长来谈话,其内容都是多年来强加于大法和师父的谣言,如果表现出异议或者不满,就会是无休无止的“谈话”,目的就是让弟子违背良心写下“三书”,放弃信仰。小队长谈话没有达到目的,就换上大队长。那些恶毒的攻击就象刀子插在大法弟子心上,但有形无形的压力又让大法弟子神的一面被抑制,很多人妥协了。

写完“三书”后,由班长带回班中,接下来等待的是更甚的毒药,攻击佛法的书和录像,看完后要写出“认识”,认识还必须达到邪恶的要求。这整个的“转化”过程,是对人良知的极大摧残。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告别了多年疾病缠身,但他们就是要否认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而用所谓的心理暗示进行强词夺理的解释。其实谁都明白,心理暗示根本治不好重症,根本不可能让一个久病的人在短时间内达到健康的状态。但邪恶顽固的维护着它们的观念,再通过巨大的压力把它们强加给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知道是师父给了自己新的人生,但邪恶想尽办法让大法弟子诋毁师父。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对于滴水恩情都要涌泉相报,而在这个地方,邪恶在侵蚀着这良知的底线。如果说纳粹的集中营是暴力折磨人的肉体,那么这个现代的集中营就是在极力制造精神暴力,折磨人的灵魂。

这整个过程中,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邪恶因素一齐压过来,企图摧毁大法弟子的正信,使大法弟子在“学习”、写“认识”的压力和对大法的愧疚中经受精神折磨,侵蚀大法弟子的信心和心中对法的记忆。“揭批”结束后,大法弟子才能学习“入所教育”,才能有购买食品,打电话的权力。这个初期的迫害过程,针对方方面面的人心,针对物质生活,针对亲情,社会关系,甚至在劳教所里能不能到集体中去和大家一起生活,能不能过上所谓“正常”的日子。

而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则会一直处于隔离状态。10班在通道的尽头,是专门迫害弟子的包夹班。在那里,看不到其他的弟子,甚至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只有四个包夹的普教,主要是吸毒人员,其中有的人多年反复进出劳教所,对于大法和大法弟子,甚至比一些年轻的队长更要了解。他们为了自己在劳教所的那点个人利益,以及减期的驱使,直接对大法弟子行恶,他们对于大法弟子正念的摧毁,丝毫不亚于队长。在队长的授意下,他们监视弟子的举动,限制大法弟子的行为,话语中攻击法和师父,或直接实行暴力。

进入10班的大法弟子,由四名普教包围在中间,坐在小板凳上,面对窗子,整天不准动。吃饭,上厕所,睡觉,都要向队长“请求”。吃饭时间,队长根本就不走过来,这样大法弟子就饿着,饭菜凉了很久,可能才有队长过来一下。至于上厕所,就让大法弟子在自己的洗脸盆中拉尿。而且,队长不来,就只能憋着。

队长利用夜班时间来“讲课”,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实际就是剥夺睡眠。并且,大法弟子不能与家人联系,不能洗澡,不能到超市购买生活用品。

可以说,在10班,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正常人生活的权利。即使不打你,不骂你,而剥夺人生理的一切正常需求,这比打骂更为残忍。

入队后,老年大法弟子会被强行做体检。由于刚进队“转化”,心理压力很大,加之紧张的生活,“学习”上的逼迫,有一些大法弟子就出现了高血压的症状。这就开始了又一项迫害,让大法弟子吃药。他们明知道大法弟子没有病,之前是健健康康的人,却故意用这个东西去制造更大的压力。有的弟子一次吃降压药4,5种之多。如果吃药出现了不良反应,和队长提出申请,那么在复查中,不是减去,而是加药。

当然,威胁恐吓是贯穿在整个非法关押期间的。有些队长为了争取当“转化能手”,用各种办法对大法弟子进一步思想上的强奸。灌输八荣八耻,并把污蔑大法的内容贯穿其中。以大法弟子“人生观”不正确为名,进行可笑的说教。逼迫大法弟子学习她们认为“有利于改造思想的”内容,并要写出认识。无休止的认识,党文化的洗脑,成为整个劳教期间的思想压迫的重点。大法弟子如果表现出不配合说教,反感,或维护大法,队长就会高度“警惕”,单独谈话,用更多恶毒的攻击诋毁大法,并要求弟子写出更深入的认识反省。如果队长认为哪位大法学员的态度出现“反复”,就送进包夹班,用残忍的生理剥夺让大法弟子最终屈从。在这个封闭的地方,无数的荒谬,谎言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大队长如张冬梅明知“转化”是违心的,仍然装模作样的“教育挽救”,道貌岸然地大谈道德,颠倒是非。甚至“做好人”都不能被提起,逼迫大法弟子编造“反省”材料,夸大个人的弱点。

年轻的队长们则是在变态工作的惯性中扭曲了人格,用邪恶强加于她们的思维方式去看待大法弟子。没有人在第一次看到她们时,会想象出这样的姑娘居然会对一个年龄超过其父母的人大加训斥。她们在生活中一定也有正常的一面,和所有20多岁的女孩子一样。然而这个魔窟摧毁了着她们的善良本性,使他们对大法犯罪的同时,也毁灭着自己的未来。

劳教所里的各种制度也是迫害的组成部份。一日三餐前背诵“23号令”(内容包括拥护邪恶党,社会主义,承认罪错,遵守所归纪律等等),八荣八耻,长达10分钟。尽管这项制度已经被劳教局简化成一条“就餐”,但在11大队,一直没有改变过。用各种“规范”,如喊“报告”,问“队长好”造成压力,稍有疏忽就遭到训斥。不间断的进行规范的书面考试,强迫记忆劳教所的规范和制度,考试不合格还要继续补考直到合格为止。但对于根本无罪无错的大法弟子,全成为迫害的形式。

11大队大队长张冬梅是这一迫害的直接指使者。她多年来一直不遗余力的为邪恶效力,成为调遣处主要的“转化能手”。她平日里道貌岸然,口口声声道德,但背地里对大法弟子的残忍行径早已丧失了基本的人性。明慧网曾揭露她迫害大法弟子张连英的事实。如今,迫害还在继续,只不过方式更加隐蔽。表面上看来,11大队像是一个“特殊学校”,有装点门面的墙报,室内摆放着花,墙上布置着学习园地等。外面来参观的人走马观花的看过去,也许还会觉得劳教所真的“人性化”了,“文明”了。但参观的人们不会想到,在这些美丽的面具下有多少隐藏的邪恶,多少阴暗的伎俩。张冬梅等人知道迫害不得人心,竭力掩盖事实。

通道里虽然有驻所检查的检举箱,但是形同虚设。张冬梅命令值班员密切注视,阻止投信。如果在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有人投信进去,她们就想方设法把里面的信从投信口勾出来。

当局里有领导来检查的时候,队长就一再叮嘱班长们,不许将里面的真实情况反映上去,有任何问题“内部解决”。当然她们不会真正的解决问题,她们就是在迫害着同时掩盖着真相。

主要参与迫害人:
11大队四名大队长:张冬梅 王俊丽 李小欣 张丽丽
小队长: 周娟 高芳 孙颖 司晓旭 赵然然 林静 (王燕 王环)

写在最后的话:

在此,想对11大队的队长们说,无论你们是出于工作生计而参与迫害,还是你们被蒙蔽太深而无法改变对大法的成见,你们都应该仔细回味一下你们的奶奶,父亲,母亲念叨过的善恶有报的天理。11大队发生的一切,你们心理都非常的清楚,也许你们会找出种种借口否认这是对善良民众的迫害,但你们稍稍站在正常人思路想一想,跳出邪恶灌输的观念想一想,你们会觉得触目惊心!

你们看到了,大法弟子都是本本分分的百姓,在家是贤妻良母,在单位中是模范员工。大法弟子不想推翻谁也不想与任何人为敌,她们只想要一个健康的身体,她们渴望在这个道德下滑的年代追寻人性的本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在迫害面前,她们不顾个人的安危去讲真相,是为了让被谎言蒙蔽的人们醒过来,以人先天的良知去抵制这压制人性,摧残身心的迫害。

当前是中共执政,你们是在为政权服务,而一旦正义的力量最终压制邪恶,等待参与迫害者的就将是法律和道义的审判。当年纳粹何等猖狂,日本军国主义的追随者何等信誓旦旦,认为自己是忠心耿耿的卫士,可结果却是千古罪人,万众唾弃。任何邪恶的行径都逃不过天网恢恢。人所做的一切都将得到相应的回报,无论善恶。人间的法律也会惩罚行恶者的。

人的一念,一个举动,都决定着人的未来。你们还有选择的机会,不要让这宝贵的机会失去啊,你们生命深处的善良其实一直在召唤,当你们拂去谎言的尘埃,你们眼中的世界会是另一番模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