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冰球教练高维喜被绑架判刑七年(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吉林省长春七十岁的大法弟子、国家级冰球教练高维喜,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吉林省公安厅、长春市南关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后被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长春市邪党南关区法院秘密非法开庭,非法判刑七年。高维喜没有在非法判决书上签字,他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撤销南关区法院对他的非法判决。此后,高维喜继续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送到四平石岭监狱非法关押。


长春大法弟子高维喜

高维喜,男,七十岁,长春市体工队冰球教练,国家高级教练员,曾任吉林省体工队冰球教练、国家队冰球教练,第九届冬运会期间,还曾应邀担任香港冰球队教练。从六十年代起,高维喜就开始做冰上基地工作,积累了一套先进的训练方法,为中国冰球运动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经常带队参加国际比赛,为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拿过很多奖项,在国内冰球界享有很高荣誉。

随着事业的不断发展,疾病也越积越多。高维喜真是一身病啊:冠心病、动脉硬化、胆囊炎、胃炎、十二指肠溃疡、关节炎、前列腺炎、直肠炎、严重的肾虚、肝炎导致的轻度肝硬化,因为训练比赛造成的严重脑外伤后遗症、脑震荡后遗症、手术后遗症、青光眼、关节损伤、骨折、颈椎病、胸腰椎弯曲、骨质增生及股骨头坏死等等,疾病使他每天都在痛苦中挣扎,活的很苦、很累。一九九六年,病情加重,治疗几个月仍不见效,持续不断的感冒发烧导致脑血管痉挛,植物神经紊乱,冠心病发作,内脏功能衰退,最后卧床不起。疾病的折磨使高维喜感到绝望,他写下了遗嘱,安排好了后事,苦熬残年。

高维喜的老伴修炼法轮功,告诉高维喜只有大法能救他的命,并给他看《转法轮》。高维喜在病榻上戴着老花镜看《转法轮》,内心还在犹豫:象我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病人还能有希望吗?还能有人管我吗?但是,身体上的病痛却一天天消减下去,这使他不得不相信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八年九月,听了大法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录音,明白了大法是教人返本归真、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高维喜终于下定决心,走上了修炼的路。很快,卧床一年半的高维喜能下地炼功、盘腿打坐了,也开始有食欲了,人渐渐胖了,精神越来越好,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每天都感到精力充沛,走路、骑车都不觉的累,视力不断好转,二百度的老花镜不用戴也能看清楚了。高维喜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写的一篇修炼体会中说:“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

大法不仅给了高维喜新的生命,也使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修炼前,高维喜脾气暴,性子急,动辄吵架、骂人,不管是跟队员还是跟裁判、主管,说翻脸就翻脸,冰上运动界都知道他的坏脾气。修炼后,高维喜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心性,以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对待和处理问题,关心、爱护每个运动员,善意的帮助他们,使他们深受感动。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再没发过脾气,更不会去骂人了,彻底改变了冰球界对他的负面评价。

很多熟悉高维喜的人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后,都曾为他惋惜,以为他将不久于人世。两年后,看到他不仅身体变好了,人变年轻了,更明显的是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待人处事和蔼可亲,大家都非常惊讶,想要知道这巨大变化的原因。高维喜告诉他们说:“我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改变了我这个人。”看到高维喜身上发生的变化,很多人开始了解、接受大法。一九九九年第九届冬运会期间,到长春参加比赛的香港滑冰总会会长李光京和香港滑冰总会副会长、花样滑冰协会主席冯惠女士有感于高维喜的变化,特地请了《转法轮》带回香港去“好好看看”。

就在高维喜以健康的身心服务社会之际,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为了向世人证实大法好,高维喜在炼功点坚持炼功三个多月。二零零零年过年期间,他到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希望当权者了解真相,改正错误。这良好的愿望却让当权者极度恐慌,警察非法拘留了高维喜。二零零零年四月初八,他在长春市地质宫广场正面展示法轮功,又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高维喜被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公安分局跟踪并绑架。不明真相、被邪党利用的警察采取威胁、利诱、恐吓等手段,迫使其放弃大法修炼。高维喜用自己身心变化的事实证实大法,给对方讲真相。受蒙蔽的警察不听,将他非法劳教三年。高维喜先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后被转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在朝阳沟劳教所期间,他旧病复发,曾被“保外就医”几个月,但他坚修大法的心没有变。身体尚未恢复,警察又把他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到朝阳沟劳教所,他整整喊了两个月:“我就修炼法轮功!跟我师父回家!”从劳教所回家后,高维喜继续向家乡人讲真相,希望善良的父老乡亲不要被邪恶所骗,早明真相,早得救度。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下午,吉林省公安厅、南关区公安分局绑架了高维喜。本来,高维喜要在五月十日到外地去接从美国回来探亲的女儿。分别八年来,父母想念大洋彼岸的女儿,女儿也一直惦记着七十来岁的父母,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镇压大法弟子之后。女儿生第一个小孩的时候,正赶上高维喜被非法关押;生第二个小孩时又赶上高维喜老伴被中共邪党非法通缉,之后二位老人流离失所。父母亲年近七十,却过着流离颠沛的生活,了解到中共邪党在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后,女儿心急如焚,更加惦念二老,却又无能为力,精神上的痛苦导致她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五月十日,家人接站没有见到高维喜,心里十分不安,又等了几天仍无音信。家人乘车到长春高维喜租的房子去找。一推门,屋里有两个警察,看样子已经住好多天了。家人要求见高维喜,警察说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去了。父女、母女久别重逢,全家人团聚的愿望又一次被邪党对正信的迫害打破了。

高维喜等四名大法弟子被南关区分局曙光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受到了不让睡觉、连续审问等形式的折磨。即便如此,高维喜等四人始终给警察及相关人员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没做错,告诉人真相没错,修“真、善、忍”没错,我们是无辜的。

二零零八年一月,南关区法院秘密开庭,四个家属闻讯赶到。高维喜等四人在法庭上都作了无罪陈述,并利用这个机会向世人讲大法好,使在场的人深受感动。初审后,南关区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省公安厅不甘心,企图罗织罪名对四人判刑,又上报市中级法院,市中级法院同样以证据不足驳回。省公安厅仍不罢休,继续对市中级法院施加压力。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邪党南关区法院非法开庭,高维喜被非法判刑七年。

高维喜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共计一年半时间。期间不许家属和外人接见,他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到底遭受了怎样的对待,是外界一直关心的,也是看守所、公安局等部门一直在回避和掩盖的话题。但是,一些盖也盖不住的事实是: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被抓的人中,退休工人王玉环被迫害致死;冯立平被殴打致骨折;陈彤被野蛮灌食而住院。

目前,高维喜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石岭监狱。他的家人、朋友、与他相识和不相识的善良的人们,都在关注着他的情况,也都在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象高维喜这样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一个享誉体坛的国家级冰球教练,一个昔日挣扎在死亡线上、修炼大法后起死回生的老人,一个自觉提高道德水准、于社会有利而无害的好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数次绑架、非法关押、折磨,甚至判刑,这只能证明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纯正,大法弟子的善良与坚定,只能说明中共邪党的流氓与残忍,被利用与被蒙蔽的世人,特别是在邪党公检法部门工作的警察的可怜与可悲。

善良的世人啊,请你看一看真相,请你想一想其中的道理:法轮大法被中共邪党迫害将近十年,不但没有被压垮,反而洪传世界,猖狂一时的邪党却在其一手制造的迫害中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了其妖言惑众的本质,其丑恶的历史和残忍的害人手段。随着《九评共产党》一书的问世,百年红潮已落,天灭邪党已定。目前已有四千五百多万人明智的选择了退出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组织团、队,自救保平安。

愿所有善良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党、团、队,保住平安,走向未来。也希望不明真相、被邪党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在邪党公检法司部门工作的警察和员工能够摆脱邪党的控制和蒙蔽,了解真相,停止被利用,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着想,主宰自己,不要做邪党的陪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