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学员亢宏遭严重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西山坪劳教所邪党恶徒正在加紧迫害重庆大法学员亢宏,目前亢宏处于极危险的状况中。紧急呼吁外界用各种方式营救亢宏,制止西山坪各劳教所邪恶之徒对亢宏和对其他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重庆大法学员亢宏约在8月底或9月初(准确日期待查)被劫持至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整训中队的。当时亢宏的两腿胫骨双双被骨折,完全无法站立,更无法行走,他是被抬下车后抬到整训中队的。

据恶警称,亢宏的骨折是他在被押运途中,跳车时摔骨折的。而传出的所谓逃跑事件的经过是:重庆劳教局下属的转运站当时同车押送数十人,准备分别劫持往位于北碚西山坪的三个劳教所──西山坪劳教所、北碚劳教所与戒毒劳教所(原称为康复中心)。恶警通常用手铐将两个人各铐一只手的铐在一起,使其无法逃跑。当时与亢宏铐在一起的人是被送往戒毒劳教所的,比亢宏要先下车。当在戒毒劳教所停车下人时,因另一人要下车,亢宏的手铐就被解开了,当其他人正在下车时,亢宏从车窗跳车逃跑,据说刚跑了十多米就被抓住了。

从这个所谓逃跑事件的经过与亢宏的骨折伤势相比较,就能发现其中存在的重大隐情与疑点:一般的车窗到地面的高度最多不过两米多高,车辆处于静止状态,一个人从两米多高跳下就能摔成双腿同时骨折吗?另外,如果亢宏当时已经摔成双腿骨折,怎么还可能再跑十多米远呢?显然,亢宏的双腿骨折很可能是被邪恶的警察打成骨折的。正因为存在这个隐情,恶警怕被曝光,才更加疯狂的迫害亢宏,使他与外界隔绝,给他施加压力;或让其精神失常;将亢宏拖垮或拖死,无异于杀人灭口。事实上恶警就是这么干的。

亢宏双腿骨折后,恶警并没有把他立即送到医院去,而是依旧把他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的整训中队。亢宏绝食抗议。整训队又过了一天才把亢宏拉到西山坪中心医院,该医院除了对亢宏迫害有加之外,至今没有对亢宏采取任何有效的治疗手段。同时派人24小时看守亢宏,不让他与外界接触。

到十一月中旬以后,亢宏在痛苦中开始成天喊叫,手臂不停舞动。邪恶的警察却幸灾乐祸的说:亢宏的精神崩溃了!据有关人士分析,邪恶极有可能给亢宏注射了精神药物,有意使其头脑不清而无法说出真相。

邪恶的西山坪中心医院对所有住院病员本身就毫无人道与人性可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该医院院长是劳教局局长的侄儿涂某某,自是有恃无恐;副院长孙平曾经在七大队参与迫害大法学员,带头行凶。

西山坪中心医院吆五喝六的人一大帮,干正事的没几个。举个例子,上面拨给住院的劳教人员的伙食费比普通劳教要高出每月约70元(据说:普通劳教伙食费每月125元,而住院病人的伙食费是每月195元)。但住院的病员普遍反映:医院的伙食还远不如普通劳教好,而所谓比医院好的普通劳教的伙食也是被邪恶克扣过的,病人吃的是什么可想而知!病人要想补充营养,就得花钱买加菜,而加菜又非常贵。邪恶的警察简直是钻到钱眼里了,哪里还想到病员的死活与疾苦?今年11月的某一天,该医院一天就死了两名病员,医院竟若无其事。医院为了怕自己的丑事被曝光,每当有上级检查时都如临大敌,事先都要把正义人士(如住院的法轮功学员等)骗走或藏起来。

亢宏在中心医院的处境就更差,给送去的饭不是冷的就是没有菜,所以亢宏几乎不吃饭,想吃也吃不饱,营养严重不足。陪护人员为了怕麻烦,让其屎都拉在床上,满屋臭气,陪护人员自己却搬到别的屋去住。目前,亢宏已经被强行送离医院,据说还是被送到原来的整训中队。当亢宏被抬走时,口中不断喊叫,此时邪恶的副院长孙平还在喊:打他龟儿(重庆骂人方言)几下!

亢宏的母亲是吃低保的,每月只有不到三百元的生活费,11月22日(周六)是医院接见日,亢宏的母亲从百里之外赶去医院,医院却不让接见;11月26日亢宏的母亲再次赶去医院,医院警察都知道亢宏被转到了什么地方,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告诉亢宏的母亲亢宏在什么地方,使焦急的母亲再次扑空。象这样的警察简直是人性全无!

从种种迹象看,邪党恶徒正在加紧迫害亢宏,而且在没有外部援助情况下,邪恶极有可能将其杀人灭口,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紧急呼吁国内外大法学员及正义人士用各种方式营救重庆大法学员亢宏,坚决制止西山坪各劳教所邪恶之徒对亢宏和对其他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重庆市劳教局电话:023-67502021
西山坪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23-89090028科长刘华,副科长毛某某;
西山坪劳教所整训中队电话:023-89090061
西山坪劳教所整训中队中队长孟树平电话:15922611118
北碚劳教所(中心医院)电话:023-63173016;023-63173057
所长:郑小军
副所长:叶新,刘某(女)
院长:涂某
副院长:周某,孙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9/190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