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七十的“年轻人”

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我现在已经是往七十岁奔的人啦,人们见了我问有五十岁没有,快退休了吧?我和二十岁的孙女在一起,人们都以为孙女是闺女。我告诉他们,你们多了没差,整差了一辈。和我一起工作过的同事见到我,瞪着眼不说话,我说,是不是我老的不敢认了?他们笑起来:不是老的,是年轻的不敢认了。现在我一出家门,人们的目光都投向我,异口同声的赞扬:太年轻了,太漂亮了,我都要不失时机的说:大法好吧,……。在这一说一笑中,证实了大法的真实存在。
——本文作者

得法

一九九七年五月初,我走進了大法的门。炼功的第一天,师父就给我打开了天目。炼功的第三天晚上十一点,我刚准备入睡,只听到“唰”的一声响,从我的左脚心進去一个锥子,然后,很费力的一厘米厘米往上通。这一夜,我一直大汗淋漓。直通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感觉从头顶流出了东西。在那一瞬间,我一下子浑身轻的找不到了自己,脚底下象踩着云彩。轻的不会走路。在那一瞬间缠绕了一年半的半身中风,多年的冠心病、肾病等,不翼而飞。大法真是太神奇了,神奇的让人难以置信!从此,我沐浴在大法的修炼中。每天我用心学法,每一讲我要用三个小时读完。一字字,一句句,我觉的我不是用眼而是用心去看,坚持炼功,从不懈怠。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也不时的显现。我整日沉浸在喜悦和兴奋中,每当我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觉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真的想让更多的人、让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分享这份幸福,所以,我逢人便讲,见人就说,把大法的美好和神圣介绍给他们,有想学法炼功的,我就请上书,赠送到他们的手中。

锤炼

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了,一夜间红色恐怖笼罩了中华大地,大批的同修被抓,警察、巡逻队在所有炼功人家逐户盘查,限时交出大法书等资料。家人吓坏了,我也迷茫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多年中邪恶的党文化的毒害,使我对恶党的伟光正深信不疑,再加上自己天生特别胆小,在自己怕心驱使下,我就一本不留全交了。现在真是悔恨做了一件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的错事。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稳下心来,静静的思考,我修炼大法真的选择错了吗?听着电视里声嘶力竭的对大法对师父罗列的所谓“罪状”。这时,修炼后的一幕幕展现在我的眼前。师父说,“我会为真正修炼的人净化身体”(《瑞士法会讲法》)。我深刻的体悟了:我由原来病的不能坚持上班的人,一夜之间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在常人中,你就是给大夫多少钱,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可师父没跟我要一分钱。师父给我打开了天目,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另外空间美好和殊胜的许多景象,看到了满天都是坐着莲花宝座的师父,看到炼功场上到处都是旋转的法轮,大的有屋顶高,小的象古代的车轮,师父的功身在看场,看到师父手拿法器站在屋檐上清理我家院子里的炼功场等等。同时,还让我看到了师父所讲的开天目的形式。随着炼功的不断深入,大法的神迹在我身上不断的展现,我见证了遥视、搬运功能的存在形式,我见证了一人炼功,不仅全家受益,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通通受益的表现。这一桩桩、一件件是真实的存在,师父说的全是真的。

恶党诬蔑师父骗人,所谓骗那一定是有目地的,骗钱、骗手、骗感情,那师父要了我什么呢?什么都没有,我没有给过师父一分一厘,我甚至连师父的面都没有见过。可我自从進了大法的门,师父给了我这么多,常人花多少钱都得不来的东西,自己的亲身感觉最能说明问题,怎么能轻易相信别人恶意的中伤呢?我明白了,恶党的现在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对大法的诬陷,对师父的造谣诽谤,对修炼人的迫害,我不再犹豫彷徨。我没有走错,师父教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更更好的人。做好人永远是对的。

正在这时来了几个平时不常见面的同修,我们就针对当前铺天盖地的打压,我们该怎么办,進行了切磋。最后同修一致认为:邪党有强大的宣传工具造谣,但是我们大法弟子有嘴,有师父给我们的智慧。我们都有自己的亲朋好友,我们可以坐在炕头上,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这叫微观改变。我们所有修炼的人,多了不讲,每人只讲二十人,恶党就会不攻自破。从此,我开始了面对面的讲真相的修炼之路。

实修

在当时的红色恐怖下,许多炼功人都不敢出家门。我想,要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世人,就不能坐在家里等,必须走出去,开创讲真相的环境。另外,怎样把真相讲好,让世人明白,接受,这是关键的一环。我就开始到我周围的比较要好的邻居家、朋友家,同事不同类型的人群中去了解在这严酷的打压下,世人的心理状态,对大法与修炼人的态度,存在的较普遍的认识上的误区与疑虑。通过和他们交谈,我理清了这些方面的问题,心里有了底,也算知己知彼吧。一是,现在的人不象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人那样盲从,二是,人们都有追求健康的愿望。因此从祛病健身的角度,从最低层次上讲,世人还是很容易接受的。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去证实大法。

一、注重自己的仪表。每次出家门,我都精心打扮,略施淡妆,衣着得体,落落大方,给人耳目一新、神清气爽的感觉。因为在这非常的时期,世人对大法弟子格外注目,大法弟子的外在形象,不仅仅代表着个人,同时也代表着大法的形像。给世人接受真相奠定了基础。所以在我以后讲真相的过程中,曾多次出现我刚要讲,认识我的世人马上抢先说:你不用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一看你这个精神劲,我就知道这个法好。

我现在已经是往七十岁奔的人啦,人们见了我问有五十岁没有,快退休了吧?我和二十岁的孙女在一起,人们都以为孙女是闺女。我告诉他们,你们多了没差,整差了一辈。和我一起工作过的同事见到我,瞪着眼不说话,我说,是不是我老的不敢认了?他们笑起来:不是老的,是年轻的不敢认了。现在我一出家门,人们的目光都投向我,异口同声的赞扬:太年轻了,太漂亮了,我都要不失时机的说:大法好吧,这个功法的特点就是越来越年轻。我师父说啦,“年轻的姑娘总好做美容”(《转法轮》),你就炼炼法轮功,保证你的皮肤变的比我还好,白里透红。在这一说一笑中,证实了大法的真实存在。

二、把世人都当成自己的亲人,慈悲对待众生。在讲真相中面对的每一个人,我都要告诉他,茫茫人海,芸芸众生,我们能在一起交谈,我敢告诉你真相,你想想,咱们之间该是多大的缘份,也许哪一世咱们是一家子,咱们是亲人哪!你能听到真相,说明你是个非常有福的人。将来你会知道的,这样就拉近了和世人的距离,世人在心悦诚服中,很容易接受真相。

三、从祛病健身的角度,作为讲真相的侧重点。世人渴望健康,我有师父在一夜之间给我净化了身体的实例,我就用自身经历来证实大法的真实存在。有不少人听我讲完,就说,大姐,我也想看看书;也有的说,看你这个精神劲真好,我就不行,浑身上下全是病。我马上接着过话头说,那我给个好办法,看看书吧,用不了多长时间,保证你会和我一样的精神。你说到了咱们这个年龄最宝贵的是什么?健康,拥有了健康,生活的质量就高了,最起码咱不累赘儿女。就这样,他会高兴的接受你送去的书。

一次我给表弟妹去送书,她没在家,正好碰上多年不见的老邻居。她高兴的拉着我進了她们家,说:大姐,这么多年不见。你还这么年轻、漂亮,你吃什么返老还童的药啦。我笑着说:我告诉你个秘诀,我炼法轮功。接着给她讲了炼功前后的身体的变化。她说:你知道我干了三十多年售货员,把两条腿都站坏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我这两条腿疼的,每天我用擀面杖使劲的敲也不管用,你让我也看看书吧。我说:你真有缘份。我正好带着,你先看吧。

又过几天,我去她家看看情况。见到我,她高兴极了,说:大姐,你那天走后,我洗净了手,插上屋门,我一口气看了六十九页,到了半夜,象你说的那样,我浑身出大汗,我想,一定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天刚亮,我家老头起来,就又开始高声大骂我,他就这样平白无故的什么难听骂我什么,已经三十多年了。我刚要和他对骂,我突然想起师父说了,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一下子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老头也嘎然止住了骂声,从那天起到现在他一次也没骂。第二天早晨起来,师父给她打开了天目。她的腿不但不疼了,而且还一身轻,舒服极了。很快,在她的带动下,她的两个妹妹及外甥女也都相继得法,大妹妹修炼后,撤掉了氧气瓶,离开了躺了好几年的床,红光满面的走下楼来,变成一个健康的人。

我同事的儿子是某部门负责人事的干部,一天我到他家去讲真相。在交谈中,我从大法的洪传,人类道德的回升,自己身心的变化到大法遭迫害,由浅入深的,滔滔不绝的,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口气讲了三个多小时。在讲的过程中,他吃惊的睁大眼睛,专注看着我。等我讲完,他感慨的说:我以前一直认为,这些炼功人,不可理喻,精神好象都不太正常。今天听了您这一席话,真是语言精炼,条理清晰,逻辑性强。哎呀,您师父有您这样的弟子,您师父太了不起啦。我诚恳的对他说:说句实在话,在这些修炼人中,我不是最好的,我还有很多没有修好的地方,还有很多的人心,师父要求我们做一个好人,比模范人物还先進,完全为他人的人。我还有很大的差距。听完我说的话,他告诉我:他们单位也有个炼功的,人很老实,迫害开始时,上面下令把他开除了。一天,他爱人去他们单位开无业证明,好外出打工。正好单位办理退休人员手续,他就让科里人给这个已经开除的炼功人按退休从新办理,以前开除的所有资料,由他保管,并说:如果有人找,由他顶着。听他说到这里,激动的我紧紧握着他的手说:孩子,谢谢你这样善待炼功人,你一定会有福报的。听我这么一说,他正上高中的女儿在一旁插话问我:奶奶,那我能考上大学吗?我肯定的说:你一定能考上,从现在开始,你要每天念念“法轮大法好”,你一定会上大学的。后来,他的女儿果然上了一所非常好的大学。他病危的老父亲也很快康复。大法给他全家带来福份。

四、用做好人的法理,撑起一片蓝天。二零零一年七月房屋改建拆迁。租房到了一个新的住处。一切都是陌生。怎么开辟在这里讲真相的环境?我就按师父说的,从做好人开始,首先我家自己备料雇工,给这排房大院换上新铁门,换掉了几十年的破烂木门。抹平了院内院外的地,使这个大院焕然一新。从搬来的第二天开始,我就早早起来,清扫院内、院外、附近的小马路。我住的房屋南面,紧挨着一个老式露天公厕,厕所内大坑的后面靠墙的地方,堆积了多年的厕所内捞出的垃圾袋。我一锹一锹的都给清理干净,厕所露天处高低不平的砖头瓦块都给铺平。其实,我干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那一片的人都轰动了:怎么咱们这来了这么好的人!人们有背后议论的,也有当面夸奖的。我淡淡的一笑,说:与人方便,自己也方便嘛。人们开始喜欢和我接触。愿意和我聊天,关注我的身体。时间不长,我周围就有二十多人得法,和我同院住的其它三户人家,除一个不识字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之外,全部得了法,其中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爷爷。

同院里住着一位非常有个性、做劳资工作的女干部。一开始,我和她谈炼功之事,她不接受,她说她的对桌就是个炼功的,原来挺好的人。现在俩口子闹的都要离婚了。因而,对大法产生了看法;我暂时不再和她谈炼功这方面的事。我每天尽职尽责的做好家务。相夫教子,帮媳妇照看孩子。做上可口的饭菜,帮助媳妇打扫家,甚至我连便盆都帮媳妇涮洗干净。同时,我把家里院里的气氛也搞的很活跃。这一切她都看到眼里,后来她对我说:嫂子,你怎么这么好?我说:我师父就让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更更好的人。她又说:我要以你为榜样,向你学习,以后对我儿子也这么好。我说:行啊,那你就和我一起学大法吧。你本来就是个好人,你一定能成为更更好的人。没过多久,她真的开始学大法了。在现在恶党迫害正严重的情况下,可在我们这个小院里,我可以大开房门,随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院内有人走动,我便招呼他们進屋一块听。用师父讲的做好人的法理,在新的环境里为讲真相撑起了一片蓝天。

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是锤炼自己的过程。在讲的过程中,我不断的修正自己,经常反思总结,哪里讲的不到位,方法不妥当。用词不合适,越讲方法越多,越讲越灵活,越讲越智慧,越讲世人越信服。一开始我对单个人讲,到后来,特别是去单位我能对着一伙人讲,有的同事见了我说:我一看见你,就想炼法轮功。有的人说:她(指我)要说这个功好,那肯定好。单位有个中层领导说:别人要跟我说:我还考虑考虑,你要说好,那肯定就是好。我真的万分感谢师父赋予我的智慧。我真的为和我一起曾工作过的同事,这么容易接受大法、明白真相获得新生的众生而高兴。

我就这样,在不同的人群,不同的环境,用不用的方式。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不停的讲着真相,到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在听到我讲真相的人群中,就有二百多人得法,其中有一些人还走進修炼的大门。同时为做三退打下了基础。三退开始后,我一如既往的帮助这些和我有缘的人,共有三千七百多人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我现在还在继续努力,争取做的更好。以上是我在修炼路上,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一点做法,因写的仓促,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