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云南省红河州“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及其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简称红河州)下辖个旧市、开远市、河口市、蒙自县、建水县、石屏县、弥勒县、泸西县、元阳县、红河县、绿春县、屏边县、金平县等十三个市、县,位于云南东南,与越南接壤。州府所在地地址:蒙自县天马路西段,邮编:661100。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红河州“六一零”办公室,秉承中共邪党旨令,在全州范围内,指挥各市、县“六一零”办公室对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进行了残酷迫害,计有个旧市、开远市、河口市、建水县、石屏县、弥勒县、泸西县、绿春县等市、县的大法弟子遭到判刑、劳教、洗脑班多次洗脑、拘留、抄家等形式的非法迫害,所有市、县的大法弟子被逼写“三书”,迫害中一人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迫害致死(建水孔庆黄);一人被非法抄家时从窗口坠楼(个旧云锡公司),死因不明;近二百人被绑架,其中至少十五人遭判刑,近五十人次被劳教,非法劳教中被迫害致残二人,其中个旧市杨素芬被迫害致残病危放回后几个月后去世,个旧市万乔英被迫害病危保外就医至今卧床不起,神志不清;另有数人被逼流离失所。

红河州六一零办公室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至今还在不断行恶之中。现将其头目曝光如下:

一、王爱国,男,现年五十多岁,身高170厘米,瘦长身材,面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一年末任红河州“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现任红河州州委宣传部副部长。地址:云南省蒙自县天马路西段红河州委宣传部,邮编:661100.办公电话:0873---3730515,3730331,3730332,3730339,3730513,3730511,3730512,3730353。

主要罪行:在任“六一零”头目期间,指挥、布置、纵容各市县“六一零”办公室迫害大法弟子,期间共抄家、绑架大法弟子三、四十人,导致孔庆黄被直接在建水县看守所迫害致死;陈尧等被判刑;刘文、扬芳、王凤琼、张丽莹等被劳教;谢蔓华等被迫流离失所;其余人等被非法拘留、洗脑(洗脑班地址:建水县陈官民兵基地)。对各市、县报来的抄家、拘留、洗脑、劳教、判刑人员名单,全部批准,进行迫害。

二、田金堂:男,五十多岁,泸西县人,身材微胖,秃顶,面黑。二零零二年前任建水县县长,二零零二年任红河州“六一零”办公室头目至今,导致数不清的家庭、单位受到干扰和迫害,有无数的家庭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有的人至今尚流离失所在外。此恶人至今仍未醒悟,还在做恶。地址:云南省蒙自县天马路西段。邮编:661100.电话:(办)0873---3733616、3733618、3733619。

田金堂在任建水县县长期间,对孔庆黄被迫害致死一案负有一定责任;在其任红河州“六一零”办主任后,指使、纵容红河州各市、县“六一零”办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导致150多人次被抄家、绑架,其中:一人被非法抄家时从窗口坠楼(个旧云锡公司),死因不明;谢蔓华(女)、马 林(女)、徐丽萍(女)、张正乔(男)、万乔英(女)、李惠玲(女)、蒋玉华(女)、高孟园(女)、王宇中(女)、董铭祖(男)等十余人被非法判刑三至七年;杨芳、邓辉、江润玲、杨鸾英、朱丽荣、李翠华、朱德超、王伽月、廖秀琼、杨丽华、孙巧玲、刘 燕 、卢子毅 、张苹、李凤仙 、杨林科、杨素芬、苏琼波、杨文筠、王丽春、戴金兰等三十多人次被非法劳教一至三年;刘月、曾继禹夫妇、徐怀功、李玉珍、杨丽文、王晖、梁荣、杨雪莲、马旭勇、尹辉、黄秀琼、彭文秀、钱淑芳、宋成英、李 萍 、王有芬 、李凤英、林崇福 、徐绘平、高梦云 、蒋玉华、蒋 桥、尹秀生 、张桂仙 、王丽春、张丽芸、苏琼波、张 平、杨丽芬等上百人次被绑入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主要有建水民兵基地洗脑班、个旧茶山果站洗脑班、个旧白云山庄洗脑班等)迫害。对各市、县报来的抄家、拘留、洗脑、劳教、判刑人员名单,全部批准,进行迫害。

三、谭锦荣,女,约五十岁,建水县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不久即任红河州“六一零”副主任至今。地址:云南省蒙自县天马路西段。邮编:661100.电话:(办)0873---3733617、3733618、3733619.此恶人基本参与了对以上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至今仍未醒悟,还在做恶。

为制止迫害,现将其亲属情况公布如下:

1、李茹艳,七十多岁,建水县工商银行退休职工,谭锦荣之母。地址:云南省建水县东正路189号县工商银行收发室转,邮编:654300。

2、谭智荣,约五十余岁,原任建水县人民法院院长,现任红河州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谭锦荣之兄。地址:云南省蒙自县天马路西段。邮编:661100.办公电话:0873---3732036、3732035、3732037。

3、谭伟荣,约四十五、六岁,现任建水县人民财产保险公司经理,谭锦荣之弟。地址:云南省建水县人民财产保险公司,邮编:654300.电话:办0873---7612196、宅7614907、13808774306。

掌控司法程序的“六一零”办公室,既不是立法部门,也不是司法部门,更不是行政机关。但在迫害法轮功案件中,包括案件的开庭时间、公开与否、乃至最后的审判结果,却是由六一零安排和决定的。但到目前为止,“六一零”这个机构究竟如何存在,人员任命组成如何来的,经过什么法律的授权?既然没有法律授权,也就是说,它就是一个非法的东西。

中共恶党建政以来,运动不断,杀戮民众八千万。在历次运动过后,为平民愤,保政权,都要进行平反、清算。文革过后,忠实执行命令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那些“奉命”迫害善良人的地方官员和警察,平反后就被“奉命”集体调到大西北和云南秘密执行枪决,对外称“因公殉职”。家属子女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还要承受来自周围熟人的鄙视,并因自己的亲人曾迫害良善而背负舆论的谴责和良心的重压。试想,如果你父母亲知道他们养了一个善恶不分、是非不辨,专整好人的儿子(女儿)时,他们的心灵会自在吗?当你的妻子知道她嫁了一个只会利用权力横行霸道毫无理智的恶人时,她会心安理得吗?当你的儿子(女儿)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恶贯满盈的罪人时,他幼小的心灵将受到怎样的伤害呢?当你的朋友知道你迫害善良、无恶不做时,还敢与你交往吗?

在此,我们警告所有还在行恶的恶人: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你们可以不信,但无论你是什么人,警察、检察官、法官,一旦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你就是在犯罪,就会受到追究,遭到报应。由于没有犯罪客体,导致中共对法轮功的定性、司法解释、处罚、取缔,不仅违宪,而且是非法的。法轮功学员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对于任何社会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在任何社会都应该是合法的。行恶者必遭天谴,你们的下属:石屏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龙福清、建水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彭中发由于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已遭报应身亡,他们是怎么死的,想必你们已经很清楚了,大法弟子对你们讲清真相,只希望你们放下屠刀,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不要再出卖良心,为中共卖命,做替罪羊,当殉葬品。

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只是让人们来了解法轮功真相,了解共产党是采取多么卑鄙无耻的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和历史上一切善良的民众的,光明正大,毫无加大诬陷之词,讲的都是事实,并没有违反《宪法》,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法规,更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何罪之有?

邪党这一次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已九年多,其规模与残忍程度远远超过历次运动,全国人民都被逼表态,不但株连亲属,连朋友、工作单位、街道办事处、党政官员等都难逃其中,导致众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天怒人怨、人人自危,很多人不敢面对真相,不敢面对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暴行和苦难。迫害已导致上百万人被绑架,数十万人被劳教、洗脑,数万人被判刑,三千二百多人被以各种酷刑迫害致死,数万人伤残。历史上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一个和平时期执政的政党如此残忍的镇压迫害民众,造出的谎言毒害全世界。现在,明白真相的人已越来越多,还在主动参与迫害的人越来越少,选择赎罪自救的人越来越多,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穷途末路。镇压已从公开转入秘密行恶,从中央到地方,绑架、关押、审讯、开庭、判刑等等,都是在受害者家人、广大民众不知道的情况下暗箱操作,就连抄家都是夜半时分偷偷摸摸的进行,象劫匪一样,不敢报姓名,不敢提单位。为什么这么见不得人,这么怕曝光?不就是怕将来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和受害者家人会揭发指控吗?怕将来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那些坏事干尽的人会被绳之以法吗?现在怕,那以后的每一天你们都会处在怕中,而且,请相信,这一天不会远了。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的专家对中国执行《禁止酷刑公约》的情况进行质询、调查,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发现作为缔约国的中国未能履行公约中的条款后,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责令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废除所有形式的行政拘留,其中包括劳教,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以确保行恶者受到惩罚。

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在走,别人谁也代替不了,你现在不管是为恶行善,都是在为自己做,将来的善果或恶报也都是因为自己的善行或恶行而造下的。大法弟子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希望你们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能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再次提醒那些为一时权力和利益蒙住头脑的所谓执法者,那些还在不遗余力为其充当打手的人,还在无知的做恶的人,等待你们的将会是什么?已十分明确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神目如电!不要等到报应来了才觉醒,那可就晚了。对法轮功欠下的一切都得偿还,谁都逃不掉的。你可以拿什么都不当回事,但一定不要拿你的生命做赌注。两亿七千万年前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已惊现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可上网输入“藏字石”搜索即可),预示天灭中共在即,请你们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脱离中共,也就是在善待自己,为自己和子孙留条后路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