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救度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我是二零零一年流离失所的,二零零三年回家时丈夫已有了外遇。一次只是一件小事,他又吵又骂,又要来打我,这时一句话打入我脑海:“怕啥,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对呀!我怕你啥,我是大法弟子。就这一念一出,他立刻没声了。啊!我明白了什么是正念。从此以后我抓紧学法,在法理上不断提高升华,认识到是自己有执著,邪恶才操控他,而不是人对我的迫害。明白法理后我向内找,向内修,发正念解体操控他背后的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家庭的环境得到了改善。

后来那女人来到家里说:“嫂子,我真就不明白,我一次次的伤你,你怎么就不恨我哪!”我给她说了一番话,她听后激动不已的说,“我也和你学法轮功。”就请了大法书籍和炼功带。丈夫的变化也是意想不到的……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下面从几方面和大家交流一下心得。

二零零一年由于同修被绑架,我被牵连,听到消息后我就离家出走了;到了新环境不认识同修,没有了修炼的环境很苦,真是很苦;等我心情平静下来后,我想,邪党阻止不了我的修炼,阻止不了我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的决心、自己开创修炼环境的信心、证实大法的恒心。

 突破怕心 面对面讲真相 

从此以后我天天写小张贴到楼群里去贴,有时贴完回来,看到楼洞里站着一堆人,还有警察把守,到跟前一问,说发现了“反标”,一看楼型,正是我刚才贴过的,这样的事经过多次,我就在日记中写道:

法轮大法進千户
酷暑严寒无所阻
警车为我来送行
坦坦荡荡走神路

随着邪恶的升级打压,谎言铺天盖地,我决心去面对面讲真相,揭穿邪恶的谎言,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第一个听我讲真相的是一位转业军人,他向我提出了几个问题:“围攻”中南海,天安门“自焚”,“不让”吃药等等;我都一一做了回答。刚开始讲我有点怕,很紧张,心也不稳;讲下来,心态越来越平稳,小伙子的面目表情由疑惑到逐渐放开,静静听我讲,我俩都被包容在祥和的能量场内;等我讲完了,小伙子才恍然大悟,原来法轮功是这么回事呀!他对邪恶的谎言表示了极大的愤怒,对法轮功遭受的迫害非常同情,还关心我,要我注意安全,说了些鼓励的话。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更加坚定了我面对面讲真相的决心,救度更多被谎言欺骗的世人,路虽然艰难有险阻,但是是神圣的、光明的,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走好。

一次我给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讲真相,刚开口那人就说:“你是法轮功吧!”我答道:“是”。他就竖起大拇指说:“我佩服你,公安局这样抓,你还敢出来讲。”这话未落,他回头就讲出了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就耐心的跟他讲,师父在国外传法救人,现在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自己和身边同修们在大法中修炼受益的事实,法轮功福益身心,福益社会,又讲了河北公安警察强奸五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海外大法弟子到中领馆和平抗议要求严惩禽兽不如的恶警。听完后他就振臂高呼:“李大师万岁、万万岁!”看到一个生命明白了真相,真正有救了,我的泪水流了下来。

一天,我正在给一个人讲真相,一只手拍着我的肩膀问:讲什么哪?我没回头,就答一句:“闲聊。”这时我对面的人就走了。我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留着一个小平头,他说:“我对法轮功挺感兴趣的,咱俩唠唠。”我说:好吧。我们就坐在道边的台阶上,坐稳后一抬头看见离我二十米处停了一台警车;我明白了,他是蹲坑的便衣警察。因我经常到这工地给民工讲真相、劝三退有人举报了。我稳了稳神,求师父加持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第一句话就问:“法轮功好不好?”他不吱声。我又问他:“真善忍好不好?”他说:这倒没什么毛病。我就讲了天安门“自焚”事件;还讲了文革后,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自杀,那些紧跟四人帮的公安干警、武警战士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他静静的听着。最后我用化名给他退了党。

奥运召开前楼长(她已经和我学法一年多了)来找我说:社区书记说了,不让我走,就在家好好呆着。后来管法轮功的来我家敲门;以前我不给开门;学了师父的讲法,懂的了他们也是为法而来,冒着天胆下来的生命,就因为他们是监管法轮功的就不救度他们了?那只是他们的工作,而他们明白的一面急切的等着要听真相。经过九十分钟的交谈,他明白了,啊!法轮功不是政府说的那样——“反人类”、“反科学”的组织;原来自己被邪党骗了。临走时我帮他退出了团组织。

几年来我不失时机的向身边的人讲真相,天热的时候我就在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去给上学的中、小学生讲,跟在小区门前等载客的出租司机、上班族讲,星期六、日赶上婚庆典礼的就给参加婚礼的人讲;等天凉时,我就中午发完正念出去。刚开始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人们一听天灭中共,吓的掉头就走,我就顺着常人的执著去讲,很容易就能引起他们的共鸣,马上问什么时候灭,早就该灭了。这样他们就容易接受,就爱听;做三退的,给他们起个好听的名字,如做生意的就起个什么发、旺、兴、隆;开车的就叫顺、通;年轻小伙就愿他前程似锦;年轻女子就以美丽、花名等起名;年岁大的就是安康、长寿;上学的就叫博望、博才等等;收到的效果是非常好的。临走时我还叮嘱他们法轮功都是修佛的,不信没关系,但你绝不能反对,如果遇到什么灾难的,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就能遇难呈祥;并且拿出写着三退声明的一元纸币,让他们照着这个样子去回家救自己的亲朋好友,收到的效果非常好。

有时人心太重,放不下执著去讲真相效果就不好,就会遇到恶人的威胁、恐吓、谩骂;这时就不讲了,回家静心学法,找自己的不足,不易觉察的一思一念。

一次有位同修被非法绑架,没送看守所,直接劫持到劳教所。我当时想,怎么没去看守所就给送劳教所了?等我再去讲真相,就遇到一位不听的,还骂要给我送劳教所。我回家静心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不符合法的那一念,就是认同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走的“程序”: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而不是站在法的基点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从这件事上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你的一思一念不站在法上邪恶就要迫害我们,所以必须抓紧时间学法、学法、再学法。

圆容法 平衡好家庭关系

我是二零零一年流离失所的,二零零三年回家时丈夫已有了外遇;回家后他提出两条:一是不许修炼法轮功和他好好过日子;二是炼法轮功就离婚。我告诉他,功还得炼,法也得学;婚还不离。他一听暴跳如雷,把我按到床上挥舞着拳头使劲的打;不解恨还把我拖到地上打,一边打一边问:学不学?我答“学”。他又问:炼不炼?我答:炼。他一直打累了才住手。如果那一次没有师父替我承受,肯定多处筋断骨折。从此以后,他在家里对我非打即骂,恶煞一样凶狠残暴。那女人还打电话、到家里骂我、羞辱我。那时,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只能偷偷的做;他一回来连忙把书藏起来,否则他看见就撕。邪党谎言对他毒害很深。

一次只是一件小事,他又吵又骂,又要来打我,这时一句话打入我脑海:“怕啥,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对呀!我怕你啥,我是大法弟子。就这一念一出,他立刻没声了。

啊!我明白了什么是正念;就是遇到魔难时,想到师父的话,正念就是正的认识。从此以后我抓紧学法,在法理上不断提高升华,认识到是自己有执著、有漏、有人心,邪恶才操控他迫害我,而不是人对我的迫害。明白法理后我向内找,向内修,发正念解体操控他背后的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家庭的环境得到了改善。

后来那女人来到家里说:“嫂子,我真就不明白,我一次次的伤你,你怎么就不恨我哪!”我说,如果没有邪党制定的计划生育政策,你丈夫能因为你生女孩就跟你离婚吗?你一个人带个孩子多难。如果没有邪党镇压法轮功,我能离家扔下九十多岁的婆母让他照顾?我们修“真、善、忍”就是要与人为善。她听后激动不已的说,“我也和你学法轮功。”就请了大法书籍和炼功带。

丈夫的变化也是意想不到的,以前有同修到家里来,他给拒之门外;来电话给挂断。现在就不一样了;同修来了,他主动给端上水果;来电话也给接。我不在家时就给转达。同修们也可以到我家来学法了。他退了团,还写了郑重声明。

组建学法小组

集体学法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重要修炼形式,开创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在证实法中比学比修,整体配合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二零零六年我们成立了第一个学法小组,当时只有四个人,后增加到十二人,因为我们那地区遭受迫害非常严重,刚成立学法点时,只能等家人走后学。后来在师尊的呵护下终于有了安稳的学法环境。大家通过学法、切磋交流,在法理上提高的很快,真正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修炼的严肃性,救人的紧迫性。我们救人不等不靠,而是靠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做。

为了配合《九评》的散发,我们写出了退党声明去张贴,使很多人驻足观看。传单、小册子、光盘、《九评》都作了精美的包装后,传遍千家万户,对世人很震撼!

大家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魔难,有了什么不好的思想念头,就在学法小组上交流,共同在法理上提高,不给邪恶生存的空间,不许邪恶找到迫害的借口。

我们小组新来一位老年同修,胆子小,没有突破怕心,和同修去讲真相,就是害怕,但还是坚持做。回来后,她讲感受时说,自己总是用人心对待所遇到的事。大家就在法理上帮她提高认识。她提高的很快。现在她说:“我再遇到什么不听的、或什么危险的假相,我就不怕了。就想那不是我,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发正念解体邪恶。”

一天学法前,同修领来一位同修参加小组学习,当时心里很不平衡,怎么事先不打声招呼,这个人哪年得的法?受过迫害没?修不修口等等;怎么对小组安全一点不负责,那几天自己心里上下翻腾,忿忿不平。这时师父的法在耳边响起:“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经过挖根查找,我发现是自己爱面子心,虚荣心受到冲击,才这样忿忿不平,而没有看到同修精進实修的心。找到这些以后,气恨消失了,心性提高上来后,再看新来的同修时,是那样的坦诚、直率、走出来证实大法,冲破家庭的重重阻力,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一次我从同修手中拿回“人权圣火标志”让大家张贴,同修说,贴这个不对吧!我说有什么不对的,是大纪元搞的,配合当前的形势。同修再没说什么。等师父经文下来后,我才认识到自己不对,找到自己的人心:想早日结束迫害,依赖常人社会的心,太执著自我了。通过这件事我就和同修说,师父经文下来了,以后我再有什么不在法上,大家要及时指出来,这样才能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奥运召开前邪党绑架大法弟子的信息不断传出来。邪恶疯狂的抓捕恰是它死亡覆灭前的回光返照,销毁前的哀嚎。

我们就组织同修到邪恶聚集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车刚启动,开了天目的同修就看到师尊坐在莲花上,莲花柱象一把雨伞似的把整个车子罩上了,师尊在看护着我们。车到派出所就停下来,同修们立掌除恶,救度被谎言欺骗的世人,并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弃恶从善,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沿途经过派出所、公安分局、检察院、“六一零”机构、区政府,当来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同修齐发正念,打出功能,败坏的生命在秋风中燃烧,解体。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