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几年来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是自己的修炼过程。首先得静心学好法。在九年血腥迫害中,不管迫害的形势多严峻,不管下雨、下雪,酷暑严寒,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在我市各小区发真相资料,贴标语,后又到农村发、贴,几年能做到有惊无险,平安无事,都是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一般出去发资料之前,我先发正念,清除我身边一切邪恶因素,不许干扰,对着我要去的地方内心说:有缘的人,你们等着,我来了,我的师父让我救你们来了,有缘人拿走我放的大法资料,无缘人、恶人别动资料。这样发真相资料很好,很少有人丢掉。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十年来在证实法的实践中,在风风雨雨的修炼当中靠的是信师信法,一次一次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圣、神奇和超常,借这次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之际,弟子向师父汇报。说是向师父汇报,其实师父什么都知道,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六月的一天,我第一次到炼功点炼功时,师父当时就给我清理身体,我的上半身前胸和后背都是大疙瘩,当时很痒,可第二天就没了。第二天炼功时我的两条腿膝盖一下全变成了紫色,象蚯蚓一样,爬满双腿,一夜就不见了。第三天炼完功,我就不能动了,学员扶着我都异口同声的说:好事呀!师父给你清理身体,多好的事呀!我信,我非常的信,就这样炼了五天,我一下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多年的八种病不翼而飞。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感谢大法。

记得在得法第五天,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那天下午我准备第一次去学法小组学法,可时间还没到,我闭目什么也没想,这时候突然看到了数不清的法轮出现我眼前,大大小小的法轮和卍字符在旋转,好美好壮观,到了学法小组我给学员说这件事,才知道师父给我开了天目。又过了几天师父给我下了通道,还给了我一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我都亲眼看到了,师父都给我了,真是太神奇、太超常了。这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东西,从那时我对大法的坚信、坚定我从没动摇过。

学好法做好洪法的事

得法后,我勇猛精進,这个大法太好了。我悟到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大法,得法三个月我就去农村洪法。因我修炼在各方面的变化,我的亲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他们都非常的支持我,我妹妹和孩子姑姑给我看着两岁的孩子,我背上铺盖卷儿到农村去了。有个老学员说:你是新学员一个人去不行。我说这个大法这么好应该让更多的人得法。她说大法的形像你可要把握好。到了乡下,我的一言一行处处用大法来要求自己,在新学员家吃住我都给他们钱。教他们功不要钱,他们都说这个法轮功、这个真善忍才是我们盼望的好功法。

在短短的一个月中一批一批的新学员走入了修炼,我给他们组织了学法小组,早晨五点炼功,晚上七点半学法,每天一讲。

進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市一夜之间站长及好多辅导员被绑架,有同修告诉到公安局要人,中共邪党集团不但不放人,还要抓人。我悟到立刻進京象“四·二五”那样上访要人,并告诉所有人“法轮大法好”。当天经过多方面的魔难到了北京,到京后,到处是抓人的警车,还在抓大法弟子,怎么办?去哪里要人,我在北京走来走去,心里很痛,几天过去了,升出了放下生死这一念,见人就讲真相。在公园里讲,有一些常人不敢听,有些人知道好也不敢说句公道话,有的说快回家吧,这里没有说话的地方。气氛很紧张。在北京流离了三个月,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次交流中十几个学员被绑架,我因当时不报姓名被关押在昌平看守所,被单位接回在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

失去了和平的修炼环境,中共邪党流氓集团造谣、诽谤,极力抹黑大法。为了还师父的清白和大法的公道,在家人看着的情况下,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我和好多同修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那时心很纯,什么也不怕,就是证实法。天安门广场上,不断的有人高呼着“法轮大法好!”不时的有人展开了横幅,也不时的有人在炼功,场面真的很壮观。广场上的那些便衣、恶警手忙脚乱,乱抓乱打。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我再被非法关押九个月。

在家半年,二零零一年六月单位顶不住市公安局、“六一零”压力,强迫送我去洗脑班,还叫家人拿四千元钱,通过静心学法,决不配合。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被迫流离失所,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当时不注意电话安全,被邪恶监听和跟踪。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市唯一的资料点被破坏,同修全部被抓,我再次被非法关押八个月。

向内找

在看守所,静心背法,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着和人心。几次的被迫害,主要是学法不深,不会从法中悟,虽然在魔难中很坚定,也从没写过什么“悔过书、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可在证实法中用人的观念、人的义气,不理智,也没用智慧去讲真相。

比如二零零零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完全可以不被恶警带走,可我当时觉的,是我叫学员切磋到北京证实法的,她们都被抓,我要不和她们在一起……就这样我也被抓,回想起来感到羞愧。单位接回再次送進看守所。在拘留所,我遭受了肉体摧残和残酷的精神折磨,遭受了很多不该遭受的魔难。不知不觉中承认了迫害。长期处于消极、消沉的状态中,这不是顺从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了吗?师父、同修,我错了。不知不觉走了旧势力的路,在魔难中让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替我承受。我让师父操尽了心。

写到这我的心很痛。师父说:“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精進要旨二》〈理性〉)后来我悟到了法理,一天都不让它们关,必须无条件的放我回家。我正念闯出了看守所。

明析法理,揭露邪恶,讲清真相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被释放出十天。突然我们单位带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好多人,闯進我家让我跟他们走,去谈谈。这次我很清醒,也没有怕,心很稳,正念对待,清除操控他们背后一切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心态平和而语气严肃,你们来了就在我家谈吧。他们强行要出去谈,我知道他们又耍流氓手段,说“不走抬也抬走你”,我严正告诉它们,你们说了不算,你抬不走我,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我心想,有大法在,有师父在,这回谁也动不了我。

当时我的慈悲心出来了,看他们很可怜,我没有恨。我用善心加道理给他们讲:“一九九九年你们跟我谈,最后给我谈到了拘留所,没有任何的说法,没有法律,一关就是三个月,放我回家还罚了我五千块钱。你们都在执法犯法,放回我,不给我饭吃,停发我的工资,是谁给你们的权力?电话监听,出门跟踪,整夜在我家门前蹲坑,你们都在干什么?我遭到无端、不公正的对待,我再次進京上访,是你们逼的。我的师父叫我们修心向善,道德高尚,我师父叫我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有何错?法轮功对任何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你们不让我说话,再次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因我不放弃法轮大法,不转化,给我用尽酷刑,不让睡觉,手铐、脚镣给戴着,肉体和精神折磨,你们这是谈谈吗?对大法栽赃、陷害、造谣,天理何在?!你们为什么就不想想,你们将怎样收场?善恶有报,天理不容呀!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他们都在静静听我讲真相。当时有些警察听明白了真相,都退出了我家。这时一个所长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就在问话的一瞬间,我不知是怎样从沙发滑下来的,当时四肢脱节,不会动了,也不能说话了。我心里明白,这是师尊保护我,不让邪恶带走我。这时邪恶慌了,所长说:你吓的还是有心脏病?刚才还滔滔的讲。在屋里有明白真相的人说:快抬到床上吧,地下太凉。床上我身体一切正常,立刻立掌发正念,就听外屋说:撤,都走了。一个副所长从兜里拿出定二年劳教书,我指着它:这就是非要让我去谈谈的东西吗?他们让我在劳教书中签字,我不签字,邪恶的阴谋彻底解体。师父一次又一次帮弟子,有惊无险,帮弟子走出险境。

今后我一定多看书,多学法,师父说:“多看书,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我刚才讲多看书,其实你并不一定理解我说这话的涵义。这本书是万能的,无所不能。”(《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几年来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是自己的修炼过程。首先得静心学好法,在九年血腥迫害中,不管迫害的形势多严峻,不管下雨、下雪,酷暑严寒,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在我市各小区发真相资料,贴标语,后又到农村发、贴,几年能做到有惊无险,平安无事,都是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一般出去发资料之前,我先发正念,清除我身边一切邪恶因素,不许干扰,对着我要去的地方内心说:有缘的人,你们等着,我来了,我的师父让我救你们来了,有缘人拿走我放的大法资料,无缘人、恶人别动资料。这样发真相资料很好,很少有人丢掉。有时面对面发,多数人接过资料说谢谢,极个别的不要,不要的我不抱怨、不泄劲,心里就是想着曝光邪恶,使被蒙蔽和毒害的世人与众生得到真相从而被救度。在三退上,我退的不多,也就二百人吧。

今后要学好法,救度更多众生,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用大法弟子在同化真、善、忍的修炼中修出的风范去圆容社会和家庭。

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是一朵小花

二零零五年,本地资料点被破坏以后,我也建起了家庭资料点,同修给买了一台复印机,从同修那里拿一套底稿,就开始运作了,很顺利,负责三个地方资料供应,还承担传递资料的工作。尤其做《九评》,开始一评一评的还好做,后一套套做,要的多,这时复印机不工作了,不知是哪里的毛病。心里又急又躁,搞的我焦头烂额,给复印机发正念也不好使,看来这个干扰是我心有问题。我静心学法,向内找。师父在《精進要旨》〈修炼与负责〉中说:“一个修炼者就是一个去常人的执著心者”。实际上,做资料的过程就是自己修炼的过程。我深知要想做好资料,首先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资料。

明白法理,找出干事心、急躁心,家人都是常人,怕家人知道,怕心也出来了,执着一大堆,机器才出现毛病,没有了执着一切都正常了,大法威力无比,无所不能。

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二零零八年三月九号,是我一个难忘的日子,是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的日子。那天从火车站打车准备去县城,和同修切磋,怎样更好做好三件事。在车站坐上了面的,车里连司机已有四人,我上车正好坐满,这时车开了。我想给车里人讲真相,让他们三退。

车开出十几分钟,还没来的及讲,面的车后面有一辆大货车,照着我们的车就撞。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可面的已撞的失灵了,失控向左转去,正好跟大货车顶上,面的左侧给顶起来了。这时我清醒过来:这是旧势力来取命的,我没有一点怕的感觉,心里很稳,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左手抓住车里的铁栏杆,右手抓住车门,念师父给我的正法口诀。瞬间,大车、小车同时停了下来。小车被撞的车零件乱飞。不管我在历史上有什么因素,我修大法了,我什么都不承认,我是师父管着的大法徒,谁都不配迫害我。又一次得到师父的呵护,那一瞬间真是惊天动地,当场围观人都感到震惊。我知道,只有我的师父能救了这一车人,神佛大显,佛恩浩荡。这时我抓紧时间给他们讲真相:回家给你们得亲人说:“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遇到危险能保命。”一个女的一直说,我回家一定要告诉家人念大法好。

遇事的第一念至关重要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

遇事的第一念,也就是第一想法。这一念太重要了,动对了就是正念,动错了后果难料。正念是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是一种自然流露状态,不是装出来的,不是故意表现出来的,也不是想出来的。

把坏事变成证实大法的好事

今年六月份,去同修家,谈一些事情,那是下午一点多钟,路上没什么车辆,我在前边骑车走,突然后面一辆电动三轮车挂住我衣服,拖走我几米远,后又抛在地上,当我的右手先按到地面时,我的手腕象折了一样。我一想不对,这是旧势力邪恶迫害我,有师父法身保护我不会有事的。否定它,把坏事变成救众生的好事。这时骑电动三轮车的人很害怕,很紧张。我站起来对她说,我没事,你不要害怕,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是天安门烧死人的那个法轮功?”我说那是邪党栽赃法轮功。我给她讲了好多真相,她明白了,还退了少先队,取名叫美丽。我送她两个真相护身符,她说:“回家一定告诉我们家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