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洗脑班摧残致死豫剧演员与高级工程师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甘肃省兰州豫剧团演员刘植芳(女,48岁),2005年7月中旬被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下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死。龚家湾洗脑班(包括同年7月29日发到各有关部门的文件)对外一律宣称刘植芳“自杀”,并对知情人员相威胁,严密封锁消息。洗脑班为毁灭罪证,不经法医验尸,伪造死因,将刘的尸体火化。刘植芳的亲属上告司法部门,洗脑班恶首祁瑞军将责任推给当时值班的陪员王权,后经韵玉成(劳教所所长,兰州市司法局副局长,所谓的“法校”校长)出面斡旋,司法部门徇私舞弊,包藏元凶,掩盖罪恶。

2008年9月8日,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大法弟子钱世光(男,65岁),在“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长达三年多后,被迫害致死。2008年9月27日,“龚家湾洗脑班”将钱世光的尸体火化,并以“正常死亡”处理。

什么叫“正常死亡”?一位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一位退休高级工程师,在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场所,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惨无人道的恐怖中心,灭绝人性的监狱, 共产邪党私设的刑堂——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正常死亡”?!

大法弟子钱世光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但每次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与正念,在回家后得到康复。钱世光老人于2003年10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被毒打成腰部骨折,2005年5月,当时钱世光已经回到家,但仍旧无法直立行走。

2005年5月27日下午,钱世光刚走出住宅小区,便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共八个恶警截住,从身上搜走钥匙,打开钱家的门进行野蛮抄家,并提着摄像机进行录制。当晚七点左右,二十六处的恶警给钱世光上酷刑——老虎凳,逼迫其说出和他联系的同修,他不说,恶警们便继续给其上老虎凳和殴打。晚上九时恶警将钱世光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

到洗脑班后,恶警对钱世光继续进行摧残,连续吊铐他十几天,致使他的双臂3、4个月都不能抬起。2005年10月1日,家人给钱世光送去了食品和衣物(包括棉裤和棉鞋),而这些物品根本就没有送到钱世光的手中,以至于2005年冬天钱世光穿着单衣单鞋过冬。从2006年10月后,洗脑班再没让家人接见过钱世光,直到2007年5月5日才接见了一次。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以祁瑞军为首的恶警保安陪员等多次对大法弟子殴打,对腰部骨折,无法直立行走的钱世光更是毫无人性的多次毒打。钱世光在楼道唱“法轮大法好”的歌,被两次关禁闭。第一次被铐在铁门上,一天一夜就脱肛了。2005年冬天被关进禁闭室,一直关了四个月。钱世光背铐九天后脱肛,大小便失禁,胳膊铐伤,左手一直握不住东西。

2006年4月,祁瑞军、王东在祁的办公室对钱世光殴打,最后连祁的司机贾仁录也闯进来参与殴打;2007年元月,祁瑞军在办公室过道对钱世光殴打;2007年5月,钱世光把自己背下的经文写下来与其他同修互相传看,被祁瑞军拉到办公室毒打了一顿,致使钱世光腰部伤势复发,只能拄着拐杖行走,走几步还要歇一歇。2007年9月,钱世光因写真相,被陪教秦红霞、保安杨继刚发现,报告给祁瑞军,惨遭恶警祁瑞军、王东等人两次毒打,打的钱世光嘴流血、腿青紫。

家人每次接见钱世光时都要等一小时左右,在这一小时里,才给钱世光剃头、洗澡,接见时还有专人监视,不让钱世光说话,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邪恶对大法 弟子的迫害事实,不让家人及外界知道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钱世光的工资几乎没有发过。钱世光被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时,洗脑班和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相互勾结,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每月给洗脑班交三千元让洗脑班迫害钱世光。

至2007年11月非法劳教期满,邪恶之徒仍继续非法关押被致残的老人。2008年9月8日,钱世光被迫害致死。 据目击者讲:钱世光的死状极惨,身体蜷缩,瘦骨嶙峋,只是一副骨头架子,嘴张着,手指发黑。

人命关天的事,却被邪党人员冠以“正常死亡” 。所谓“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恶徒们为了自己的现实利益,置法律道德于不顾,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视法轮功学员生命如草芥,致死人命、致残人员直接触犯了刑法。天网恢恢,神目如电。做恶者一定逃脱不了天理的惩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