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几个事例与体悟

更新: 2018年01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住在一个偏远小山区。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沐浴在师尊的佛光里,感受着师尊的无比洪大的慈悲。我一个满身业力的生命,今天能成为一个令无数众生羡慕的大法弟子,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下面我只将正法修炼中的经历,摘录几个典型事例和自己的体悟向尊敬的师父和同修们做一汇报。

回顾十年来的助师正法修炼路程,虽然没有象明慧上报道的同修们做的那样轰轰烈烈,但我有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的坚定信念。有时为放不下执著而苦恼,也有放下人心树立正念后的升华。在这些年当中,有做的好的地方,也有很多做的不够好的地方。每次摔跤或过不好关时,都是常人的执著放不下,人心太多造成的。幸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才走到今天。当我们真的能放下一切执著,一切名利情,甚至是生与死时,正法修炼的路其实是很坦荡的。

在我刚刚得法半年多的时间里,邪恶的中共便开始了血腥的迫害,我失去了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怎么办?看着师父的法像我泪水涟涟,我还能怎样活着?已经知道了生命意义的我,坚决要坚修大法到底。我一遍又一遍的看师父的经文,有的时候能悟到,有的时候悟不到。师父说:「不管什么人或什么社会力量,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给它修的吗?它们会给你正果吗?对它们的心理倾斜就不是迷信了吗?其实这才是愚昧。而且我们不是气功而是佛法修炼啊!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只要心中有法就知道如何做。我于是和别人讲我们师父有多么的伟大,法轮功有多么的好,政府肯定是错了。后来我们到处去发真相资料、贴传单,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电台的造谣宣传。在那黑云压城的日子里,自己时不时的也有怕心出来,这个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不要怕,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师父为了正法,受了多少苦,为了传大法又遭了多少罪。你怕不也是一种求吗?你怕什么,邪恶就会从什么地方下手。能作为大法师父的弟子,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已经是亘古以来最大的荣耀了,有多少有缘人还没有得大法呢,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这么一想,怕心就解体了。其实我觉的树立正念,就在一瞬间。

记得在二零零零年的秋天的一个晚上,我一个人去了我们地区“六一零”头子的家,向他讲真相,跟他讲大法好,让他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给他讲了一些大法弟子身体健康,净化心灵,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例子,当时我还给他背了一段师父的经文:「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精進要旨》<再论迷信>)我深知,这次去讲真相有时刻都被抓走的危险,我去的时候心里非常纯净,没有怕心,就是想去救他,虽然他不完全相信,感到遗憾,但也会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

还有那是在二零零二年的五月十六日,我们地区政法委、“六一零”邪恶组织召开会议,把各个单位和街道的大法弟子都叫去了,给我们放一个所谓的法轮功学员关××掐死她自己女儿的案子的录像片子,然后让我们发言表态,当时我说:这些人不是真正修炼法轮功的,真正的大法弟子人人都知道不能杀生,包括对动物都要慈悲,何况对人呢……。听了我的发言他们很火,下午到单位把我抓走了,到我家抄家时,邪恶没找到任何大法的物品,强行拘留我十五天。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尊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我首先学好法,要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才能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我和同修们在师尊的呵护下坚定不移的学法炼功讲真相,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就是每天看师父的经文,紧紧的和师父站在一起,我认为只有师父说的才是对的。每当听到邪恶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时,我的心就特别的难受,象针刺一样。

其实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弟子们都很明白,但是我们在人中修炼,尤其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加之多年来形成的观念,给正法和救度众生增加了难度。这就需要每个同修多学法,真正的领会师父的每一句话,彻底从人中走出来,才能真正的做好师父赋予的「三件事」。回想“七·二零”后那段时间,邪恶疯狂镇压,因为自己是单位挂了号的,每当有怕心出来时,我就背法,只要想一想师父是怎么说的,按照师父说的去想、去做,正念就会油然而生,那种纯正、豁亮,正念所带来的升华,用语言难以表达。

二零零四年冬季,我时常晚上带着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修去发真相资料,恶警就胡乱抓人,在十一月份的一天,恶警到单位把我强行抓走,而后又非法抄家,他们搜走了几张光碟还有新经文,其他的大法书在师父的加持下没有被找到,我在派出所被他们关了一夜。我也知道了是谁去抄的我家,第二天警察来了,我便指着他问:「是不是你去抄的我家,你们除了会抄大法弟子的家,还能不能做点正事,你们还是为自己留条后路吧!不要在做坏事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这个人说我们师父如何如何,我严厉的制止:「你不配提我们师父的名字,把嘴给我闭上。」后来他们嘟囔了两句就不再说了。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他们几次提审我,问我光盘和经文是谁给的,我一直不说,和他们周旋,决不能由于我的原因再多一名大法弟子遭到迫害。半个月过去了,我接到了通知,被强行定劳教一年半,准备上诉,他们说法轮功问题法院不受理。我知道这都是江氏流氓集团下的文件。在这期间我得知,外面的同修竭力的营救,他们给各个有关部门写信,揭露邪恶、讲真相,要求释放大法弟子。我也不断的向内找自己。哪方面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劳教黑窝内,我被分到迫害大法弟子的四大队。坐了一夜的火车,又折腾了一天,到了晚上,我又累、又饿、又困。管教不让我休息,来转化我,她说的每一个问题都让我给驳了回去,后来她又找来四、五个人企图来说服我,这几个人说出的话让我啼笑皆非,又心生厌恶。我对她们说:「你们不要用法来破坏法好不好?」后来夜已经很深了才让我休息,早晨很早就把我叫起来了。关在一个屋子里,第二天晚上又来了一个管教,还是让我转化写三书,我坚决不写,最后她说你写个假的也行,我说假的也不写。她们就把我隔离。每天都在不断的骚扰我,迫害我,让我看邪恶的录像。这时我的怕心起来了,怕他们加剧迫害我,怕孩子来了见不到我孩子承受不了,怕不能和同修们在一起,怕这怕那,所以这一关没过去,我痛苦的伤心的哭了,短短的几行字让我痛彻心扉。后来那个邪恶的队长为了進一步「转化我」,让我写一篇揭批法轮功的文章,当时我想要从新过关,所以借此机会,我写了一篇长长的讲真相的文章,我写:从开始炼法轮功,身体就得到了康复,心灵得到了净化,记住大法好,将来不会被淘汰等等,交给了她。

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吃饭,生产劳动或是在接见日时她都刁难我,但我心里都非常的坦然,她们不再转化我。在后来的日子里我陆续的又写了几份真相材料交给了她们,我也写过「红眼石狮」的故事,结尾我说:现在的人们要想躲过灾难,不用再去看狮子的眼睛红没红,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就有美好的未来。那个中队长看了之后没说什么。

我心里敞亮极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树起正念,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闯不过去的难关。后来我被转到了三大队,有一天,一个队长把我和另一名同修叫到了一个大办公室,说是让我们讨论法轮功的法理,法理谁也讨论不了,其实她们就是看我们想什么,说什么。当时我悟到,关又来了,好好把握。我就讲了法轮功治病如何神奇,修炼大法身体健康,道德回升,记住大法好才能有好的未来。最后我说:「既然来了这里,我就应该告诉你们真话,法轮大法好!」警察坐一圈,很静,就这样,我们说了两个小时左右,中间队长有时也问一些问题,比如:如果我告诉她大法好,她被抓了,那我不就做坏事了吗?等等,最后平稳的散了会。

还有一天一个二十来岁的小管教在看着我们干活,无意中她说她妈妈身体有病,她很着急,我接过来说:我以前身体也不好,也有这个毛病。她问我后来怎么好的,我随口说:「炼法轮功炼好的。」她盯着我看了好半天,我也看着她,最后她笑了。

在那一年多的日子里,虽身陷囹圄,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经常用心背法,如:《论语》《真修》《悟》,等。会什么就背什么,《洪吟》和《洪吟二》一百五十六首诗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按照先后顺序背下来的,我还鼓励同修背,她也是一个老年同修,不会我就告诉她。在我回来之前,她把《洪吟》(七十二首)也是按先后顺序都背下来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一关一难的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零六年的五月劳教期满,被邪恶释放。

回来后,我一边找工作、一边向他们讲真相,单位领导害怕,不让我上班。我常常发正念,排除干扰,经常含着眼泪背师父的经文。

《九评共产党》出版后,我一气把它读完了,当时我悟到:这件事情一定是师父同意做的,再说共产党本来就不好。被邪恶迫害了一年多,我要抓紧时间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首先我把家人都劝三退了,他们很容易接受了。再就是亲朋好友和同事,他们当中有的听,有的不信。正念强时做起来就顺利,有一天,我学完法,带着救度众生的愿望上街去了,一路上我先后讲退了七个人,而且都很顺利。我心中高兴,就想这是弟子有正念,师父就把有缘人让我碰上。

一次,我自行车没气了,到修自行车那去,我看就我们两个人,我抓紧时间和他聊天:「你今年多大年龄了?上过学吧?」「六十二了,上过」「上学时入过团和少先队吗?」「入过。」「你从心里把它退掉吧,共产党做了很多坏事,要不退出会跟着遭殃的。」他同意了,并告诉我他的姓。上些天我去参加一个同事的母亲的葬礼,正好碰上了我们原单位的一位主任,我原来几次跟他讲都不信,今天抓住机会单独聊了一会:「听说你住院手术刚好?」「他讲了有病手术的过程,「但这治标不治本,你还是听我的,三退吧,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有福报。」「这次他欣然同意了,并说:行,行,行,我听你的。」

师父让我们继续做好三件事,没有机会要找机会,何况有机会更不能放过。还有一次,白天我路过一个商店,我刚把一份真相传单别在了一个停在门口的一辆摩托车上,没走几步,车主到那就把传单拿起来看上了,我紧张了一下,但很快就稳下来了,赶紧发正念,正念一起,心也静了,好象邪恶也没了。其实这样的情况有过几次,但都有惊无险,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都是师父加持的结果。

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修到今天,只是有的时候人心太重,关才过不好或过不去。所以弟子感到惭愧。让我欣慰的是:自从得法到今天,我的心一天也没离开过大法和师父。但我知道,我每一次的提高,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和承受。修炼的路上有过关时的痛苦,但更多的是过关后的喜悦和幸福。我深知,自身还有执著,还有很多常人心放不下,距离大法造就出的生命的标准相差太远,但我会在这瞬间即逝的时间里,勇猛精進,不给自己将来再留下遗憾。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